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武侠修真 > 逆道求仙 > 第56章 不速之客
    齐百里和沈世杰分别站在了大树的两边,看着树上浓密的树叶,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随后两人都是伸出了一只手,轻轻的拍在了主树干上。

    体内的真气游走间被打进了主树干里,动作很轻,却将整棵树都拍的摇晃了起来,不少枯叶随风飘落,却依然没有任何东西从树上掉下来。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显得十分的怪异,心中有数的两人再次笑了起来,随手接下数片掉落下来的树叶,再次看向了树上,对着树上说道。

    “树上的朋友,你已经观察了我们这么久,若是没有恶意,也是时候出来一见了”

    仍是没有动静,两人随即冷哼一声,手中的树叶在真气的作用下如同锋利的砍刀,直接朝着正上方而去,不少挡在树叶前的树枝都被一一切断,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树上跳了出来,朝着另一颗树上而去。

    此人也是很迅速,知道自己暴露之后并没有过多的停留,跃到旁边的树上后再次跳跃了起来,但却被迎面而来的一根长鞭给拦了下来,心中一惊,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回到了原地,再想换一个方向,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彻底的围困了起来。

    唯一露出来的双眼在环视了一周之后,此人看向了林尘站立的方向,显然很清楚一行人的强弱,然后直接朝着林尘而去,背在腰间的匕首也握在了手中,似是要速战速决。

    面对着此人的一连窜动作,林尘也很是明白为何会选择自己这里作为突破口,毕竟自己身上显露出来的修为也就只有后天一重,以此人后天三重的实力,可以轻松的就解决掉自己然后扬长而去,可惜此人的主意注定要落空。

    林尘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剑正面接下了此人的一击,然后在此人惊愕的眼神中将他再次给逼了回去,还是陷入了几人的包围之中。

    眼看着自己不能顺利的脱身,此人也是非常的果断,抓着匕首就想要了结自己,幸亏几人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此人抬手的瞬间就被他身后的齐百里和沈世杰同时制住,随后被打晕了过去。

    “检查完了,此人身上并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存在,也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你说会不会是易楼派来的人”

    李鹰将此人全身上下都仔细的搜了好几遍,在确认确实是没有找到身份令牌之类的东西后,带着惊疑之色看向了齐百里。

    “这人不可能是易楼派来的人,不说他的一身装扮,在易楼之中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这种人,更何况从此人在暴露之后毫不犹豫的就想着逃跑,再到被我们拦下之后非常果断的自杀。

    这种做事风格也不像是正常的修行者所拥有的,反而更像是某个势力秘密培养的死士或者是有着严格训练的军队中的一员,但也并不完全是,或许等他醒过来会有我们需要的情报”

    齐百里将整个抓捕的过程分析了一下,发现其中还是有着不少的疑点。

    “百里大哥,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人躲在树上监视我们的,你们好像并没有靠近过那颗树吧”

    几人都是十分的好奇,此人的敛息手法十分的高明不说,修为也是不低,几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若不是事实就在眼前,很难相信自己会一直被人监视着。

    “能发现此人还是林尘暗中告诉我们的,若不是林尘,恐怕我们的一举一动还会被人看在眼里,而林尘之所以能发现此人,宁欢多少应该也能猜到一些,你可还记得我们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惊动了什么吗”

    说着就看向了一边的宁欢,宁欢在众人询问的的眼光下点了点头,然后跃到树上,从树上取下来了一个鸟窝,里面有着几只小鸟的尸体,早已经死亡。

    几人看到这个,也是纷纷明悟了过来,同时也不禁感叹林尘的心细,居然连这种小事都能察觉出来。

    “此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监视我们的,又是为何对我们进行监视的,也不知道其他队伍是否也像我们一样被监视着,最重要的是他们身后的人有什么目的,这些我们都需要从此人的身上得到,那么此人就交给李鹰和宁欢你们两人了,能从他口中敲出来多少就敲出来多少”

    将此人交给了李鹰和宁欢两人,相信在他们的配合下,可以从此人口中获得更多有用的情报。

    “齐兄,还记得你问我的那一件事吗,我可以很确定这几天确实没有一支队伍被淘汰,那么现在我们不妨结合此事来看,是否会有一个可能呢”

    正沉思着的齐百里被沈世杰的猜测惊醒,如若猜测成真,那就意味着自己几人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那就要重新考虑接下来的试炼了。

    “所有人注意,将东西都给收拾好,做好准备,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记得将我们离开的痕迹都给清除干净”

    很快,此地除了空空如也的山洞和打斗现场之外,就再也没有一个人的身影。

    在七个人离开此地半柱香之后,就有着一群与监视他们的人一模一样打扮的高手出现在了原地,一出现就分散开来查探起来,而为首的是一个头戴黑色面具,眉心处镌刻着一个小小的八字的男子,在这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联系上被抓住的那人之后,不由得脸色难看起来。

    “队长,已经将附近的地方全都查探了一遍,除了有少许交战的痕迹之外,并没有发现有任何活人的迹象,也没有发现他们离开时留下的痕迹,应该是在我们之前消除了痕迹,然后才离开了这里”

    “负责监视他们的人呢,你们有没有找到”

    “队长,从交战的地点来看,监视他们的人显然是被他们发现了,现在最坏的打算就是负责监视的人已经落入了他们的手中”

    “饭桶,你回去将这里的情况禀告给统领,其他人继续给我找,不能让我们的目标给逃掉了,我就不信他们能将所有的痕迹都给消除掉,都给我去找”

    “是”

    九个黑衣人人纷纷朝着四周分散开来,开始寻找着林尘他们离开的痕迹,而为首的黑衣队长站在那颗被战斗波及的树上,脸色铁青的看着刻在上面的一个印记。

    于此同时,在其他队伍的所在之地,一群又一群的黑衣人陆续出现,将他们都给包围了起来。

    面对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不少队伍都是纷纷警惕,更有几个队伍以为这是易楼试炼中的其中一环,反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

    而在一天前的晚上,试炼开始时的集合地中,一场惨烈的战斗在无声之中爆发了出来。

    在易楼的集合地里有着易楼安排的护卫,虽然多数是丹田期的修者,但也有着数位后天境界的高手在其中,特别是还有着两位后天七重的存在,这一次试炼结束后他们就会选择尝试闭关突破,成为先天境的强者。

    两位后天七重的高手一直跟随在枯扬的身边,一来是为了充当护卫,二来也是为了得到枯扬这位先天境强者的指点,方便自己的突破。

    临近午夜,在集合地的周围逐渐出现了一道道身穿黑衣的身影,从他们身上的气息来看,都是后天境界的好手,很是轻易的就出现在了负责警示的人身后,而易楼的一些护卫也在他们快速而又精准的袭击下被逐渐的解决掉,一场屠杀在无声无息间在进行着。

    集合地中的小广场上,其中的一道黑衣身影几个跳跃间来到了此地,低头半跪的向着小平台上的一道身影进行着禀告。

    “统领,此地外围的护卫都已经解决掉了,除去他们,其余人等已经被我们的人完全控制住,正在押往此地”

    “好了,事情我都清楚了,你先到一边去,我的客人已经来了”

    被唤作统领的人微微侧身,露出了他那凌厉雄健、凛若冰霜的中年侧脸,一双满具威严的眼睛看向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枯扬。

    在枯扬的身后,是一左一右护卫着他的两位后天七重境界的高手,再后面跟着的就是易楼在此地仅剩下的几个护卫。

    “敢问阁下是何人,为何对我易楼中人下此毒手,如不能给我一个交代,只能请阁下留下做客了”

    枯扬冷若冰霜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语气里带着深深地寒意。

    中年男子并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枯扬和他身后的所有人,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小广场的入口处,在那里,参加试炼的队伍相继在黑衣人的包围下走了进来,不多不少,正是被淘汰掉的九支队伍。

    不少队伍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有的是少了一两个人,带着惊惧与恐慌,看向黑衣人的眼中夹杂着一丝的阴影,随后看向了枯扬等一行人。

    “枯扬前辈,这是怎么回事,还请告知我们”

    “枯扬前辈,这些人敢在易楼的地盘上杀人,还请前辈为我们做主啊”

    虽然有着一些开口诉说着,但更多的人反而在一旁缄默不语,明显发现了其中的诡异气氛。

    “统领,所有人都已经集中在了一起,在其中并未发现与目标相符之人”

    “嗯,你是易楼在此地的负责人吧,都已经半只脚跨入坟墓,也才先天前期的修为,你不是想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吗,好,那我就给你一个交代”

    中年统领将所有队伍都扫视了一圈后,眉头皱了起来,随后再次看向了枯扬和他身后的一众易楼的人,脸上泛起了阵阵的冷笑。

    “你们都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这里不再属于易楼所属,而是由我来接管,为了减去一些不必要的威胁,我已经将外围的护卫都已经解决掉了,现在将要对此地进行清洗”

    中年统领的话音刚落,枯扬就脸色一沉,随后隔空向着他拍了一掌,一个由空气凝成的手掌也随即出现在中年统领的前面。

    只是中年统领并不在意,继续说了起来,而在他身后的一处阴影中,一道同样的刀气砍在了手掌上,双双消失在了空中。

    这时枯扬也是发现了此人与自己都是有着先天前期的修为,脸色更是阴沉不少,再看了几眼中年统领,心中逐渐出现了凉意,连他身后的不少人眼中也不停地闪烁着光芒。

    “当然,鉴于你们都是不错的青年才俊,天赋资质自然也是远超常人,本统领是一个非常爱惜人才的人,只要你们选择效忠于我,那么我就不会计较你们现在的无理。

    相反,若是不选择效忠于我,那么只好请你们重新来过一遍,希望你们下辈子不要再碰到我”

    中年统领的话引起了一阵的轰动,所有人在窃窃私语的同时也开口大问。

    “你这不是逼着我们选择效忠你吗”

    “对啊,再说,有着枯扬前辈在这里,哪里轮得到你来说话的地方”

    中年统领没有继续开口说话,挡下了枯扬一招的黑衣面具人倒是有了动作,从他的手中飞出了数柄的飞刀,将质疑的人给贯穿。

    “我们统领只要你们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可没说过你们可以说其他的话”

    看着他们的作为,跟在枯扬身后的两位先天七重相互间看视了一眼。

    “前辈,他们这样做,我们易楼若是不站出来的话实在是有损我们易楼之名”

    枯扬脸色变了数遍,最后迎着中年统领凛冽的眼光,将自己的气势完全爆发了出来。

    “阁下,老夫虽然实力不济,却想领教一番阁下的手段”

    中年统领身边的黑衣人见到枯扬如此,就想要出手,却被中年统领拦了下来。

    “你们以为就靠着区区一先天前期的人,就能将我等给赶走?也太过于天真了”

    一股远超枯扬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不仅将枯扬的气势给打破,还笼罩在了所有试炼者的身上,在如此强盛的威压之下,许多人的背后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不少出言讽刺的人更是跪倒在了地上。

    枯扬脸色再是变了数遍,身上的气息也是一阵翻滚,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

    “前辈,你这是干什么,你可知道你是易楼长老,你不能丢下我们啊”

    “前辈,你可是易楼中人,怎么可以做出有辱易楼之事”

    所有人看着枯扬的背影都不禁大骂了起来,中年统领也是收起了自己的气息,淡淡的看着开口大骂的众人,然后朝着追上去的黑衣面具人使了个眼色。

    “现在你们若是选择效忠于我,就出手将这一群易楼的人都给杀了,如若不然,你们就一起上路吧”

    说完这一句让人无可选择的话之后,中年统领就闭上了双眼,随后听到了一阵剧烈的打斗声和厮杀声,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