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1626章 暴君的萌宠19
    姬慕迟刚回了后宫,元妃宫里的人又来报了。

    “宛阳公主病了,元妃娘娘说,公主大概是想念父皇,所以……”元妃的宫人,也是瑟瑟发抖。

    毕竟姬慕迟真暴君。

    姬慕迟因为昨天的事情,十分不待见元妃。

    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就更不待见了。

    这个时候一听,元妃就搞这些小手段。

    元妃给宛阳公主灌药,他又不是不知道。

    后宫暗卫,后妃可能不知道。

    所以,这才敢如此的放肆。

    可是姬慕迟是知道的啊。

    这个时候,一听关于元妃的事情,差点没当场就炸了。

    但是,元妃的父亲还有用,暂时不能干掉。

    所以,这刀提了一半,又放下了。

    看着姬慕迟提刀,来秉的宫人吓得就差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好在,控制住了。

    “车行。”姬慕迟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件事情,总得想一个解决的办法。

    后妃想争宠,姬慕迟是没想法的。

    但是,这件事情,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或者说是损害到了姬慕迟,他肯定不会不管的。

    所以,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这才唤了车行过来。

    东姝被他死死的抱在怀里,根本动不得。

    姬慕迟大概是真的被梦吓到了,所以这个时候,把东姝圈的紧紧的,刚才东姝喝水,他都在一边揪着东姝生命的后颈肉呢。

    东姝被他揪的,老实的不敢乱动。

    姬慕迟情绪暴躁,虽然有自己的治疗术吧,但是这货的狂躁症有些格外的严重,而且还有遗传因素。

    有些复杂,一次两次的,还真不见得就能好,还需要再努力。

    再者,他长期压制自己的话,一旦忍不住爆发出来,也是一个麻烦。

    所以,自己一边治,对方一边作死,这病怕是好不了了。

    考虑到铲屎官儿砸脆弱的小心灵,东姝想了想,也便没想着再逃了。

    被揪着后颈肉喝水,哎……

    猫生,何其艰难啊。

    车行被唤了过来,就看到姬慕迟正拿着肉干喂东姝吃。

    那一下一下的,可是比对后妃娘娘们耐心多了。

    “奴才在。”车行不知道,姬慕迟这个时候唤他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不过想着,宛阳公主病了,虽然这都是后宫的老套路了,但是毕竟还是公主,是陛下的女儿,陛下不可能不管。

    便是再残忍暴戾,多少还是会过问一下的吧。

    车行这个时候,甚至开始想,他一会儿让哪个龙撵过来,送姬慕迟去元妃娘娘的宫里呢?

    结果,车行正想着呢,就听到姬慕迟冰冷的声音:“元妃既然照顾不好宛阳公主,你去把公主接到朕这里。”

    这便是要把宛阳公主从元妃身边剥离的意思?

    元妃的宫人吓得瑟瑟发抖,差点没晕过去。

    她不敢反驳,但是回宫之后,铁定少不得要被元妃收拾。

    车行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套路呢。

    姬慕迟觉得自己如今不能提刀,杀了这个恶心人的元妃,那么就先把自己的女儿解救出来吧。

    虽然母亲是个毒的,但是孩子还小,总不能放在她身边再教坏了。

    所以,这才想着,让车行把人带过来,省得元妃总是灌药,再把孩子给灌傻了。

    是药三分毒,谁知道,灌来灌去会留下什么不好的毛病来。

    车行得了令,马上带人过去。

    元妃已经收拾了一番,就等着姬慕迟过来了。

    一身正红色的宫装,又上了极好的桃花妆,年轻美艳,半点也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不过大秦女子成婚也早,元妃虽然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女儿,如今也不过才19岁,还很年轻。

    所以,看着小也是正常的。

    反倒是她明艳的桃花妆,把她衬的格外成熟,看上去,反倒比她真实的年龄要大上不少。

    但是,豆芽一样的小女生,怎么能吸引了陛下的注意力呢?

    元妃这是下了血本,要把自己往明艳成熟的样子打扮呢。

    结果,收拾了半天,只听宫人说,车总管带着人过来了。

    “陛下没来?”元妃一听车行过来了,但是没说姬慕迟过来,不由拧眉问了一句。

    心里暗忖:难道是先来通报,让她准备一番的?

    毕竟已经封妃了,陛下也不是不可以来她宫里过夜。

    只是,姬慕迟还真没在后妃的寝宫里过夜。

    都是直接翻了牌子,把人送到他那里。

    而且,从不留人过夜。

    幸完了,就直接打发走。

    元妃以为自己可能是后宫头一个,原本拧着的眉心不自觉的就舒展了几分,整个人也跟着激动了不少。

    宫人不清楚情况,只能老实的摇摇头道:“陛下没过来,只有车总管带着人过来的。”

    觉得自己脑补的就是真相,元妃难得没那么生气,反倒和颜悦色了几分,唇角还勾着笑。

    只是清清冷冷的,眸底还透着冷光,实在很难让人感觉到亲近。

    “陛下有旨。”车行过来之后,直接甩了甩自己手里的拂尘,然后才尖着嗓子开口。

    一听说陛下有旨,便是元妃那也得跪下听旨啊。

    所以,老实的跪了下去,心里忍不住怦怦乱跳。

    看来这是晚上要来自己宫里了,不然的话,大白天的,车行怎么会过来呢?

    而且阵仗还这么大。

    “朕念宛阳公主年幼体弱,特将宛阳公主接到长宁宫小住几日。”车行高声说了两句。

    只是说完之后,元妃直接就愣住了。

    “陛下要接宛阳去长宁宫?那本宫呢?”旨意之后,元妃就站了起来,眉眼森冷的看着车行。

    车行怕姬慕迟是不假,毕竟那是暴君,一言不合就提刀,谁不怕?

    但是,他毕竟还是姬慕迟这个暴君跟前的红人,后妃他是没得怕的。

    所以,哪怕元妃气势有些骇人,可是车行还是十分淡定。

    “回娘娘,陛下只说要看看宛阳公主,并未提其它的。”车行其实是实话实说,但是却想过了措词。

    虽然这话听着好听,但是元妃根本听不进去啊。

    但是她又不好在车行面前撒泼,所以牙齿咬得科科响,最后却不得不交出宛阳公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