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穿越小说 >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 第262章:别让我领军啊
    等苏定方回到第六军军营,他第一时间就找来了高侃等几位将领,但薛仁贵没来。

    “你最近忙啥呢?”

    高侃愣了一下,“我?没忙啥啊!”

    他有些癔症,苏定方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其他几个将领也有些懵。

    苏定方看着高侃,半天也没看出所以然来。

    “......”高侃脸色有些黑,这一见面问这种傻逼问题就不说了,还这么一直盯着自己看,怎么感觉像看个娘们?

    闹呢?

    高侃心头陡然一哆嗦,有种恶心的感觉,陡然袭来。

    半晌

    苏定方才说道:“现在,秦公子被突厥劫持,咱们估计很快就和突厥他们打一场打仗,和车鼻可汗打,打趴对方,然后和他们谈条件,将秦公子交换回来。”

    高侃愣愣的说道:“你是主将,这事儿我听你的命令。”

    苏定方抿了抿嘴,“我问你个事儿,你是不是和秦公子有什么关系?”

    “关系?”高侃怔了一下,随即说道:“没什么关系啊,我之前都不认识秦公子。”

    “真的?”

    苏定方一脸的不信,接在再次说道:“不认识,他会两次和我和元帅说让你掌管半个军?”

    嗯?

    这次不光高侃愣住,便是其他诸将领也愣住了。

    啥情况这是?

    让高侃领半个军?真的假的?

    高侃:“您没有和我说笑吧?”

    苏定方沉声说道:“你看我像是和你说笑吗?我到现在也还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到那时既然秦公子和元帅都说让你领半个军,那你就跳起着大梁,支撑起来。”

    “这......”

    高侃有些纠结,“要说平时,领半个军,我定然是二话不说,但这战前临时换将,此乃大忌啊!”

    此时的高侃只是禁军之中的一个校尉,连中郎将都不是,直接让自己统领半个军,他也心虚啊!

    苏定方蹙眉,“这一次,秦公子和元帅对你给予厚望,希望你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甚至说的更严重一些,可能靠你来改变战局。”

    “咕嘟!”高侃干咽了一口唾沫,“这.....你这还不如让我去死!”

    “这不是跟秃子借梳子——强人所难嘛?”

    苏定方没有理他,“就这么定了,吃完饭我们就分开,向北急行军。”

    “我.....你......”高侃脸都绿了,都无语了,“苏将军,我觉得还是别让我领军了,我跟着你行军,我带着这几千人能起到什么作用?”

    然而苏定方去理都不理他一眼,他还得想办法却说服薛仁贵去。

    其他诸多将领也是愣愣的看着苏定方,全都懵逼不已。

    .......

    大唐

    钦天监内,一人秘密的来到了此处

    “如何,可能看出凶吉?”

    问话的正是李世民,他内心实在是放心不下,便来此问袁天罡和李淳风。

    “陛下,臣难以看出来......”袁天罡一脸的苦涩。

    “你们钦天监,上测国运,下测人事,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李世民皱着眉头问道。

    一旁的李淳风也站出来说道:“不瞒陛下,臣自第一眼见到秦寿起,就发现其命格虚幻,看不清楚,如今他悲伤征伐突厥,更是看不出来了......”

    他也很无奈啊,这些日子自己愁的头发都快秃了,不光秦寿的命格看不出来,便是这星象愈发的叵测。

    “哦?”李世民盯着李淳风,眼中光芒闪烁。

    他又将目光看向了袁天罡,“你们倒是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淳风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臣这段时间夜观天象.......”

    他将自己这段时间星象变幻对李世民一一说了出来,袁天罡不时的也说上几句。这两位都擅长推演,袁天罡擅长使用六壬神数,李淳风则擅长夜观天象。

    李世民听着这些东西,目光闪烁,心神震荡,等听完了才问道:“那你们推算国运的推背图是否还能应验?”

    李淳风摇了摇头:“难说...推算国运非寻常测风水,乃妙手而得,又如蜻蜓点水,不可一点再点。”

    李世民脸色发沉,看着李淳风,“朕记得当初问过你,征伐突厥败多胜少,如今却火烧突厥连营,击溃敌军一半之数,你又怎么解释?”

    李淳风哑口无言,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

    过了黄河,天放晴了

    微风习习将阿史那月的裙摆吹起来轻舞着、曼妙的身姿犹如被掀开面纱,过了黄河之后,她吩咐将行军速度给降了下来。

    而且总是不经意的来到秦寿身边,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秦寿一些问题。

    对于阿史那月的一些问题,秦寿也已一改之前的态度,不在敷衍,而是认真的听对方的问题,然后笑着和她聊天。

    有时候还会讲一些故事,前世的、后世的......也会讲到一些农民起义,造反什么的,讲陈胜吴广起义,讲朱重八的故事,讲他们的野性,他们的架构,他们的理想,为何失败,为何成功.......讲到这些的时候,阿史那月总是坐在马上陷入沉思。

    讲那些文人、士族、也有讲到商贾一道,管理几千人的“故事”,有时候还略带调侃的讲几句段子,往往让阿史那月脸色通红。

    反正自己已经落在了她的手上,一切主动权都在对方,自己没有必要再和抻着。

    而讲到有一个女皇武瞾的故事的时候,阿史那月眼睛睁的老大,眼中目光闪烁,连续问了好多个问题。

    “你之前学过武艺吗?”

    秦寿点头,“学过几天。”

    “你的刀法好差劲......要不我教教你?”阿史那月笑着说道。

    这时候,秦寿会被松绑,用一根木棍当做刀与她交手,但却在阿史那月手下走不过三招便落败,这让秦寿有些恼火,而阿史那月则“咯咯”的笑。

    秦寿进步也很快,一天下来已然能够在对方手里坚持五招不落败。

    这时候的气氛,有些诡异,甚至有些暧昧,让众人看着俩人的眼神充满异样。

    便是阿史那月的师父也忍不住提醒好几次,让阿史那月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而就在第二天的夜里

    一个传信兵将一个消息传了过来:“唐军急行军数百里袭杀可汗大营,双方已然打成一锅粥了......”

    .......

    ps:历史记载,高侃最早出现在史书上是在唐太宗死亡那一年,即贞观23年,此时他的官职才是右骁卫中郎将

    有读者不太了解推背图的,我放在评论里了。

    推一本书:《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打开书第一句,阅读需知:非亲姐,你懂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