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穿越小说 > 战争副本乱入者 > 002 第一次战斗
    三天后,吴亮成带着防暴护目镜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脚踏高帮作战靴,连脖颈都被防暴服立起来的护劲材料牢牢保护起来,远望如同一个小黑人一般,充满了‘厚重感’……

    要是在防暴服上贴一些现役警察的标签,吴亮成妥妥的就是一个去执行任务的防暴警察……

    吴亮成甚至在背后放了一面防爆盾,既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取用,也可以防止后背受到的袭击。

    吴亮成对于自身的防护那是下足了本钱,全身的护具套装全都是选用价高质量好的材料,吴亮成甚至在穿衣前用菜刀在上面劈砍了数下,在发现仅仅留下无伤大雅的白印丝毫没有破损的痕迹后,才心满意足的穿戴起来。

    至于武器方面,吴亮成除去那面特制开刃的双手斩马刀外,还买了一把砸人用的钉头锤,这玩意是钝器,没有什么限制,吴亮成仅仅花了一千多就买了一把抡起来威力十足的合金钢打造的钉头锤。

    比起上万块的开刃双手斩马刀,这玩意可以说是‘物美价廉’了……

    一件用来砍人的双手大刀一件用来锤击重物的钝器,加上不漏出一丝皮肤据说能防备小口径子弹穿透的防暴套装和一面警用防爆盾,吴亮成的自信心顿时膨胀起来。

    “这么给力的现代工艺产品,不说碾压古代那群落后的穷鬼,至少自保应该没问题,可惜我的存款花的差不多了,不然买一副红外线瞄准的机械弓箭就更完美了。”

    吴亮成一边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新造型,一边在心里暗忖道。

    吴亮成很清楚自己以乱入者的身份进入历史副本,战斗和杀戮是肯定避免不了的,自然而然的,他选择购买的兵器必须选用那种真正具有杀伤力的,而不是网上那些装饰用和充当儿童玩具的样子货……

    这样一来,价钱自然就拔高了数筹,所以吴亮成在权衡利弊后,只能忍痛先放弃弓弩类武器,因为他很清楚,抡大刀砍人谁都会,但射箭这种活计对于从小到大没摸过弓弩的他来说,顶多也就是个添头。

    再就是,吴亮成自觉1米8开外的个子,体型也挺壮实的,小时候没少打架,在如此豪华的装备下,肉搏应该比那群营养不良的古代人强点吧……也不知道历史副本里的士兵跟真实历史上的士兵有多大区别,总觉得带有‘副本’两个字的东东,充满了危机。

    吴亮成摇了摇头,将脑子里关于各种游戏副本的夸张场面甩了出去。

    “既然这个系统点名了是历史副本而不是玄幻科幻副本,想必应该不至于出现那种‘挥手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存在。”

    吴亮成最后安慰了自己一下后,扛着双手斩马刀,腰间别挂着合金钢钉头锤,背后背着防爆盾,从头到脚全都是各种防弹材料打造的外壳,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了卧室的历史副本传送门之前。

    进入前,吴亮成看了眼已经不足4天的倒计时,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坚定的迈步跨了进去。

    “就让老子看看这个超自然历史副本的真正面目吧!”

    吴亮成前脚刚刚触碰到传送门的光幕,眼前的卧室环境就陡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四周是石块和泥土组成的甬道,跟某些游戏里的矿洞毫无区别,远处悬挂在矿壁上方的火把散发着昏黄的光亮,构成矿洞中唯一的光线来源。

    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不时传入吴亮成的耳畔,在前方数十米开外的甬道拐弯处,三名赤裸着上半身的白人干瘦男子,背对着吴亮成有节奏的一下接着一下的拿着矿锄叩击着墙面。

    没等吴亮成从骤然变化的环境中回过神来,历史副本乱入者系统的半透明光幕主动浮现在了吴亮成眼前,右半面的系统提示框上出现了一排排新的汉字。

    【历史副本地点所属势力:斯巴达城邦

    所闯关卡(第一道):矿洞探险

    副本级别:扑街级(该等级下的历史副本中的敌人智力水平会被压制到最低。)

    关卡难度:简单

    关卡介绍:这是一处斯巴达城邦中出产最高的铁矿,斯巴达城邦八成的铁器打造原料都来自于这处铁矿矿洞,这里长年为斯巴达城邦的战争机器提供大量的优质铁矿石,被斯巴达人征服的其他民族大批青壮,被抓进了这处不见天日的矿洞,终日为斯巴达人挖取铁矿石,直到累死的那一天也无法重返家园。

    而你作为一名乱入者,在斯巴达城邦蒸蒸日上时期的某一天,来到了这处被斯巴达人视为根本的矿洞中。

    友情提示:作为乱入者,所有该历史副本的生物都会将你视为敌人,在他们眼中,你是万恶的掠夺者,该死的异界侵略者!

    关卡敌人:???(可花费荣誉值解锁该信息)

    关卡boss:???(可花费荣誉值解锁该信息)

    招募士兵:未解锁(需要你打通至少一个关卡才能解锁)

    备注:荣誉值是你在打通关卡后总结计算给予的奖励,用途十分广泛,作为乱入者你不会受到该历史副本任何影响,但你只能拿起带走属于你的战利品。】

    吴亮成仔仔细细将界面里提示的信息牢牢记入脑海中后,关闭系统界面,目光闪烁着微不可查的奇异光芒瞅向数十米外背对着自己采矿的奴隶矿工。

    “荣誉值,敌人智力水平被压制,看来这个历史副本乱入系统也不是非要置我于死地,这难度对于我一个普通人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就在吴亮成一边注视着那三名奴隶矿工,一边思索时,眼前再次浮现出来一个较为狭小的半透明光幕。

    【希洛人奴隶矿工:斯巴达人称呼被征服的其他民族为希洛人,希洛人奴隶常年受到斯巴达人的残酷剥削,用自己的劳动成果来供养不事生产建设的斯巴达人享用,并且还要在战争时期跟随斯巴达人出征充当炮灰士兵,他们怀揣着对斯巴达人的畏惧和憎恶,但长期吃不饱饭带来的营养不良使得他们的身体极为虚弱。】

    “咦?凝视历史副本里的敌人,还会出现介绍提示,倒是蛮方便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与对方交流。”

    吴亮成十分感兴趣的看着弹出来的介绍,这种半透明光幕吴亮成只需要意念一动就会消失,所以并不会影响到他的战斗。

    查看完希洛人奴隶矿工的信息后,吴亮成发现数十米外的希洛人奴隶矿工对自己的出现毫无所觉,于是在原地自转了一圈观察环境。

    吴亮成发现自己的背后几米外就是那道显眼的传送门光幕,与从外往内观察不同,吴亮成可以在历史副本中透过光幕看到自家卧室内正对着光幕的电脑桌,显然这道传送门光幕是单面透明的。

    传送门光幕后面则是矿洞的尽头,历史副本的传送门还真是开了个好地方……

    历史副本已经提醒过传送门光幕只有吴亮成一人可见,他倒不用担心被外人发觉。

    吴亮成没有第一时间过去‘刷怪’,而是谨慎的又迈进了矿洞中的传送门光幕。

    与进来时一样,吴亮成的身体任何一部分只要触碰到传送门光幕,整个人就会一下子全部穿梭过去。

    吴亮成眼前的景色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卧室中。

    “哈哈,来回穿梭毫无限制,我完全可以一边打历史副本一边回头补给,如此一来,只要我谨慎一些,这历史副本乱入系统不就是我崛起的福音么?

    现在的我一个月打工收入3000出头,父母早已双亡,财产只有这么一套房子,单身至今……

    嗯,我可以无所顾虑的进入历史副本乱入系统拼杀了,因为我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这么一分析,吴亮成对历史副本乱入系统的态度顿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对于他这种‘三无’底层平民来说,被这么一个奇幻般的系统砸中,不牢牢抓紧拼搏一番,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自认为‘看破红尘’的吴亮成满脸迷之自信的再次踏入了传送门光幕,双眼放光的直接走向了那三名采矿的希洛人奴隶矿工。

    在吴亮成接近到大概十多米范围时,这三名扎推的希洛人奴隶矿工终于察觉到了外人的到来,几乎同时转头用麻木空洞的双眸冷冷的注视着包裹在防暴套装中的吴亮成。

    吴亮成并没有第一时间举刀子上前劈砍,而是站定身形语气平稳友善的对三名面无表情的希洛人奴隶矿工说道:“我知道你们饱受斯巴达人的压迫之苦,我是来解救你们脱离苦海的圣者,跟着我混吧,我会带领你们杀出矿洞,推翻斯巴达人的残暴统治!”

    吴亮成自信满满的发表着人生中第一次‘充满正义感’的号召演讲,竭尽所能的学习着现代社会中那些大领导开会时的各种套路。

    在吴亮成眼里,这些希洛人奴隶矿工都被压迫成这个奶奶样了,看到自己这副‘英俊潇洒除暴安良’的光辉形象,总不至于将自己当成敌人吧。

    然而,希洛人奴隶矿工只回应了吴亮成‘三个字’:“@#¥……”

    准确来说,是三个音节,吴亮成从来没听过的未知外语音节!

    “我擦,打个历史副本不会还要学门外语吧!这帮希洛人奴隶竟然不会说汉语!

    额,这个似乎也对……

    可是,小说里的系统不都是自带翻译么?为毛我的系统没有啊啊啊!!!”

    吴亮成一脸蛋疼的听着希洛人嘴里发出的诡异音节,觉得自己刚才的一番演讲和煽动全都喂了狗……

    “根据历史记载,希腊城邦时代大多数城邦都有自己的语言,如此一来,我的‘聪明才智’岂不是没有了用武之地?

    哎,看来最后还是绕不开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

    就在吴亮成一脸惆怅,感慨万千之时,吐出了三个音节后的三名希洛人奴隶矿工,如同约好了一般同时举起手里的矿锄朝着吴亮成刨了过来!

    这三名希洛人奴隶矿工不知是不是因为从小营养不足的原因,个头只有1米5多点,仅仅在胯下围了一块兽皮的干瘦体型,更是无法跟吴亮成相提并论,然而,这三个希洛人奴隶矿工攻击的意图却十分坚定,毫不拖泥带水!

    猝不及防的吴亮成骤然受袭下,仅仅后退了半步本能的抬起没有拿刀的左臂护在脸前。

    随着三声刺耳的摩擦声,吴亮成仅仅感到左臂微微一痛退后了两步,但对面的三名全力攻击的干瘦希洛人奴隶矿工,却被齐齐反震了回去,矿锄都差点脱手落地!

    吴亮成惊喜的望向自己防暴护臂上留下的白印子,猖狂的哼笑起来:“啊哈,这钱花的值了,老子也有真人开无双的一天!”

    说完,吴亮成毫不犹豫的双手挥动起斩马刀,冲上前去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握紧刀把一个斜劈砍入最前方那名希洛人奴隶矿工肩膀。

    双手斩马刀的锋利程度出乎意料的爽利,吴亮成只感到手中阻力微微一顿,斩马刀刀刃就已经从希洛人奴隶矿工的另一侧腰部切出。

    一股滚烫的鲜血喷溅了吴亮成一身,希洛人奴隶矿工面无表情的睁着空洞的双眸,被斜着切开的身体砰砰两声相继落地!

    “这……这就结束了?好恶心好血腥……”

    吴亮成强忍着心中的呕意怔怔的看着地面上的残尸,让吴亮成感到诧异的是,另外两名希洛人奴隶矿工丝毫没有恐惧退避的意思,甚至脸上的肌肉都没有抽动一下,再次举着矿锄砸向了吴亮成。

    对防暴服充满信心的吴亮成毫不在意矿锄的砸击,喷薄的血液仿佛打开了他心中的潘多拉魔盒一般,让他产生了一种病态的兴奋之感,他来不及去思索自己这种情绪是否变态,只是本能的照本宣科,如同之前那样抬起斩马刀对着另外两名希洛人奴隶矿工斜劈过去!

    10秒钟后,吴亮成两眼放光的看向三具希洛人奴隶矿工尸体上浮现出来的微弱光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