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追求永生路迢迢 > 第1269章 故人叙旧
    现任海盗头子、三十五世凯威大帝,是一个生性谨慎的人。

    他看到了那个比今天劫持来的军舰还大三四倍的飞天母舰,毫无踪迹就进来了,极为心慌。

    面对这样一个外表吓人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却一无所知的存在,他采取了两个措施。

    第一个措施,就是命令所有海盗停止抢滩登陆,都回到他们的海盗船上去。

    因为他目睹了那个本来想打别人却把自己一枪打爆的海盗,马上意识到,再打枪就等于自杀。

    所以命令大家退回的同时,也禁止那些海盗继续打枪,也就是听从对方的命令。

    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内情,但是根据那个庞然大物和美军军舰一下一上的姿态,就知道是一拨的。

    而且自己的人一开枪,就自取灭亡,可以推论那个大的在上面的,要保护那个小的在下面的。

    同时,也知道,那个大的很厉害,可以让攻击它的人自取灭亡,原来那个小的可没有这个本领。

    如此前后联系一番思考,他就知道光棍不吃眼前亏,先服个软再说。

    如此一来,响了很长时间的枪炮声,彻底止息,战场上一片寂静。

    第二个措施,他下了一道特殊的命令,内容是调动他的一支后备舰队,准备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作为一只历史悠久,横行四海的海盗,他的实力当然不止现在和美舰对峙的那些。

    这个美舰,既然进入这个海底金字塔内部,就已经是瓮中之鳖。

    尽管还不束手待毙,也蹦跶不了多长时间。

    当然那个飞天母舰除外。

    那个东西是意料之外的东西,需要认真对付。

    他打的注意就是三思而后行,深思熟虑以后再行动,不要被那个不速之客端了老窝。

    既然很想弄清楚它的底细,对方又要求住手,起码应该可以和平对话。

    这是一个机会,作为一种了解对方的手段,他自然不能错过。

    于是,凯威大帝就走了出来,问道:“我是凯威大帝!三十五世,哦,这个你们可能不懂,以后再说;贵客是何人?我们已经住手,请你们出来一个话事人,告诉我你们意欲何为?”

    百里良骝等二千多人都注视那个人,不过,就是注视了一下而已,没有什么特殊刚觉,都是第一次看到。

    基甸和大家一样,有看了过去,心里一动,对面说话的那个人,依稀有当年的小凯威模样。

    他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时间跨越的转换,他的印象实际还停留在200多年前那个小孩的记忆上面。

    现在看到那个说话的凯威大帝,估计是那个要杀他的凯威大帝的孙子或者重孙,儿子的也有可能,但是概率极小。

    不过,既然相像,就有相当大的可能,此人就是那个小孩的直系后代。

    是他的后代,就会多少知道一些当年的那些情况,如此,就可以和他先聊聊家常。

    他还记得,那个下令要杀他的海盗头子是三十二世凯威大帝,那个他教导过的小孩儿,应该是三十三世,如果他们活的如同一般正常人一样,没有意外死亡,按部就班传宗接代的话,对面那个现任的海盗首领,应该是三十五或者三十六世。

    于是,基甸就按照事前商量好的预案,挺身而出,作为话事人,出来和他对话。

    “你问我是谁?我认识你的爷爷!嗯,当然,也许是你太爷,他就是三十二世凯威大帝,还有他的儿子小凯威,记得哪一年是1815年,那个时候,小凯威还是个孩子,你和他们的关系是什么,你是第几世凯威大帝?”

    “我是三十五世……什么?你竟然说认识我太爷和我爷爷?你是谁?你的年龄和我差不多,你不要骗我!”

    基甸心中暗算了一下,从三十二世到三十五世,经过了二百年,应该也有可能,不过每一代都经过四十多年,历代海盗头领活这么长时间,也算相当长寿了。

    当下不禁感叹不已,说道:“我是被你的太爷捉住的一个军牧,不对,是你太爷的爸爸!你没有听他们说到我?我名字是基甸。”

    三十五世凯威大帝回忆了一下,很快就有了结果,说:“听说过,不过都说你死了,你是他的孙子吧?不对,是重孙子,就如同我一样。”

    基甸不以为奇,自己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也会这样认为。

    “我当然是我自己,不过,也没有多大关系了,反正你太爷的父亲、你的太爷、你的爷爷已经去世,我和他们认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该是你说了算了,我就问你一下,他们有没有跟你说我传给他们的真道……”

    凯威大帝打断基甸,说:“你先等等!谁说我爷爷已经去世?不但我爷爷还在,我太爷都还健在!只有我太爷的父亲不在了!还有,不但我太爷健在,我太奶奶的都健在!我让他们过来和你见见面,如果你是假的,就揭穿你的骗局,你等等,我去请他们过来。”

    你太爷?你太奶奶?就是当时在场的男孩和女孩!

    基甸记得清清楚楚,就是那个老海盗给他们两个配成一对夫妻的。

    如果是他们二个,如果现在还活者,真的有可能还认识我!那就好办了。

    虽然他们都还小,可是对他们传的真道,二人已经理解得相当透彻了。

    可是,他们活着?这个有可能吗?

    那个时候他们孩子,那一年是1815年,以后有过了204年,那他们起码都200多岁了!

    真的能活如此之久?

    他们和我不一样,我可是有特殊经历的,直接就是二百多年穿越过来的!而他们却要一年一年地活过来,每年三百六十多天!

    对了!自己还是想差了。

    自己一晃就过了二百年,不是自己的本领,而是造物主的旨意!

    百里良骝他们遵循造物主的旨意在我要死的时候拯救过来。

    如果那两个小孩依然活着,那一定也是造物主的旨意!

    我能一晃就过二百年,为什么他们两个不能一天天过日子活二百多年?

    也许就是为了我们今天的见面呢!

    造物主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目的,也许今天就是他的目的实现的日子。

    想到这里,基甸的精神,特别抖擞起来。

    时间不长,对面海盗的舰艇上,走出了三个老人,包括两个老头儿,一个老太太。

    看着他们似乎年龄不小,可是走起路来,却分外精神,绝对没有一般老人的那种老态龙钟。

    第一个老头儿,满头白发,却腰杆挺直,走路两脚生风,一边走一边大声嚷嚷:“你说有故人来访,故人在哪里?”

    声音特别大,如同炸雷!

    那个走在后面的现任海盗司令对基甸拱手:“我太爷他老人家耳朵比较背,正常声音听不到,所以说话就大嗓门,惟恐别人听不到,请多多包涵。”

    他说话是正常的语调,基甸他们正好听到。

    基甸睁大眼睛看了过去。

    那两个年纪更大一些的老头儿老太太依稀还有他记忆中小孩子的风貌。

    果然是那两个听过我传道的孩子!

    基甸心情激动,大喊一声:“我就是来访问你的故人!小凯威,你还记得我吗?”

    大约是听到了一些基甸说的话,那个老头儿脑袋调整了一下方向,找到了基甸所在的地方。

    仔细看了一眼。

    然后,突然睁大眼睛有看了一眼。

    “你是基甸叔叔!”

    别看当时的小凯威现在的老凯威听力不行了,视力还不错,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基甸。

    霹雳一声大喊以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不对!是基甸叔叔的孙子吧?”

    他觉得自己声音小了没人能听得见,却不知道他即使压低嗓子,也依然是雷声滚滚。

    “我真的是你的基甸叔叔本人,不是他的孙子!”

    基甸一听也急了,说的话也没有素常那样有条理。

    而且心里一着急,嗖的一声就跳了过去!

    这个时候,他都没有考虑两处的高度相差起码有十多丈,距离也有十多丈!

    还有,双方虽然停了火,依然处于敌对状态,他跳出去失去了无前二号的保护,那些海盗开枪的话,瞬间就能把他打成一个筛子。

    不过还好,一路顺风,他落在海盗船上,就在五十二世凯威大帝面前,毫发无损。

    那个二百多岁的老头儿,大概是想起小时候扑到老师怀中的习惯,大叫一声“基甸叔叔”,就扑了过去,将基甸给紧紧抱住。

    搞得基甸差点没有晕过去。

    不是从高处跳下来摔的,也不是抱得紧给勒的,而是被他的狮子吼给震的。

    想想素常他的声音就如同霹雳,这一激动之下,又提高了八度!

    也幸亏基甸是传道士,平常听到的各种声音多,久经考验,抗震能力特强,才保持了清醒。

    老头儿抱着基甸就近端详了一下,咧嘴笑道:“你果然是基甸叔叔本尊,不是他的孙子!”

    原来他记住了基甸一个特征,就是耳朵后面有个黑痣。

    相貌可以传给子孙,可是那个黑痣是不能传的,属于他独自拥有。

    他这里和故人接上了头儿,可把百里良骝给吓坏了。

    你说你一个出生入死无数次经验特别丰富人生特别老道的传道士,干嘛那么鲁莽?

    那个高度和距离,你也不怕摔死!

    还有,你是进入虎狼群中,他们分分秒秒就吃了你,骨头都不给你剩一个渣,你知道不知道?

    心中焦虑,也不管被敌人听到,大声喊道:“基甸!你给我回来,乱弹琴!还有,那个三十五世凯威大帝,你要保证基甸不受伤害,否则,我让你们所有人给他陪葬!”

    基甸哈哈一笑,回复百里良骝:“我一个传道人,什么地方不能去?自然有造物主的保守与我同在,否则,我能活到现在?第一天就死了!你放心吧,没什么事。”

    这个时候,老头儿放开了基甸,但是依然拉着他的胳膊,说道:“基甸叔叔,来我跟你聊聊,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可是自从你走以后,我再也没有人可以说心里话,我一憋就是二百年,软豆腐都憋成铁疙瘩了!另外,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三十五世凯撒大帝过来说:“爷爷!您和故人叙旧是不是可以找时间另说,现在有许多正经的大事要干,您看,那个大家伙,还在虎视眈眈呢!他们可厉害了。”

    老头儿吼道:“去!臭小子休想打扰我!你有什么大事、正经事,就是杀人越货,害人而已!”

    凯威三十五说:“爷爷!瞧您这话说的,我们是海盗,不干这些我们怎么活下去?再说,今天还真不是!你要不挪个地方,到我们后面的内仓里面去说话?”

    老头儿大怒道:“不去!我们光明正大,如是不可对人言!就在这里说话!还有,我很长时间没有出来走走了,现在这里空气新鲜,我才不去里面!来人,给我们弄两张椅子过来。”

    可是那些海盗都无动于衷。

    凯威三十五大怒:“你们都没有长耳朵吗?老爷子的话也敢不听,快去,将那两个特别舒适的椅子弄来。”

    有两个答应了一声,进到里面。

    时间不长,推出来两把椅子,是带着滑轮可以走动的那种。

    然后,老头儿请基甸坐一个,他自己也坐一个。

    基甸一看老太太和另一个老头儿没座,就谦让一下,说自己年轻,要尊老爱幼。

    老头儿一挥手,说:“别管他们,他们愿意听,就站着;不愿听,可以走人,就是我和你叙叙旧。”

    基甸也就不再客气,坐下,问道:“我给你传的真道,人活着做一切事情都是荣耀造物主,这个你没有我忘记吧?你做得怎么样?”

    一听这话,刚才还神采飞扬、精神焕发的老头儿,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

    挺直的腰杆,佝偻了起来。

    趾高气扬的脑袋,也低了下来。

    “基甸叔叔,我没有忘,可是我做得很不好,我的所作所为很多都是亏缺了造物主的荣耀,我是个罪人,这就是我的苦闷,就是我要想你求问的地方,得不到你的解答,我可是死不瞑目啊!”

    .com。妙书屋.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