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二十五章 座钟之旅与北海之行
“回见。”安德鲁笑呵呵的对托马斯挥挥手,然后又拍拍郑清的肩膀,噗的一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声音真像放屁,郑清心疼自己那张符纸,恶意的想着。

    三叉剑最终表示无法补偿郑清损失的那枚静心符。

    按照安德鲁的解释,郑清使用那张符属于自我防卫行为,并不是三叉剑征用了他的符纸。所以理论上,调查局不会负责这类损失的补偿。

    不过安德鲁临走前向托马斯索取了郑清的身份材料,打算为郑清申请一个荣誉证书。

    “不论如何,你阻止了这头野妖进一步的危害,这种行为局里面肯定会有所表示。”临走前,矮胖的黑袍巫师大力拍着郑清的肩膀,笑的非常灿烂:“说不定能争取一枚梅林黄铜勋章,再不济也会发个‘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这对你的年终评价有极大的好处。”

    郑清对这些荣誉称号一无所知。

    他只心疼自己挂在猪鼻子上的那枚符纸。

    “运气不错,没有受伤,就见识了这么刺激的场面。”托马斯看着郑清跟那头树精子道别,感叹着:“还没入学就能拿到荣誉证书。”

    “你施展那个咒语不会有麻烦吧。”郑清想起三叉剑的几个专员之前的话,有点不安:“我基本什么都没做,你才是真正阻止了那头妖怪的英雄。如果学校因为这个处罚你,太不公平了。”

    “谁说我会受到处罚。”托马斯抬了抬眉毛,眼角带着笑意:“只不过使用高危魔法需要打个报告,因为这类魔法通常会对使用地的时空稳定性造成一定影响,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观测修复。”

    郑清把手里剩下的一小把鼠粮全都塞进树精子的爪子里。

    他站起身,深深叹了口气。

    他感到有点意兴阑珊。

    原来魔法世界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自由。

    也许是因为托马斯使用一个咒语之后还需要填写一份事故报告。

    也许是巫师联盟、各种议会、三叉剑、治安局、管委会这些莫名其妙的机构。

    郑清觉得自己只不过从一个圈子,跳到了另一个圈子。

    圈子也许变得更花哨了。

    但是它实际上还是个圈子。

    幻想中,巫师们应该穿着长长的袍子,终年守着自己的实验室,让家里的小精灵打扫卫生、处理家务。闲来无事,养条三头犬逗着玩;心血来潮,宰条火龙下酒菜;路见不平,拔出魔杖放咒语;偶有小仇,画个圈圈诅咒他。

    不能随心所欲,心想事成,叫什么魔法!

    “魔幻的现实世界与外面没有什么区别。”郑清闷闷不乐的说:“我原来以为魔法可以随便使用,看到不喜欢的人就能翻开法书把他变成一头猪。”

    “当然不可以,”微微皱着眉,托马斯碧绿的眸子严厉的扫了郑清一眼,道:“也许你应该准备一本《巫师界大百科全书》,巫师联盟教育委员会素质教育办公室发布的版本。对你应该很有用处的。随意对别的巫师翻动法书,属于严重挑衅行为,会被处以一百铜子至十粒金豆的罚款;情节恶劣的,会被治安局拘留十五天!”

    郑清又叹了一口气。

    托马斯没有带郑清走多远。

    拐了两个弯后,两人在一座巨大的木头座钟前停了下来。

    座钟高约两米,线条简洁,没有多余纹饰,配着枣红色的烤漆,显得造型更加沉稳厚重。表盘是白色的,上面的罗马数字用黑色的铜套加固着。表盘下并没有像其他机械钟一样悬挂重锤,只有一根极细的丝线挂着一枚抛光的铜面钟摆。

    刚停下脚步,那面极为光亮的铜面钟摆就荡了起来,与此同时,座钟响起了悠扬的西敏寺音乐。

    郑清对这个钟声非常熟悉。

    爷爷的书房里有一台老式的胡桃木座钟,每次整点打鸣都是这个音乐。

    据爷爷讲,这个钟声是英国大本钟的钟声,因为典雅庄重,被很多座钟使用。

    “这不是我们那边的音乐吗?”郑清惊讶道。

    “这是苦修士们的祈福音乐。能在你们那边流行,是因为苦修士们想为更多的人祈福。”托马斯掏出自己那台手机模样的仪器看了半天,最终点点头:“时间到。”

    郑清看了看座钟时间,下午时分,十七点整。

    想了想,他掏出自己的怀表,对了对时间,分毫不差。

    “不错的习惯。”托马斯点点头:“对于巫师而言,没有比时间更重要的了。”

    郑清默默的收起自己是怀表。

    这句话先生也对自己说过。

    托马斯拉开大座钟的玻璃门,推了推郑清,说道:“进去吧。”

    “这是什么?”郑清拨开悬挂着铜面钟摆的细丝,探头向里看去。

    座钟里面很安静,钟摆也没有摆动。

    “巫师一般就管它叫‘大座钟’。”托马斯跟在郑清身后挤进座钟里,顺手拉上身后的玻璃门,闷声说道:“你把它理解成一个快速交通工具,或者炼金术固化的‘遁’,都可以。”

    “也就是从这里面能回我家那边去?”郑清有点明白了。

    托马斯没有说话,他正眯着眼,看着那张银白色的表盘。

    “这里是十七点站。”他喃喃自语着,从表盘后面摸出来一把黄铜钥匙,插进表盘最下面的法条口,转了两圈。

    郑清听到座钟嘎吱了一声,然后钟表的滴答声随之响起。

    “摸一下,你身后墙上是不是有一个门把手!”托马斯的声音在钟表的滴答声里显得有些颤抖。

    郑清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下,握住一个圆圆的门把手。

    “找到了!”他的声音在狭**仄的钟座里显得非常响亮。

    “扭一下,推门出去。”托马斯在后面急忙忙的叫道:“我们只有一分钟,不快点出去西敏寺音乐响起来会把我们震聋的。”

    推开门,眼前是一条漆黑的走廊,远处隐约露出点光芒。

    走廊里的空气显得有些潮湿浑浊,但是这股味道郑清觉得非常熟悉。

    身后传来托马斯关门的声音。

    郑清隐约听到了西敏寺的钟声又一次响起。

    “刚才你说的十七点站是什么意思。”郑清不喜欢这种黑漆漆的环境,他努力看着前面的光亮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紧张。

    “大座钟是巫师联盟在世界各地设立的固定站点,表盘上十二个小时,七百二十分钟,每分钟一个站点,一共七百二十个大座钟。我们刚刚通过的是十七点整的站。”

    “听上去很复杂的样子。”郑清嘟囔了一句。

    摸黑顺着光源走了一段距离,拐了个弯,郑清看到一截熟悉的楼梯。

    “刚才我们是在地下室吗!”他惊讶的叫道:“我都不知道我家地下室还有这种地方!”

    “你们的地下室的确没有。”托马斯跟在他身后,来到楼梯口。他拍拍头顶的灰尘,掸了掸袍子上的蜘蛛网,抱怨道:“原本是想直接回你卧室的,应该是你家所有的门都打不开,所以只能选地下室了。”

    郑清眨眨眼,想起来了。

    自己以前闲来无事,给家里门头窗尾,墙头壁角贴了许多符箓。

    也许是这些符箓干扰了大座钟的定位。

    “接下来我会去北边看看,最近可能没有时间与你联系。”托马斯再三叮嘱:“记得八月三十一号到长安机场搭的那架班次,记住,只有这一个架次,错过了的话,你就不用去了。不要指望学校会为了一个新生违反三十七条《巫师基本管理办法》,也不要指望学校在一年之内两次打开守护阵法。”

    “你还没有给我买那个标准计时器呢。”眼看着托马斯的身影就要消失,郑清猛然想起书单,忍不住叫到。

    “你脖子上挂着的怀表就挺好……”托马斯的声音随着身影的淡化也越来越缥缈,直至消失。

    郑清叹口气,揪出脖子上挂着的怀表。

    下午时间,十七点零一分三十八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