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网游竞技 > 湾区之王 > 1605 咬牙切齿
    “加油,黑豹,加油!”

    “加油,黑豹,加油!”

    “战斗不息!”

    “加油,黑豹,加油!”

    “战斗不息!”

    此起彼伏的加油助威声在全场立体萦绕,凭借着超过七万名主场球迷的优势,卡罗莱纳黑豹的应援声浪完成了碾压式的统治;但隐隐约约地,旧金山49人的呼喊声却始终坚韧不拔地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不曾消失!

    克里夫-哈特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鲜艳旗帜,让“湾区之王”的形象振翅高飞,在夏洛特的清澈天空之下飞扬了起来,双手左右摇摆挥舞的动作让旗帜猎猎作响地震动着,指引着三千名九人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声浪。

    克里斯-威尔森握紧了双拳,有条不紊地跟随着所有球迷齐声呐喊,丹田深处爆发出了的力量似乎没有花费太多力气,就与同伴们浩浩荡荡地连成一片,根本不需要声嘶力竭、青筋暴突,就能够坚定不移地表明着他们的身份,如同灯塔一般指引着球场之上的球员们、电视机前的球迷们寻找到他们的大本营。

    这让克里斯不由就想起了2011赛季,当时陆恪才刚刚接过首发四分卫的旗帜,尽管以三连胜开局,但依旧没有能够赢得旧金山这座城市的欢心,甚至还有不少反对声浪和质疑声音在持续不断地骚扰着,然后,克里斯就不管不顾地前往了辛辛那提,希望在客场为陆恪加油助威。他们就只有小小的一撮人而已,置身于客场就如同一滴水珠落入了海洋,可是,他们却不曾退缩,坚定不移地站在了球队身后。

    后来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了,紧接着旧金山49人就在常规赛第四周输给了费城老鹰,但陆恪顽强抗争到底的坚韧不拔却成功打动了球迷,从那以后,整支球队和整座城市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团结在一起,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今天,他们再次来到了客场为球队加油助威。人数,从十几人增长到三千人,但相较于客场作战的浩瀚声势来说,依旧是微不足道,仅仅只是沧海一粟;而克里斯内心深处却丝毫没有任何胆怯和犹豫,因为他知道,在他们的身后,有着千千万万的九人们与他们并肩作战,就算在客场,他们也不孤单。

    “战斗不息!”

    克里斯一声接着一声地呼喊着,眼底深处的光亮就这样一点一点明亮起来,因为,双方球队进入了球场,比赛即将正式开始。

    卢克-基克利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球场,在那一片白色、蓝色与黑色交织的辽阔海洋之中,红金相间的一片湖泊就这样堂堂正正地出现在视线内,波光粼粼的影像瞬间就让全场的汪洋大海都变得黯然失色起来,明明这是他们的主场,明明他们占据绝对上风,却有一种被对手抢走了光芒的失落感。

    有史以来第一次,基克利有些纳闷:球队的主场球衣为什么是黑色的?

    其实,卡罗莱纳黑豹的球衣一共有三套,黑色搭配银色,蓝色搭配银色,全身白色,但主场球衣还是更多选择经典的黑色上衣与银色裤子的组合,辅佐以“黑豹蓝(Panther-Blue)”作为点缀,彰显出黑豹的独特气质。

    如果全场球迷全部都身着黑色球衣,那么场面也势必将蔚为壮观,浩浩荡荡的黑色海洋足以吞噬所有一切杂质,就如同黑洞一般;但卡罗莱纳黑豹的球迷们却缺少了组织,往往三种球衣颜色都混杂在一起穿着,这也使得主场声势无法形成统一。

    平时还没有特别感觉,主场应援声浪就足以成为球队前进的动力了;但今天却比较特殊,面对旧金山49人球迷形成的红色湖泊,鲜明落差顿时就滋生出了区别来,让人隐隐有些烦躁,季后赛的紧绷感又更加焦灼起来。

    深呼吸,原地跳跃,稍稍分散的注意力就收了回来。基克利的视线朝着陆恪投射了过去,他知道,最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而今天他们坐镇主场,不管对手再如何嚣张,他都会用自己的表现来捍卫主场荣耀!上次犯的错误,这次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基克利很快就沉稳了下来,但对卡姆来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明明是他们的主场,却被对手抢走了风采,这对于不可一世的卡姆来说,堪称是另外一个羞辱,基克利永远没有办法体会到卡姆的心情:

    三年前,当他加盟卡罗莱纳黑豹的时候,夏洛特这座城市以难以置信的狂热欢迎他的到来,他现在依旧可以听到那些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尖叫,彷佛他就是这片土地的国王,所有人民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但现在,那些欢呼和尖叫已经热度不再,甚至就连数千名敌对球迷的声音都压制不住,这种鲜明落差,就如同一记响亮耳光,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以至于他完全听不到也看不见那七万球迷的应援。

    咬牙切齿!卡姆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然后,卡姆就看到了陆恪,从容不迫笑容满面地迎面而来的陆恪,这是一种羞辱!这是一种可怕而残忍的羞辱,他怎么敢在他的地盘如此光明正大的撒野挑衅?卡姆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用自己的牙齿咬破陆恪的喉咙,只有品尝到那股血腥味,才能缓解他的怒火。

    “卡姆?”耳边似乎有苍蝇正在嗡嗡作响,卡姆狠狠地甩开了苍蝇的打扰,准备上前,结果那声响又更加严厉了一些,“卡姆!”并且干脆直接抓着了卡姆的手臂,用力一个拉扯,转过身,卡姆就看到了基克利的脸孔,近距离地低声怒吼道,“你疯了吗?这是橄榄球赛场,不是拳击赛场,年纪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终结者’里的T800一样!”

    卡姆也是急了,直接甩开了基克利的手臂,“允许他上前挑衅,就不允许我反击?怎么,什么时候开始,你和他也是一个球队的了?”

    这简直……莫名其妙。

    “你在说什么?他是过来猜硬币的,不是挑衅!”基克利抬起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要随便发疯,如果这里不太清楚,我们可以代替你猜硬币,避免在比赛开始之前就得罪裁判。”

    “滚开!”卡姆此时也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了一个错误,但他依旧拒绝认错,推开了基克利的肩膀,用嘟囔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然后就转过身,朝着中场方向走了过去。

    双方各自派出了六名代表抵达中场进行猜硬币,主裁判通过话筒宣布了投掷硬币的规则,然后要求卡姆先进行选择,“头。”卡姆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陆恪,那眼睛就如同“X战警”里的镭射眼一般放射出了射线,正在用眼神把陆恪一寸一寸地挫骨扬灰。

    但如此举动落在陆恪眼中,却莫名有种想笑的冲动,他控制住了自己的笑容,“字。”对着裁判说道。

    裁判确认了答案之后,就投掷了硬币,最终硬币落在了草地上,显示——字。

    陆恪朝着卡姆露出了一个微笑,微不可见地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但意思却是:不好意思占先了。

    卡姆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率先进攻。”陆恪对着裁判宣布了决定,而后往前迈了一步,友好地伸出右手,准备进行赛前握手,他可以看得出来,卡姆有些不情不愿,虽然他不知道开场阶段到底是谁惹怒了这位少爷,但陆恪知道这是机会。

    在裁判的注视下,即使卡姆不情愿,他也还是伸出了右手。

    陆恪握住了卡姆的右手,主动迎前,然后在卡姆的耳边扬声说道,“现在我终于知道你是海斯曼得主了。”

    陆恪总是知道如何激怒对方,只是大多时候,他不屑为之罢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刹那间就让卡姆炸毛了,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想起了2011年新秀训练营之前的酒吧相遇。

    那段故事很少人知道,但卡姆却永远不会忘记陆恪的无视和轻蔑,就好像他是一个傻瓜;今天,陆恪再次提起了这件事,用意也再清楚不过了,他是在讽刺自己至今一事无成,即使作为状元秀进入了联盟,但终究还是一个无名小卒。

    无名小卒?

    卡姆现在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他要杀了那个家伙!他要用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地把那个家伙浑身上下的所有骨头全部捏碎!他要亲手摧毁那个家伙!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无名小卒!该死该死该死!

    但卡姆的反应稍稍慢了半拍,陆恪已经施施然地转身离开了,甚至还朝着他回头露出了一个笑容!那该死的奚落和嘲讽,隐藏在眉宇之间,直接发起了攻击!那带着面具的伪君子!那不要脸的臭垃圾!

    所有人都以为陆恪是一个翩翩君子,书生形象深入人心!但卡姆知道,他其实就是一只肮脏的臭老鼠,为了比赛不折手段!性格品德真是比臭水沟还要低劣腐烂!

    握紧了拳头,卡姆就想要上前狠狠地给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庞一拳,但有人及时拉住了他,猛地回头,居然又是基克利!不等卡姆发怒,基克利就立刻说道,“比赛要开球了!白痴!”

    比赛要开始了!

    卡姆收回了视线,暂时冷静下来,但注视着陆恪背影的视线却越发灼热起来:他会杀了他!对,他会先击败他,然后再杀了他,让他身败名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