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其他综合 > 你就是我的最完美 > 第七十五章 自我
    谷玉兰说:“习惯……怎么,你还想走?”

    红丽说:“有机会为啥不走哇?”

    谷玉兰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再出门得跟士华一起,他不去你也不许去。”

    红丽说:“妈,这都什么时代了,你咋还……还搞夫唱妇随呢?”

    谷玉兰说:“能跟士华一起是你的荣幸。”

    红丽说:“我都想好了,今后一定得活出自我。要是跟你似的每天都两点一线,我可受不了。”

    谷玉兰说:“你……太自私,太任性。”

    红丽说:“妈,最初我本来想士华陪我一去,是他不去,我才自己去的。”

    谷玉兰说:“士华不去,你就该在家陪他。”

    红丽说:“为啥非得我陪他,他都不陪我呀?”

    谷玉兰说:“因为你是他媳妇儿。还有,他可能是累了,好不容易有几天休息想歇一歇,静一静。总之,他不去肯定有他的道理。”

    红丽说:“他有他的道理,我也有我的道理。”

    谷玉兰问:“你有啥道理?”

    红丽说:“我的道理就是要活出自我。”

    谷玉兰说:“自我……自我……既然这么想自我,当初为啥要嫁人呢?”

    红丽笑了,说:“那也是为了自我。”

    谷玉兰问:“出去玩儿对你真的就那么重要?”

    红丽说:“也不是。我主要是闷,想出去散散心。”

    谷玉兰压低声音,问:“出去这几天,你没做不该做的事吧?”

    红里带着惊讶和不满,问:“妈,你说啥呢?”

    谷玉兰问:“你不明白?”

    红丽说:“你就会胡思乱想。”

    谷玉兰说:“我刷碗,你去歇着吧!”

    说完进了厨房。红丽把着厨房的门框站着,过一会儿才离开。

    谷玉兰轻叹了一声,女儿的归来不但没能让她释去重负,心里反倒更加坠坠了。她总觉得红丽的话里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红丽一回到卧室就把她用的那个床头柜儿打开了,这个床头柜儿里边被隔板分成上下两层。

    她光把装在下层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从带回的那个旅行包里取出几个很精致的小盒子,把它们放在了床头柜儿下层的最里边儿,完了把刚刚从床头柜儿里拿出的东西又放了回去。

    这样,那几个新放进去的盒子便被外面的东西挡住,不特意翻找就不会被发现了。

    她之所以把这些盒子藏起来,自然是不想让人看见,因为这几个盒子里除了那对儿金手镯之外,还有李老板给她买的其他首饰。

    买这些东西得用多少钱苏士华和谷玉兰虽然不一定能说准,可红丽买不起他俩肯定是知道的。

    因此,在没为钱的来源找到合理借口的情况下,红丽不想让他俩见到。

    把几个小盒子处理完之后,红丽这才把旅行包里的其他东西一件一件取出来,并拿着一个长方扁纸盒去了厨房。

    谷玉兰在擦灶台,红丽说:“妈,这是我给你买的。”

    红丽说的当然不是真话。她拿在手里的东西本来是李老板给她买的,是她意识到出去一回什么也没给妈妈买有些不妥,这才拿出来充数的。

    谷玉兰回头看了看红丽手里的盒子,问:“买的啥?”

    红丽说:“真丝内衣。”

    谷玉兰问:“你给士华买啥了?”

    红丽一愣,说:“没……没买。”

    谷玉兰说:“都说上海又大又繁华,怎么,就没一件衣服适合士华?”

    红丽说:“当然有,就是……太贵。”

    红丽没给苏士华买衣服当然不是因为贵,而是当着李老板的面她无法用李老板的钱给自己丈夫买东西。

    谷玉兰说:“贵?连一双袜子也买不起?”

    红丽说:“妈,你净开玩笑,大老远的谁会买袜子做礼物啊?”

    谷玉兰问:“你都给自己买啥了?”

    红丽说:“都……都是衣服。”

    谷玉兰问:“花多少钱?”

    红丽迟疑了一下,说:“八千。”

    在谷玉兰问:“你都给自己买啥了”的时候,红丽的第一个念头是想回答“没买啥”,之所以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改成了“都是衣服”,是因为她突然想到若是说“没买啥”,新买的衣服便没法儿上身。

    后来之所以说花了“八千”,当然也是有考虑的:第一,他已经为这八千元想好了出处;

    第二,八千元能买不少衣服,这样,就能除了以后因为她常换新装可能给丈夫和妈妈带来的疑惑。

    谷玉兰问:“八千?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红丽说:“有平时攒的,还有借的。”

    谷玉兰问:“借多少?”

    红丽说:“五千。”

    谷玉兰说:“因为饿,有借钱买米的,因为冷,有借钱买衣的,因为……你都有那么多衣服了,咋还借钱买呢?”

    红丽说:“妈,我寻思好不容易去一次,这才……”

    谷玉兰问:“你真的什么也没给士华买?”

    红丽说:“没……没买。”

    谷玉兰叹息了声。

    红丽说:“妈,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谷玉兰说:“我不要。”

    红丽说:“是真丝的。”

    谷玉兰说:“爱啥丝啥丝。”

    红丽心里说:“不要拉倒,我还有点儿舍不得呢!”

    这天晚上,红丽洗完澡之后去了书房好几次,结果每次苏士华都以“今天的事还没做完”为由,不肯跟她一起回卧室。

    红丽先是生气,后来终因这些天过于贪黑,太累了,也就睡着了。

    苏士华是11点半上床的。在书房里的时候他想了很多:先是做出离婚的决定,并且打算第二天就付诸行动,因为跟红丽的婚姻多延续一天,他就要多一天承受耻辱;

    后来是因为想到了谷玉兰,这才对刚刚做出的决定又做了修改——离婚虽然不变,却把离婚时间往后推迟了两三个月。

    红丽早晨一醒就穿着睡衣去了书房。见苏士华正在写东西,她从后边搂住脖子,问:“你昨晚是几点睡的?”

    苏士华说:“11点多。”

    红丽问:“咋那么晚才睡?”

    苏士华说:“我不是说了嘛,有事没做完。”

    红丽说:“你咋不叫醒我?”

    苏士华说:“旅游是很累人的。”

    红丽压低声音,说:“才6点半,再睡半个小时,7点起来也不晚。”

    苏士华说:“我正忙着,你去睡吧!”

    红丽猛地松开苏士华的脖子,挺直身体,说:“我想你想的已经……”

    苏士华说:“你去忙吧!”

    红丽带着气回了卧室。

    苏士华之所以晚睡早起,为的就是要避开红丽。

    吃完早饭,7点刚过苏士华就去上班了。谷玉兰收拾完厨房也离开了家。红丽打扮挺长时间,是最后一个出门的。

    在去单位的路上红丽给小倩和彩霞打电话,约好上午10点三个人在小倩租住的房子里聚齐。

    过完年第一天上班,除了相互寒暄没别的事,红丽找个借口跟经理请假9点多就从单位出来了。

    按计划10点钟之前肯定能到,没想到中途出租车坏了,换乘耽误了挺长时间,因此到小倩家已经10点半了。

    是小倩开的门,一见面就问:“咋才来呢?”

    红丽说:“我坐的车半路上出了毛病。”

    彩霞问:“给我买啥礼物了?”

    红丽说:“别急,等一会儿我打开箱子你就知道了。”

    小倩问:“冷不冷?”

    红丽说:“冷,咋?今天早晨你没去上班?”

    小倩说:“我们休息到初十,十一上班。”

    红丽说:“cao,你们为啥多休三天哪?”

    说完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彩霞说:“你不是不好意思说那个字嘛,今天咋……”

    红丽说:“我是冻的。”

    小倩和彩霞都笑了。红丽脱下小貂儿,换上拖鞋。来到客厅里彩霞指着放在地上的拉杆箱问:“你为啥把买的东西都放这儿啊!”

    红丽说:“这么多衣服,值10多万,我哪儿买的起呀!要是拿回去被士华和我妈看见,还不一下子就……只能放在这儿,今天一件明天一件地慢慢往回拿了。”

    彩霞说:“你个鬼!”

    红丽打开箱子,把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沙发和地上都摆满了。

    其中,给两个好朋友买的礼物是:每人一身儿连衣裙,一条牛仔裤,一个乳罩。两个人都试了,不大不小,正好。

    等把红丽给自己买的那些衣服看完整整用了一个小时。

    小倩说:“这回红丽行了,一天换一身儿也够了。”

    红丽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不敢一天换一身儿。”

    彩霞说:“你买的这些衣服几年内都不过时,不能一天换一身儿不怕,慢慢穿呗!”

    红丽打开一个纸盒,说:“这里是一打裤衩,纯三角,法国产的,既透明,又高弹,穿上贼舒服,贼性感,咱们仨平分。”

    小倩和彩霞每人四个,剩下四个红丽装进了挎包儿。都11点多了,红丽才把拿出的东西又重新装回拉杆箱。

    彩霞问:“这次去香港李老板总共为你花了多少钱?”

    红丽说:“三十多万。”

    彩霞很惊讶,说:“这么多?几天就……太实惠了。除了这些衣服还给你买啥了?”

    红丽说:“还有首饰。”

    彩霞问:“在哪儿呢?”

    红丽说:“在我昨天提着的那个旅行包里,已经拿回去放起来了。等哪天去我家我再找出来给你俩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