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公诉先锋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第一起行政公益诉讼开庭
    高裕民声音颇大,说的语气也很重,这一下让张睿明也愣住了,当下就没了声音,他便将话头接了过去。

    “根据目前查实的线索,陈橙公司未缴付州府花园地块规划调整出让金的问题,是基本上板上钉钉的事实,而自然资源局在此期间也存在着未依法履职的情况,是这样啊……前不久陈检察长和我谈过了这个案子的情况,省检的想法是希望我们将这个案子办成全省的第一起行政公益诉讼大案,这是已经下了死命令的,今天以及是检察建议书发出来后的第三个月了,我建议,我们市检在此就该案向津港市中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进行表决……”

    接下来的过程就宛如过场一般,当然是全票通过了关于将该案正式起诉的决议,张睿明并不是检委会成员,自然没有表决权力,他作为汇报案情的主办检察官,只能坐在台前,望着整个案子正式推到台前的这一幕,在这一刻之前,他还隐隐寄希望于和自然资源局那边的沟通协调,希望通过向市府汇报,来将这个案子在到这无可挽回的一步前进行化解,可是,现在局面已然是米已成炊,木已成舟,津港市检将作为公益诉讼起诉机关,与津港市自然资源局在中院“对簿公堂”,而张睿明突然想到,这样“官告官”的场面,是津港市过往所从未有过的场面,甚至也是南州省所从未有过的场面,而自己也许将成为南州省第一名站在公益诉讼起诉人的位置上,对一个同样的政府机构提起诉讼,这是他个人法律生涯上的一个“第一次”,却也是将载入津港市法制史的一个里程碑。

    而且,行政公益诉讼是没有回头路的,它并不适用调解,甚至连提起诉讼的检察机关若要申请撤诉,都是需要经过法院审查裁定的,这一系列严苛的程序规定,都是彰显了国家在行政公益诉讼这样一种特别的公益诉讼领域中,所慎之又慎的态度。

    但现在陈橙公司这滞缴六千多万出让金的案子,算是正式落地了,津港市检已经正式通过决议,即将对津港市自然资源局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接下来的流程张睿明早就滚瓜烂熟,立案庭立案,同中院协调,送达文书等等等等,张睿明在办理的时候,却又有一种不同以往的紧张感,可能是上次赵盛平的那番话给了他压了,让他突然看透了许多以为所没能注意到的地方,但现在他自己却又无法抵抗这股巨力,只能破釜沉舟,毫无保留的冲上这即将掀起腥风血雨的战场。

    …………

    这场即将掀起狂滔的案子一审开庭的日子很快就定下了,

    7月13日,正是三年前津港四中毒跑道案开庭的同一天,也是张睿明第一次走上公益诉讼法庭的同一天。

    站在洗漱台前,张睿明正怔怔出神,他望着镜子里那个好久未曾打量过的自己,突然有些感慨,他今天穿着的是特意烫洗过的检察官制服,整洁板正,头发也向后梳起

    ,显得十分精神,只是这脸上的神情依然有效憔悴,眼睛里满是血丝。

    今天之前,他就得到了消息,自然资源局那边为了对抗津港市检,特别聘请了津港市大正律师事务所的吴楷明,作为代理律师出庭应诉,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张睿明心头是一阵苦涩泛过,没想到在这个案子上,还是遇到了自己的老师。

    想起即将与这名强敌交手,张睿明就隐隐感到一阵头疼,赶紧转过心思,准备找擦鞋油将皮鞋擦一擦,不去想今天这场硬战有多难啃。

    可他弯腰在洗漱间找了半天,却没找到鞋油,正内外焦加,让他十分烦闷之时,一个柔柔弱弱的背影突然闪了进来。

    “你看看你自己,这鞋子脏成什么样了。”

    他一低头,只见妻子唐诗正从外面拿过了鞋油,擦布,弯下腰就开始帮丈夫擦起鞋来,看着妻子忙碌的背影,张睿明心里倒有些突然泛酸。

    “好了,这么大个人了,也不注意点形象。”

    唐诗一边抱怨,一边把他上上下下打量收拾了一番,张睿明轻轻搂过妻子,有些动情的说道:“今天我又要和吴老师在法庭上见面了,哎,这么些年,和他大大小小也交锋过几次了,每次看起来是我赢了,实际上却总是他得利最大,拿了真正好处,现在人家比我也有钱有权,而且这个案子压力这么大,人家上上下下气势滔天,我怕这次我会输……”

    张睿明刚说了几句,唐诗便轻轻安抚他道:“好了,这赚钱是赚不完的……而且,在我心里,我老公才是最厉害的,没有人能比你厉害。”

    握过妻子的小手,张睿明心里总算好过了一点,略略度过了这庭审前的紧张。

    接着,唐诗替他整理好仪容,张睿明告别妻子,推开门便硬着旭日朝阳,大步走向前方。

    虽然前路困苦,可这位检察官一直在心里一边默念着检察官宣誓词——“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我宣誓: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宪法和法律,忠实履行法律监督职责,恪守检察职业道德,维护公平正义,维护法制统一。”

    这几乎是张睿明唯一有仪式感的庭前习惯,副手张靓已经在他门前等着,两人见面核对了一下资料,便向着市中院出发。

    …………

    去往津港市中院的一路上,一路显得平平淡淡,外面也毫无动静,张睿明倒也觉得颇为正常,这个案子从影响上来讲,是关于国计民生的大案,是扫清像陈橙这样无良地产商的一次重拳,也是对自然资源局在该问题上履职不及时的一次鞭策,而从开拓性来讲,这是津港市乃至南州省的第一起行政公益诉讼,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官告官”,是以后将在津港市法制史不断回放的一幕。

    可是,就是因为这极其重大的影响性与开拓性,让这个案子的审判变成了一个“闷声弹”,按道理来说,像这样的行政公益诉讼是必须公开审判,根据相关规定,一方面是整个审判过程要公开,人民法院可以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见证,向社会各界公告消息,另一方面是该案的裁判文书和相关法律文书应该在互联网上公开公布,并且可以相应查询。

    但张睿明知道这很难。

    毕竟是对津港市府的一次重大挑战,人家能给堂而皇之的正面迎战已经实属不易了,怎么还幻想人家会邀着各路代表们来欣赏这样的一幕难堪场面。

    所以,张睿明对现在的平静局面倒也十分理解,一路过来,沿途却没看到什么异常地方,甚至到了市中院的前一个路口处,那个著名的“当事人黄金广告位”时,却连一个横幅都没有看到,与以往那些个动辄呼喊连天,拦路喊冤的行政诉讼完全不一样。

    一般的行政诉讼中,有点想法的当事人都会在这个去中院的必经之地上,到处寻求曝光的几乎,一般“彩旗招展”,“人山人海”,各个新闻媒体也喜欢在这里取点素材。

    张靓一个小脑袋左看右看了几遍,确认今天这个庭会开的非常“冷”之后,她转头对张睿明不无嘲讽的说道:“看来自然资源局那边还是有准备啊,今天都清场了呵。”

    张睿明瞥了张靓一眼,他神情有点冷峻的说道:“你不看看今天这案子的被告是谁,在看看人家请的是谁?我们的老熟人吴楷明吴大状曾经在发财之后,为了谋名,布线,可是专门为市里的那些个强势部门免费代理行政诉讼的老手,要是连人家“当事人”的这点诉求都看不懂的话,那他这个律协副主席也不用做了。”

    行政公益诉讼本来就是一件新生事物,本来这起土地出让金案件作为南州省的第一起行政公益诉讼,原本是应该被大书特书,各大机构轮番报导,再上个法制报、天平期刊什么的……但因为这案字牵涉太广,损害太大,目前津港市上层又正是风雨交加的关键时期,当然不会让这件案子发酵起来,据院里宣传部他们讲,本来约了几个媒体过来宣传一下,发几份通稿,可人家刚答应的好好的,过了一两天就马上收回了答应,对这个案子是极其敏感的主动噤声。

    所以,便是这般风雨如晦的局面,见张靓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担忧起来,为了安慰这姑娘,张睿明只能又说道:“你也别太紧张,一般来说,越是这样死命压住的案子,代表对方就越为紧张,最后反而判的会比较稳,不会出什么岔子,我们按原本的计划来就是了。”

    张靓也只是略一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检察警车很快就开进了中院大门,张睿明刚领着张靓下车,便看到不远处的一台林肯,他心里一动,知道是吴楷明已经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