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玄幻小说 > 萌狐悍妻 > 第八十六章 难过的决定
    在男女之事这方面,他还是个处。

    可今天,他居然用手为主人解决了。他自己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但想明白一切,在下手的一瞬间他心里已经不介意了。主人就是他的一切,他是仆人,只要能救回主人,做这点事又算什么?

    赵英彦不介意世人的目光,再说,这房间除了他和主人,就没有第三个活人,这事,除了他自己之外,永远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包括他的主人。

    用被子盖住,那就看不到,就不会尴尬。一下又一下,赵英彦的手用着微妙的力度。

    不久,云河呜咽着幽泣了几声就安静下来,挤掉了,终于结束了。赵英彦把手从被子里收回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味,被子沾满秽液是不能再用来盖了。赵英彦把被子拉开撂到一边。

    赵英彦以为云河释放了就没事,正想帮他洗理,哪知道云河的烧并有降下来。皮肤下,还出现了点状的红斑,这是脉络破碎的症状。他的反应依然没有消退,反而加剧了!

    “切!”赵英彦破口大骂,狠不得将那两个断了头的女人跺碎。

    云河这个症状让赵英彦明白了一件事,仙香幻液一定要男女调和才能化解,用手不行!刚才云河的委屈是白受了……

    想到自己竟然对云河做了那种事,而这样做对云河一点帮助都没有,赵英彦快崩溃了,悔恨得想给自己打几个耳光!

    主人现在最需要的是女人!越快越好!

    去哪儿找一个合适的女人?唐紫希还远在数百里之外的火狼国,就算现在就抱云河赶回去,恐怕云河在半路就香消玉殒了!两个郡主又刚刚给他砍了……

    只能在附近再找一个!

    赵英彦很矛盾,没有女人,主人的命就没了。随便找一个女人,主人的名节就毁了。要是主人醒了,他会多痛苦?

    在命和名节面前,赵英彦做了一个难过的决定,他选择后者。因为他还不想失去主人。

    看到云河身无遮物,赵英彦赶紧又找了一张新的被子把他包住仍然后再抱起来。总觉得云河还差点什么!

    对,是吊坠!主人的吊坠哪儿去了?

    他知道这吊坠对主人来说很重要!他就看过主人用吊坠的力量把奄奄一息的颜少秦治好,所以那吊坠是能疗伤的!只要吊坠在,说不定对主人的伤有帮助!

    吊坠跟空间戒指不一样,就算泡在水里几天也不会轻易被水冲走的。

    赵英彦瞪了气绝的凝香郡主和芝圆郡主一眼,心里道:肯定是这两个女人把吊坠抢走了,真是太可恨了!

    他立即屏息静气去感应。

    他与云河之间有灵魂契约,吊坠是云河自出生以来就一直带着的宝贝,里面残留着云河的气息,只要吊坠在附近,他应该能捕捉到吊坠的气息!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眼睛顺着熟悉的气息向梳妆台的一只珠宝盒望去。

    “在那里!”赵英彦拍出一掌,将珠宝盒击碎,那枚吊坠在碎片堆中闪闪发光。他隔空一捞,吊坠就倒飞入他手中。

    总算为主人把重要的吊坠找回来,待重新把吊坠系回云河的脖子,赵英彦就横抱着云河离开了香圆宛。

    苏王府,苏幻薇闺房。

    她托着腮,无光打彩地趴在桌前。桌面摆满了丰盛饭菜,可她没有动筷的心思。她把头埋在臂弯中小声地哭泣着。

    已经两天了,小甜菜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今天,两位姑姑就要对云河下手了,估计现在云河已经被她们折磨得不像人样,一切都来不及了!

    苏幻薇很内疚,很后悔,也很悲痛。她觉得是自己害了云河。自己欠他太多了,救命之恩尚且未报,还要连累他遭受这种事!

    苏幻薇做了一个决定,她是绝对不会嫁给同明太子的!如果万一,他走了,她也不会独活于世。既然这一辈子不能报答他,那就到另一个世界陪他,还给他!

    她在怀中有一把短剑。如果苏王逼她跟同明太子完婚,她就自尽。

    “嗖!”的一声,突然有什么东西冲开了苏王布下的结界,破窗而入。

    苏幻薇吓得直起腰,还犹未等她定眼看清蹿进来的是人是鬼,她就觉得整个人一麻,一动不能动,嘴也不能说,气海被人封住。

    背后传出一个冰冷而悲伤的年轻男子声音:“主人被那两个女人灌了一瓶仙香幻液,他的情况刻不容缓,已经不能再等了。你愿意跟他结合一次,帮他化解那股烈性吗?”

    苏幻薇又是开心,又是伤心。

    开心,是因为她认得这个人的声音。

    是赵英彦,云河的仆人。这意味着小甜菜成功到达火狼国,把消息传达了。听赵英彦的意思,云河已经被他救出来了!而且赵英彦是和云河在一起。

    伤心,是两位姑姑居然真的对云河用了那种东西!那种东西就算几滴也会要人命,这一瓶子灌下去,人还能活得成吗?

    “现在我解除你声音的封印,你回答我是否愿意。”赵英彦冷冷地说着,用怨恨的目光盯着苏幻薇的背影。

    不知道为啥,苏幻薇觉得背后凉风嗖嗖,好像被一把冰冷的剑抵住脖子,让她不寒而悚,起了一身疙瘩。

    赵英彦在生气,在憎恨自己?

    这是苏幻薇作为女人的直觉。

    苏幻薇猜得一点儿都没错!赵英彦的确对苏幻薇很是恼怒。若不是她知情不报,擅自把云河带回苏王府,想把云河据为己有,又没有能力保护云河,云河就不会沦落成那两个女人的玩物。

    苏幻薇虽然是想救云河,但却为了自己的私心。

    现在赵英彦别无选择。让苏幻薇救云河,那是便宜了苏幻薇。不让苏幻薇去做,又找不到第二个适合的女人。

    毕竟,起码苏幻薇是真心喜欢云河的,是一个守身如玉的金枝玉叶,总比那两个为老不尊的龌蹉郡主好吧?

    如果苏幻薇说一个“不”字,赵英彦肯定会一剑砍了她,否则难消他心头之恨。

    紧接着一道灵力打中苏幻薇。

    苏幻薇并不知道自己命悬一线。

    “我愿意!”她恢复声音之后,立即就同意了。

    “好,我会守在外面,我保证绝对没人能打扰你们。”赵英彦留下一句话就走了,临走前解除了苏幻薇的封印。

    窗帘拂过,晨光忽明忽暗的投影落在窗台,随着风不安地晃着。

    苏幻薇慢慢回过头,帷幕中躺着一个她魂牵梦萦的身影。

    那个人身无掩物地躺着,他的身材完美无瑕,可是浑然布满大大小小的红痕和淤青,唇、手指和脚趾全是伤,触目惊心。

    人已经失去意识,瞌着眼帘沉睡的模样很可怜,偏偏男人的反应还没消退,皮肤下的点状红斑越来越严重,他的心跳更是微弱得快听不到。

    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会落下这一身的伤不言而喻。

    他的皮肤还带着一阵疯狂过后的气味,显然刚刚释放过还没来得及清理,而且这仍不足以平息一瓶仙香幻液的烈性。苏幻薇很清楚,这就是赵英彦找自己的原因。

    “云大哥……”

    看到云河这凄凉的模样,苏幻薇再也忍不住,“哇”的放声痛苦,冲入他怀中,手颤颤地伸出手托着他苍白的脸颊。

    “抓紧时间!”门外赵英彦冷不防提醒。

    原来他一直盯着里面的动静。

    把主人交给苏幻薇,他仍是很不放心。

    苏幻薇这才想起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止住了眼泪,红着脸把帷幕放下。

    “云大哥,我终于得到你了,我会好好爱你的……”只听得苏幻薇深情地说着。

    窗外的赵英彦听了恨不得冲进去给她几个耳光。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这种感慨!

    他轻咳了一声以示忠告。

    苏幻薇不以为言地笑了笑。短暂的悲伤过后,她满眼都是春意。心里想:那两个愚蠢的姑姑用仙香幻液害云大哥,结果便宜了自己呢!就是委屈了云大哥白受了这么多折磨。

    不过,有自己在,是不会让云大哥再受苦了。云大哥呀,我会让你彻底满足的。

    苏幻薇为云河受苦而心痛是真的,因为云河受苦她间接得到了一个占有他的机会,她暗喜也是真的!

    又心痛又高兴又激动,这便是此刻苏幻薇复杂的心情。

    透过帷幕看到衣衫滑落的一瞬间剪影,一道纤美的身躯在晃动。不久,里面传出幽喃声。

    赵英彦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站在窗外的赵英彦痛苦地看了里面一眼就落漠地回过头,望着出现鱼肚白的天空,年轻而英俊的脸写满了哀愁。

    他深深地伤害了主人,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主人醒了后会不会原谅自己?

    赵英彦像一尊雕塑一样,站在窗外一动也不动。太阳高高地升起了,炙热地蒸烤着他的皮肤,但他依然没有动,仿佛在无声地惩罚着自己。

    大概是苏王对自己布下的结界很有信心,苏幻薇是逃不出来的,别人也进不去的,所以赵英彦来到这里后,一直没有人闯进来打扰。

    直到烈日当午,里面才传来苏幻薇疲倦而满足的声音:“赵少侠,可以了……”

    赵英彦进去的时候,苏幻薇已经穿好衣服,正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头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