云轩阁 > 穿越小说 > 乱三国之君汉 > 第0067章 被惊到
    因为呛了水,卫理虽被救了回来,但胸口还是一阵闷痛,嗓子也因为吐水而火辣辣的难受,不适地直咳嗽。

    待到气息平复下来,咳嗽止住,卫理才抬起头来,眼中一片清寒。

    确定救他之人乃是刘珌,卫理明显有些诧异。

    环视周围,注意到刘珌的护卫王明等人还在打扫现场,卫理这才算是确定了自己所看到所听到的,心中却是愈发狐疑。

    这个刘珌,当真是个垂髫小子?

    这般年纪而已,竟是能够有这样的心思手段?

    现在的那些小孩,都是这般可怕吗?

    不由得,卫理想到了卫觊小小年纪的时候就懂得算计他的事情,心下更是一阵冰凉。

    是了,他不能够去轻看任何一个人。

    即便是个垂髫小儿,那也可能会是要他命的判官。

    因为落了水,身上的衣物都已全部湿透,一阵凉风吹过,卫理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可他身上的冷,却是比不过此时他心中的寒意。

    不过,被这么一冻,卫理也算是从刚才晕厥后的浑浑噩噩中,完全清醒过来了。

    因为想不明白刘珌的意思,卫理赶紧起身,感激地向刘珌致谢:“多谢刘公子今日救命之恩!”

    话是这般说,但卫理心中清楚,这人看着就不简单,方才出手救了他,同时还对那几个地痞毫不手软地杀人灭口,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而他的身上,唯一有价值被图谋的,也就是隆顺酒楼了。

    若非如此,眼前这个垂髫小孩儿,今日也不会管这些现实,更是让几个护卫直接出手杀人,且是不留下一个活口了。

    只不过,对于刘珌,卫理却并不了解,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远远看过一面而已。

    如今看起来,在那些宗亲家族里边成长的,刘珌也不会是个简单的,

    这些家族里边,暗地里的争斗可不比世家大宅里边的差。

    只是卫理一时想不明白,眼前的刘珌,他的真正意图是什么?真是为了打隆顺酒楼的主意吗?

    毕竟,刘珌虽是年纪不大,可看那气势,并不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卫理也不敢小觑。

    看到卫理恢复了清醒,也注意到他刚刚眼中闪过的决绝寒意,刘珌心里的盘算愈发清晰起来。

    直直看向了卫理的双眼,刘珌淡淡地问道:“方才那地痞所言之事,你都听到了?”

    听了刘珌带着童音所问的话,卫理沉默了一会,才平静地点头应道:“是。小人都听到了。”

    对于卫理的回答和态度,刘珌还算是满意,这才继续问道:“既是如此,那你今后有何打算?隆顺酒楼,可有足够强大到来与卫家,甚至是其他的世家相抗衡?能够正面对抗?还有,你真的就甘心受着卫觊的欺负?”

    两个问题,让卫理顿时皱起了眉头,审视地看向刘珌。

    果然,眼前这人真的是冲着隆顺酒楼来的,这才会救下他,将那些地痞全部灭口。

    可跟刘珌合作吗?

    这一点,卫理倒是从未想过,也有些不敢置信。

    眼前的刘珌,不过就是一个垂髫小子,不管有多么的早慧,又能够到怎样的地步?于生意上,那些小聪明也并不一定适用。

    况且,他还从未想过让人来插手隆顺酒楼的事情。

    要不然,他也不会受到那些世家的全力打压了。

    也未等卫理回话,刘珌先朝着王信示意了一下。

    一直观察卫理反应的王信,明白刘珌的意思,便取下了腰间挂着的酒葫芦递给卫理。

    这里边装着的,是刘珌用存放的琼酥酒,如今也只有少量在洛阳竞卖过,可不是市面上那些清酒浊酒可以比拟的。

    这个时候,刘珌用此来作为诱饵,应该够本来打动卫理。

    而对于刘珌和王信的举动,卫理有些疑惑。

    可看着周围几个虎视眈眈的护卫,卫理心中清楚,他如今可没有与刘珌对着干的资格。

    于是,卫理淡定地接过酒葫芦。

    他现在浑身发冷,喝口酒还能暖和些,自是不会拒绝的。

    即便是毒药,还有他抗拒不从的余地吗?

    暗暗自嘲,卫理才看向了那个不太起眼的酒葫芦,慢慢拧开盖子。

    只是,等卫理将葫芦盖子拧开之时,一股甘醇香郁的酒气扑鼻而来,让他惊得瞬间瞪大了双眼。

    他经营酒楼生意,清酒浊酒都有尝过,更是深知葫芦中这酒的佳美程度。

    这酒,可不就是最近在洛阳名声大燥的琼酥酒?

    看了刘珌一眼,见刘珌只是淡然地瞧着,卫理这才拿起酒葫芦,小心地呡了一口。

    一瞬间,那香醇的滋味直击味蕾,让卫理更是震惊。

    这酒,竟是比最近让各大世家求之若渴,一掷千金也要竞买到的那些琼酥酒,还要更加的甘醇浓郁,实在是太惊人了。

    眼前这刘珌,究竟是如何得到这些的?

    而他,与琼酥酒背后的势力又有什么关系?

    一连串的问题划过,卫理更是对眼前的刘珌愈发重视起来。

    小心地咽下含着的那口琼酥酒,卫理忍不住舒服地喟叹出声,一股暖流进入了胃里,让他身上也变得暖和不少。

    如此美酒,当真是让卫理惊艳不已。

    看着卫理一系列的表情变化,刘珌淡淡笑道:“这酒如何?若是将琼酥酒放在隆顺酒楼竞卖,那隆顺酒楼的生意,又当会如何?”

    听着刘珌的问话,卫理一瞬间是极为心动的,可很快的,他的心情又变得很是复杂。

    且不说刘珌说的这些是真是假,或是刘珌与这琼酥酒究竟有何干系,卫理都不得不慎重以待。

    显然,这酒一旦在隆顺酒楼出售,效果绝对是惊人的。

    连带着,隆顺酒楼的生意会有质的飞跃。

    也不单单是隆顺酒楼,换成任何一家酒楼,只要有这种美酒,绝对会独霸洛阳的酒楼生意。

    可卫理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和隆顺酒楼,甚至是加上了眼前的刘珌,甚至是刘平,一旦取得了轰动的效果,让生意突飞猛进,赚个盆满钵满的,之后又该怎么保住这一切?

    这可是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