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458章 凰途29
    这场仗打了大约一个半月。

    一直到接近新年的时候,淳于和这才加急来报。

    当然,是捷报。

    边关之战,大获全胜!

    北岳大军不仅被击退,还被淳于和接连逼退,向后让了五座城池出来。

    东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帮着闻人氏一起,收拾着后院,准备过年事宜。

    最近这半年,也有人劝说赫连阔,要不要再续娶一位继室。

    毕竟这后院没人管着,也是个麻烦事儿。

    这样的提议,让闻人氏面色十分不好看。

    毕竟,一旦新妇进门,她这个贵妾的日子怕是又不太好过。

    不过赫连阔却是直接拒绝。

    陛下有意夺他兵权,赫连阔不傻,知道自己若是强行回边关的话,家里怕是也不得安生。

    而且会不会被陛下算计也不得而知。

    所以,赫连阔干脆直接让出兵权,然后领了一个太子太傅的空职,直接留在兰城,不再外出。

    对于续娶之事,也不再多提。

    一个是怕委屈了闻人氏。

    一个自然也是考虑到。

    如今他这样的身份,一旦续娶,如果只是平凡人家的小妇人还行。

    若是涉及到权贵,又是一场权利的博弈。

    赫连阔觉得自己博不好就容易输掉。

    索性就这样放任着吧。

    反正有长媳代为掌管后宅,家里乱不了就行了。

    “嫂子,听说慕容大人递了奏折回来,说是想回兰城给陛下贺新年,被陛下否了,慧妃娘娘因为这件事情,还病了呢。”赫连姣最近越发的明艳动人。

    前世一直缠着她不放的婚事,暂时解决掉了。

    皇帝有意扶持宸妃和六皇子,便是这两个人不足为惧,可是皇后还是要分出心思去应对。

    如此一来,在赫连姣身上花的心思就不太多了。

    这让赫连姣放松不少,整个人也像个真正的少女一样,享受着花一样年纪的生活。

    特别是听说,赫连婉在太子府上的日子并不好过。

    刑部尚书之女,大方端庄,又是个七巧玲珑心思。

    上会哄皇后娘娘,下又宽待仆人,中间又很能讨好太子殿下。

    这让从前以为占着太子宠爱的赫连婉接连受挫。

    特别是她半个月前还意外小产,更是让赫连婉的情绪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如今整个人变得尖锐又敏感。

    太子每每念着从前的情份过去看她,听到的都是她那些车轱辘话。

    时间久了,太子也不耐烦。

    原本他也不是什么长情之人。

    所以,听说最近已经不宿在赫连婉房里。

    如果不是去另外一位侧妃那里,便是去其它通房那里,反正就算是路过赫连婉的院子,都不愿意进去。

    东宫和后宫没什么区别,这种见风使舵的事情,下人们做的最是熟练。

    所以,赫连婉被太子厌弃之事,府里下人看得清楚,他们明面上是不敢得罪贵人。

    可是暗地里的手脚,就不得而知了。

    知道赫连婉的日子过得不好,赫连姣便觉得心里畅快。

    不过同时又觉得,同为女人,大家也是可怜。

    其实说到底,前世姐妹成仇,除了最开始两姐妹不对付之外,太子这个男人也功不可没。

    只是可惜了,如今自己势力太小,没办法拿太子怎么样。

    不过不急的,总有机会拉他下马。

    让他再也没办法像前世那般,永享荣光!

    听到赫连姣跟自己提到了慕容炳,东姝还微微恍惚了一下。

    毕竟当初有诺于人。

    所以,慕容炳去和州赴任之时,东姝还曾经去见过他一面。

    全了最后的父女情谊。

    当时,东姝代慕容诗问出了想问的话:“这些年午夜梦回,可曾梦到我母亲,你可曾后悔,可曾愧疚?”

    彼时,慕容炳一身狼狈,再不复之前的意气风发。

    听了东姝的话,沉默了很久。

    一直到最后上马车之前,这才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曾。”

    一句话,两个字。

    否了发妻全部的深情。

    东姝不知道,若是慕容诗的母亲泉下有知,会不会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蒙了心,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并且为他付出了所有。

    最后,却被他所厌弃,便是连富贵荣华,都不愿意与她共享之。

    不过,斯人已逝,东姝也只是代慕容诗问出了她想问的问题。

    得到了答案,东姝也便不再纠结其它。

    这一段恩怨已了。

    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谁跟谁都没关系了。

    只待自己的任务完成之后,再回一趟青月观,给慕容诗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立一座碑,证明她曾经在这个世上存在过。

    想想当时慕容炳的冷言,再听赫连姣如今提及,慕容炳想回京贺岁之事。

    东姝抿抿唇,笑意有些复杂。

    也许是权势迷了人眼,惑了人心。

    慕容炳如今就算是落魄了,却依旧不改一颗想要再爬回来的心。

    他也许在兰城铺了路,想借着新年贺岁之时,再弄点什么动静,引得皇帝注意,再召他回京任职。

    却不曾想,如今皇帝却是连见他都不愿意。

    如此一来,就是不知道,若是东姝再问起,他可曾后悔。

    他是不是还可以做到面容冷静的“不曾”二字。

    赫连府的新年,也是热闹。

    赫连阔如今闲赋在兰城,不被帝王猜疑,其实日子也算是好过了。

    只是赫连阔手里的兵权一被卸下,太子一派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虽然六皇子手里如今也无军方支持,可是这些年,太子一派依附赫连阔的兵权成了习惯。

    如今乍一没有,还真是不太习惯。

    这种事情,皇后或是太子出面都不行。

    他们准备让自己的政客出面,想办法让皇帝将兵权还下放到太子一派。

    哪怕不下放到赫连家,下放到太子一派其它大臣手里也行啊。

    他们在奔走,宇文贵妃一派也没闲着。

    从前宸妃看着规矩老实,不显山不露水。

    可是权利是个好东西,生在皇家之人有几个不想要的。

    从前不爱,是因为爱不起。

    如今终于挺直腰杆有了底气,又有几个人能受得住这样的诱惑。

    所以,宇文贵妃如今已经脱离了皇后的掌控,开始为六皇子奔波游走。

    而东姝觉得自己也该收网了。

    三皇子已经不成气候,若是太子也被斗倒,那么这南梁天下自然落到如今风头正盛的六皇子手上。

    只是平白让出了这么大一座江山,可不是东姝的性格,总得讨点什么好处。

    不然,储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斗倒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