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武侠修真 > 千年万里 > 第012章 命中注定再相逢
    “你们可别便宜了这老头,两万两就能拿走血天仙,这样的好事,请给我来一打!”兰帕维酸酸的道。

    对于天下第一果来说,两万两的黄金,还真的就是白菜价。

    “叫谁老头?一边去,现在没你啥事。”

    关粤卿两眼一瞪,生怕他坏了事。

    “哟!还真是娶了媳妇就忘了爹,看爹没利用价值了是吧?”

    被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兰帕维可不乐意了。

    “哪能啊?岂能让第一高手空手而归?那么多行李啥的,你挑一样?”

    关粤卿嘴角一弯,满是坏笑。

    得了血天仙,让他不只是心情大好,更是回到了往日的神采。

    “随便挑?”兰帕维说话间,伸手就抢走了玉瓶,拿在手上把玩了两下,朝关粤卿晃了晃:“这个好,我挑这个。”

    “混蛋,说好动口不动手的!”

    看着兰帕维挑衅的的样子,关粤卿急了。

    但他却不去反抢,因为抢不过他。

    一个商人跟一个高人动手,哪里还有活路。

    所以,为了公平,每次两人斗嘴时,都有个君子协议:只动口不动手。

    “嘿嘿,能动手解决的事情,何必动口?”

    兰帕维眉毛一挑,斜眼瞧着关粤卿,还顺便眨了眨眼。

    看着两人与年纪不符的打笑模样,白月香不禁想起了外公。

    虽然离开才几日,但却像过了几年。

    白月香感慨一番后,悄声对白默晨说道:“哥,走吧,给他们留点空间呗。”

    “哈哈,好。”

    白默晨点头同意,悬月山也算是体验了,该走了。

    等二人走到帐篷口,关粤卿才发现,连忙走了过去,“白公子,白姑娘,等一等。”

    “你们继续啊,我们就不打扰了。”白月香转过头,微微一笑。

    “咳咳,让你们见笑了。”

    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关粤卿有些不好意思。

    随即从兜里掏出几张银票,“这个是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白月香数了数,123..9,整整九张黄金银票!“九万?太多了点吧?”

    “一点都不多,要不是身上就这么点现银,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虽说做生意的,讲的就是利益为大。

    但真要是只拿两万,怎么拿的出手。

    “我这儿也有好几万,凑个数吧!”

    兰帕维也凑了过来,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嬉笑模样,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帮了老友大忙,兰帕维自然是心生感激。

    “行了,九万已经够多了,兰将军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白默晨见势不对,赶紧推脱。

    “白公子,白姑娘,你们的大恩大德,这点钱根本算不得什么。”关粤卿满怀感激。

    “关老板言重了,之前就跟你说过,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举手之劳啦。”

    白月香收好银票,拍了拍衣服兜,很是满足,“谢啦!”

    “那行,日后有需要的,招呼一声就好。”关粤卿诚挚的说着,“想必你们还有其他事,所以回去的路,就不劳烦二位了。”

    东西都拿了,还要人家护送的话,关粤卿恬不下这张脸。

    “你们身上带着血天仙,怕是一路上不会顺当吧?”

    白默晨不是看不起他们,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哈哈,白公子放心,我们也不是酒囊饭袋,自保完全没有问题。”

    兰帕维拍着胸脯说着,要是出了问题,他这个将军也就白当了。

    虽说只是个挂牌将军,但好歹也是个将军,在卧龙省,多少还是有一些薄面。

    “就是,兰兄与我多年至交,即使他死,也不会让我死。”关粤卿笑道。

    “...”

    “既然如此,保重!”白默晨拱手作别。

    “两位的恩德,关某没齿难忘,保重。”

    “有缘再见。”

    “保重!”

    待兄妹二人走出帐篷,依稀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由相对一笑。

    人活着,开心,就好。

    --------

    晌午,银皑山。

    当空的烈阳与漫地的冰雪,分相争艳,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阳,化不了冰。

    冰,冻不了阳。

    少了白月香与白默晨的白家仙地,这几日倒是冷清了不少。

    今日一早,海家公子海雨泉又前来造访。

    每月一次,风雨不变。

    每一次,都给白月香带来不少的点心、胭脂之类的。

    当然,白景明与白影星父子爱好的茶叶,自然也少不了。

    为了追求白月香,海家公子可谓是煞费了苦心。

    只是,白月香对他始终不来电,每次只要他来,都借故离开。

    所以,海雨泉每次来,都只是见了一面,便无下文。

    但海雨泉却很执着,即使是匆匆一面,依旧不远万里,年复一年。

    饶是白景明,也被他的执着打动,曾不止一次的劝说白月香,只不过收效甚微。

    “雨泉,这次小香是真的不在,你怕是要白来一遭了。”

    白景明一边说着,一边笑笑的,准备拿起一个精美的盒子。

    却不料,海雨泉紧紧的拽住盒子,不肯松手,“今天给白爷爷带的茶叶,可是帝王龙井,每年只产十斤。”

    白景明的眼睛忽然亮了些,但又有些无奈,“真的不在,他和默晨下山去了。”

    其实,白景明完全可以硬拿过来,只是一个当长辈的,怎么好意思。

    “下山?干嘛下山?要去哪儿?”海雨泉急切的连问两句。

    “下山游历,到处乱跑,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白景明拉着盒子的手,又使了使劲。

    而海雨泉拽着盒子的手,不但不松,反而更用了点力,“白爷爷,您真的不知道吗?”

    “我只能告诉你,她此刻在悬月山。”白景明努力挤出一丝苦笑,脸上的肌肉都有些跳动。

    “谢了,白爷爷,再见。”海雨泉得到结果,手一松,走了。

    而装着帝王龙井的盒子,突然失去一端的力量,猛地被另一端的白景明拽飞。

    只见白景明反应极快,一个瞬移,慌忙接住,顺便掂了掂,“一年才十斤,那我这岂不是包了一年?”

    “呃,丫头,别怪我,要怪就怪这帝王龙井吧。”

    白月香在下山前,曾对外公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把行踪透露给海雨泉,可为了龙井,白景明顾不了那些了。

    -----

    正午,悬月镇。

    为了给丈夫做个像样的墓碑,今天的包子铺,老早就收了摊。

    宁静在收拾完后,便风尘仆仆的出门找工匠。

    丈夫来的平凡,去得可怜,这死后的归宿,自然不能太寒酸了些。

    于是,包子铺里,就剩下万羽辰和雒小琳。

    而此刻的万羽辰,正坐在铺子外的矮板凳上。

    他就喜欢上了这个矮板凳,除了睡觉,几乎寸步不离。

    而且只要坐下,自始至终,不会乱走半步。

    就像是一颗算盘珠儿,

    你拨一下,他动一下。

    你要不拨,他便不动。

    正是这样,宁静才敢安心出去。

    “我听娘说,人死后,他的灵魂将会飞到星星上。

    在夜晚的时候,就会一闪一闪的,看着他生前的亲人。

    辰叔叔,我爹爹也会飞到星星上的吧?”

    雒小琳趴在对面的桌子上,手枕着下巴,目不转睛的发着呆。

    “哎,爹爹常说,人有善愿,天必从之,可是我爹爹做了那么多好事,上天为什么不保佑爹爹呢?”

    任凭雒小琳说的再多,万羽辰只是愣愣的看着她,眼睛偶尔眨一下,也算是对小琳有所回应。

    雒小琳看着傻傻的万羽辰,又将思绪从父亲那里,转向万羽辰,“辰叔叔,你既然没有死,那你的灵魂,为什么会不见了呢?”

    “你长的这么好看,要是找到了灵魂,恢复了正常,肯定会更加好看。”

    看着万羽辰的杯子里空空如也,雒小琳无奈的笑了笑,“辰叔叔,你在这乖乖的坐着,我去烧点水,很快就好。”

    这两人,一大一小。

    按理说,应该是大的照顾小的。

    而眼下,却是小的照顾大的,无微不至的那种。

    任谁见了,都会怜惜吧。

    正午的街上,人要少了些,出来晃悠的,不是食客,便是游民。

    而稀稀洒洒的行人中,白月香和白默晨便显得特别耀人眼球。

    要不是两人长的挺像,定被误以为是青梅竹马的一对。

    两人清早从山上下来,便迫不及待的,赶来悬月镇逛着。

    关老板给的佣金,让白月香的兜兜里踏实极了,自然是逛的特别带劲。

    东吃一口,西尝一下,一上午的时间,竟将镇上的点心零食,吃的七七八八。

    这神仙的肚子,就是不一样,要比凡人装的多的多。

    即使吃了许多,但白月香又惦记起宁静家的包子来。

    于是乎,白默晨心不甘情不愿的,又被拉了过来。

    在快到包子铺的时候,兄妹俩远远的就瞧见了傻坐的万羽辰。

    一米九的个头,坐在矮凳子上,仍是好大的一团,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再次见面,白月香总又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像是和万羽辰认识一样,却怎么想不起来是谁。

    白月香心里纳闷,难道,是小时候在凯岩城里认识的?

    毕竟那个时候自己才两岁,能有点印象,也正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