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武侠修真 > 千年万里 > 第010章 有惊无险得仙果
    白月香一边等着哥哥,一边继续探知周围,想要把暗处的人揪出来。

    但不论她怎样努力,却依然毫无半点进展。

    白月香不禁有些无奈,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无力。

    不由心想:“难道真的是错觉?还是说,这个人比我强太多?”

    而远处的黑影,却在暗中,正笑呵呵的望着她。

    “哼,即便我大不如前,但想找到我,怕是得让白景明亲自来才行。”

    说话的黑影,赫然正是吞天!

    吞天对于仙族的人,实在是太过熟悉。

    虽然从没见过白月香,但他认得出仙族四脉中,每一脉的气息。

    要不是吞天的能力大降,恐怕,白月香连吞天的一丝气息都不会发现。

    而吞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便是因为他上午答应过宁静,上山寻找丈夫雒云辉。

    经过半天的勘察,吞天已有结果。

    正准备返回悬月镇之时,恰好发现有仙族的气息出现。

    好奇心使然,于是吞天一路跟到现在。

    他就想看看,这两人到底有何目的。

    -----

    过了好一会,白默晨才赶过来汇合。

    “哥,你咋不瞬移过来?”白月香看着气喘吁吁的哥哥,有些纳闷。

    “我也想啊,可是在这毒雾里,根本无法瞬移,奇怪的很。”白默晨错愕的回道。

    “嘻嘻,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白月香想想也是,世间万物,在大自然之下,不过是蝼蚁而已。

    因为即使是神,也抵不过自然变化,生死轮回。

    白默晨不再说话,而是闭上双眼,释放神识感知。

    但觉一股未知气息,在周围不远的地方,徘徊不定,令白默晨微微皱眉。

    “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如若我们有打扰之处,还请现身相见,我们兄妹二人,也好当面赔罪。”

    白默晨深知对方高深莫测,而自己能力有限,只好出此下策,但愿能让暗中人现身。

    “这小家伙不错,成熟稳重,没想到白景明还真有福气,能有这么好的后人!”

    吞天心里默念,却不出声,也不现身。

    “哥,难道是什么妖兽之类的?”白月香忽然疑惑的说。

    “不无可能,这山中有太多妖兽气息,但大多并不厉害。”

    “可是眼下躲在暗处的,绝不是普通妖兽那么简单,但愿不是远古妖邪,不然麻烦就大了。”

    白默晨面露疑色,外公曾交代过,对于远古妖邪,要多加留意。

    “我觉得,不管是人是妖,既然他不愿现身,想必并没有恶意,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吧。”白月香眉头微皱,缓缓说道。

    “也罢,当务之急,还是寻找血天仙要紧。”

    黑影不出来,白默晨没有任何办法,仔细斟酌一番,还是觉得先办事要紧。

    兄妹二人不再说话,小心翼翼的,往山上飞去。

    “莫名其妙,仙族之人找血天仙能有什么用,算了,没闲工夫陪你们耍了,还有个尸体等着我呢。”

    弄明白状况,吞天已无兴趣继续跟下去,身影一闪,便无影无踪,仿佛融入了毒雾一般。

    吞天在毒雾里尚且潇洒自如,可兄妹俩此刻却是艰难不已。

    越往高处飞,毒雾越加浓密,即使身为仙族后裔,竟然也只能看清很短的距离。

    然而,更加严重的是,每当飞高一寸,压迫力就增加一分,让二人很是难受。

    而且毒雾滑过脸庞,竟有一种微微刺痛的感觉,就好似银皑山上的冰霜透骨一般。

    不一会,白月香便有些坚持不住,大口的喘气。

    而白默晨也好不了多少,脸色几近苍白,忙拉着白月香降回地面。

    两人立即闭目静坐,调息养神。

    仙族都落得如此不堪,毒雾的凶险,可见一斑。

    待恢复片刻,白默晨便释放神识,开始寻找血天仙。

    无形的神识,朝四周漫延,滑过每一片树叶,抚过每一朵花草。

    “这里已经是山腰与山顶的中间位置,血天仙应该就在这里吧?”

    白月香在一旁十分担忧,倘若这里都没有,那这血天仙,未免也太难找了点。

    她和哥哥都找的如此辛苦,凡人岂不是更无可能找到?

    白月香想着想着,忽然看见哥哥脸上,洋溢出一丝喜色,忙激动的站了起来。

    只见白默晨缓缓睁开双眼,回神收气。

    “哥,找到了?”

    “必须的,快,抓紧时间。”

    正所谓事不宜迟、夜长梦多,白默晨不敢耽误片刻。

    两人随即快速飞去,丝毫没有感到毒雾的压力。

    当然,并不是压力消失,而是心态变化。

    因为,当一个人能看到终点和希望的时候,便只会兴奋的向终点冲刺,完全不会觉得经过的痛苦。

    只见白月香兄妹几个瞬闪之间,便已停在一峭壁之前。

    奇怪的是,在峭壁周围,毒雾竟然稀少了许多,让视线都变得清晰起来。

    借着明亮的月光,但见峭壁之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

    藤蔓上偶有的几朵鲜花,也正随风摇曳,似乎随时都可能坠落。

    在峭壁中间位置,竟有一颗硕大的绿草,在藤蔓之间,傲然而立、一枝独秀。

    这绿草,便是天仙草,长相很是一般,但极为高大,称之为小树苗也不为过。

    而天仙草上,正有一丛血红色花瓣,远远望去,仿若血染残虹。

    “就是它了!”

    白默晨异常兴奋,旋即身影一闪,一下秒,便已悬浮于天仙草旁。

    来不及欣赏,白默晨伸出右手,轻轻的,将花瓣中的红色果实摘了下来。

    那是一个通体血红的果子,光滑无比,好似一颗红色的夜明珠。

    白默晨取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将血天仙放进玉瓶,收进口袋。

    忽然,白默晨一声尖叫,身体像是触了电一般,瞬的腾空而起!

    紧接着,白默晨便闪回了峭壁下,妹妹旁。

    速度极其之快,比上去的时候,快上许多。

    “什么情况?”白月香看着哥哥惨白的脸,一脸发懵。

    “啊,没事没事。”白默晨惊慌失措的回道。

    “我信你个鬼,没事你叫什么?”

    “呃,好吧,我承认,我怕蛇。”

    “你怕蛇?我怎么不知道。”

    “小时候就怕,后来到了银皑山,便再也没见过蛇,所以.”白默晨弱弱的解释道。

    “哈哈,一个大男人,居然怕蛇。”

    看到哥哥一脸紧张的样子,白月香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吧笑吧。”

    被妹妹笑话,完全在白默晨意料之中,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即使是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

    挺大一个老爷们,又特别是一个仙家老爷们,怕蛇?笑话!

    “好啦,不笑话你了,把血天仙拿来看看,都是听别人说的样子,还没亲眼见过呢。”

    白月香收起了笑容,毕竟是自家兄妹,差不多就行了。

    “还是回去看吧,这玩意太多人垂涎。”

    “也对,那我飞前面吧,免得有些人看到蛇,又要尖叫。”

    “....”

    ----------------

    深夜,悬月镇。

    吞天已经返回包子铺,将关于雒云辉的情况,详细的说给了宁静。

    原来,吞天在山上寻了半天,终于,在接近山顶的一处山洞中,发现了雒云辉。

    只不过,发现雒云辉之时,已然没有了呼吸,而在雒云辉旁边,还躺着许多的尸体。

    吞天查看雒云辉等人,发现已经死了半月有余。

    然后令吞天惊奇的是,尸体丛中,竟然还有一个人,正微弱的踹着气。

    那是一个奄奄一息之人,随时都可能断气的样子。

    吞天将那人弄清醒,打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真相倒也简单,并没有宁静想的那般复杂。

    一个多月前,雒云辉当时所跟的队伍,是省城来采药的小队伍。

    而采药队里的队长,正是雒云辉在省城包子铺的老顾客。

    自从雒云辉搬走后,队长就十分怀念雒家包子的味道。

    没想到的是,队长途径镇口之时,碰巧遇到了雒云辉。

    于是,才重金邀请了雒云辉同行。

    由于有强大的医师压阵,所以队伍才敢接近到山顶。

    只不过,毒雾太过凶险,队伍所有人躲进山洞,也难以幸免。

    而那位医师,便是告诉吞天事情经过的,那个将死之人。

    医师临终前,托付给吞天两件事。

    第一件,是将一个玉佩寄给他省城的家人。

    第二件,则是将一袋子银票,转交给雒云辉家人,以示歉意。

    “你丈夫埋在山脚的墓地里,我只简单立了个木桩,改天你再找工匠做一个像样的吧。”

    让一个鸿蒙圣兽亲自埋葬,雒云辉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谢谢您,这袋钱,还请老人家务必收下。”

    虽然找回来的,终究是一具尸体,但总比尸骨无存的好。

    “好,这钱我收了,但我也有事情拜托你,这个钱就当是佣金。”

    吞天将钱接过,却又放回桌子上。

    “老人家尽管吩咐。”

    “我想把万羽辰留在这里,麻烦你们代为照顾几天,等我办完事,再来领走。”

    这是吞天左思右想之后,作出的决定。

    因为宁静为人细致温和,而小琳也乖巧懂事,所以,将万羽辰放在这里,吞天很是放心。

    “老人家尽管放心,我和小琳,一定不负所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