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武侠修真 > 千年万里 > 第020章 众仙齐聚包子铺
    谚语有云:

    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

    还记得前几日,包子铺冷冷清清,油饼摊排着长龙。

    这才没过几日,就已经对调了局面。

    当真是世事变化,盛衰无常。

    时至上午,即使过了早餐的饭点,包子铺依旧热火朝天,三人忙的不亦乐乎。

    万羽辰和雒晓琳在外面一边蒸着、一边卖着,宁静则一直在屋里包着。

    而包了一整天费用的海雨泉,依然坐在屋内,只是偶尔伸长了脖子望望外面,并未离开半步,倒是挺沉得住气。

    万羽辰与雒晓琳有说有笑,特别是雒晓琳,小小的脸蛋笑的跟花儿似的。

    那童真又纯粹的笑容,就连顾客们看到后,也都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微笑是会被感染的,能让人不经意间跟着笑,能使人与人之间心心相通。

    此时,万羽辰正盯着锅灶里的火焰,看的入神。

    雒小琳见状,扑闪着水灵灵的眼睛,笑嘻嘻的说:“辰叔叔,今天辛苦啦,中午请你吃大餐哦。”

    “哦?什么好吃的啊?”万羽辰抬眼看着小琳,满心好奇的问。

    “嘿嘿,现在可不告诉你。”雒晓琳俏皮一笑,装着神秘的模样。

    “哟,你有钱请客么?”万羽辰指了指蒸笼旁的钱匣子,“可不准用公费哦!”

    雒晓琳拍了拍荷包,笑眯了眼:“你忘啦,我这里有两百大钞哦。”

    “我说呢,用我的钱请客,那应该算作是我请你吃饭吧?”万羽辰逗着小琳,耸耸肩,抬眼望天。

    “切,钱在谁身上就是谁的。”雒晓琳也学着万羽辰的样子,抬头左望右望,好不得意。

    “这天上是有馅饼吗?”一个美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万羽辰和雒晓琳不约而同的往声音方向瞧去,只见白月香与白默晨正缓缓走来。

    看到白月香,万羽辰竟有些兴奋的感觉,忙微笑着说:“馅饼倒是没有,包子却是不少。”

    “呵呵,辰公子恢复的不错啊。”白默晨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小琳则是开心的跑了过去,“小香姐姐,你们来啦!”

    白月香拉着走过来的小琳,十分亲昵的说:“是啊!被你们家的包子香味勾来咯。”

    “小香姐姐说话就是好听。”小琳摇了摇白月香的手,忽然想起屋内还有一个人,忙悄悄的说,“小香姐姐,你是不是有个未婚夫啊?”

    “听谁胡说呢?”白月香有些小激动,但转念一想就知道是谁乱说了,“我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话音刚落,海雨泉刚好站在铺子门口,从小琳喊了一句小香姐姐后,他就知道白月香来了。

    白月香刚才的话,他自然听的真真切切。

    以前都是见了一面就跑不见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拒绝的话。

    虽然不是当着他的面说的,但却更加的抨击他的心扉。

    本来,海雨泉还怀揣着激动而又期盼的心情,却没想到的是,被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击的粉碎。

    其实,海雨泉心里比谁都明白,白月香并不喜欢他。

    但当她真正说出来的时候,海雨泉才体会到什么是心痛。

    那是鼻酸的滋味。

    那是扎心的滋味。

    但海雨泉并没有将伤心表现出来,反而一脸微笑着说:“小香,别生气了,好不好,有话我们到里面说。”

    生气?谁生气?

    白月香听的是一脸懵逼,正准备质问,海雨泉的神识传音在脑海响起:“好歹也是神仙,多少给点面子行不,有话咱私下说。”

    白月香想想也是,这么多人,确实不应该。

    “那好,我们进屋说。”

    白月香深吸一口气,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逃避永远都不是办法。

    看着白月香、白默晨跟着海雨泉进了屋,万羽辰竟有些落寞。

    虽然白月香说他们没有关系,但外人一看,这两人不过是在闹着别扭而已。

    我到底怎么了?

    为何这么关心她是不是别人的未婚妻?

    难道真的喜欢她了吗?

    万羽辰呆呆的想着,手里也一个劲的往灶里放着柴火。

    “辰叔叔,包子已经熟了,不用加那么多啦!”

    雒小琳见万羽辰没有反应,小巴掌一拍,“辰叔叔?”

    “啊?”万羽辰被这一拍,慌忙回过神来,“包子熟了么?那我进去再端。”

    万羽辰故作镇定的站起身,刚走上两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人家在里面说事,这样闯进去不好吧?

    不算是闯吧?这是宁静的铺子,我进去理所当然啊。

    对,管他呢,就是路过而已。

    顺便听听他们说着什么。

    ------

    包子铺,屋内。

    海雨泉给兄妹俩倒好茶水,有些激动的说着:“小香,认识这么久了,这还是头一回跟你坐在一起呢。”

    “你来悬月镇干什么?”白月香勉强的笑了笑,转走了话题。

    “当然是来找你啊。”海雨泉认真的看着白月香,“我出来这么多次,哪一次不是为了你。”

    “咳咳,我看我还是出去算了。”白默晨待的有些不自在。

    “哥,别打岔,忘了我们的正事了吗?”

    白月香有些尴尬,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刚好哥哥的话,帮她解了围。

    “对哦,雨泉兄,你不是为了一个老人而来?”听妹妹提醒,白默晨顿时恍然。

    “老人?什么老人?难道你也不相信我的话啊?我是真的为了小香来的!”

    海雨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表白,被他给搅乱了。

    “就是一个老爷爷,和门口烧火的男子有关系。”

    白月香见海雨泉又说着肉麻的话,忙出言打断。

    恰好这时,万羽辰走了进来。

    呃!烧火男子?

    这不就是说的我么?

    还有老爷爷,写信的哪个?

    万羽辰一听就知道什么情况了,“你们说的老爷爷已经去世了。”

    “什么?”白月香与白默晨同时惊呼!“怎么可能?”

    被兄妹俩认为的老爷爷,应该是一个比他们还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真的,昨夜才收到的书信。”万羽辰伤心之情,溢于言表。

    想起老人,万羽辰没来由的一阵心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