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九章 诺亚方舟
    第三十九章诺亚方舟

    船随时有可能沉,船长这一次联系了公司在朝鲜作业的船求救。

    解决了内蒙帮之后,船上最为重要的就是排水自救,防止船只沉没。刘贵夺可不希望在奈何桥上和包德再次相遇。

    船长李承权等人组织排水自救时,刘贵夺则找到了宋国春,宫学军和付义忠,刘贵夺让他们三个用空桶和木板去造一个临时的简易筏,以供万一出事时逃生用。

    三个人废了半天的力气,才勉强将简易筏造好,虽然比较简陋,但是三人都觉得,这木筏承载三四个人逃生是足够了。

    造完了简易筏,三人靠在墙上休息,四周没有其他人,宋国春率先打破了平静,问:“你们听过诺亚方舟的故事吗?”

    宫学军和付义忠都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宋国春说道:“创造世界的耶和华看见人间充满败坏,强暴和残忍的邪恶行为,于是计划用洪水消灭恶人,同时他也发现,人类之中还有一个叫做诺亚的好人。于是耶和华指示诺亚造了一艘方舟,当方舟造好后,滔天的大洪水也开始了,这时诺亚和他的家人都踏上了方舟。最后,洪水淹没了最高的山,所有地上的生物都灭绝了,只有诺亚一家得以生存了下来。”

    宫学军说:“那这个耶和华倒也是个好人。”

    宋国春说:“当然,耶和华当然是好人,他为了不让我们丧命,赐给了我们这个逃生的机会。”宋国春指着面前的简易筏说:“它,就是我们的诺亚方舟。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此时外面的雨还没停,风力六至七级,浪高三米。

    宫学军和付义忠都沉默了,显然两人不想冒这个险。

    宋国春问:“你俩也都没杀过人吧?”

    宫学军和付义忠都点了点头。

    宋国春问:“船还有三天靠岸,你们觉得你们还能活多久?”

    宫学军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宋国春说:“耶和华曾派摩西带领以色列人逃出埃及,今天耶和华又指示我带领你们逃出鲁荣渔2682号!”

    这个时候外面划过一道闪电,过了一会又是轰隆隆的雷声,付义忠看着外面的大雨,说:“不可能的,外面雨太大了,我们会淹死。”

    宫学军则无言的点了点头。

    宋国春说:“是的,逃走可能会死,留下来至少还能……多活一会儿,不过,你们愿不愿意用这些在担惊受怕中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就一个机会,那就是站起来,逃出去,告诉刘贵夺,他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但是他永远无法夺走我们的希望!”

    宫学军和付义忠都被触动了,两人都说:“行!我们跟你走!”

    宫学军,付义忠和宋国春都穿上了救生衣,准备逃走。

    几乎所有人都在底层舱室排水,所以三人很轻松的就把简易筏抬到了甲板上,然后用绳子把简易筏放了下去,接着三人陆续跳了上去。就在将要漂走的时候,路过的姜晓龙目睹了这一幕。

    姜晓龙和宋国春平时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姜晓龙连忙喊宋国春:“你干什么!你快上来!会淹死的!”

    宋国春喊道:“回去一样是死,我宁愿淹死!”

    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就彻底漂走了。在风雨之中,那一支木筏上的三个人就好像茫茫大海上的一粒尘埃,随时有可能跌落在大海里。宋国春在暴雨中张开双臂,向上帝祈祷:“上帝啊!让我看见你的神迹吧!”

    宋国春的呐喊声嘶力竭,感天动地,不过狂风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一些,雷声也没有因此停止轰鸣。三个人凭借着心中的希望,对抗着这肆虐的暴雨。

    刘贵夺忙着指挥大家自救,过了一段时间才想起宋国春他们。刘贵夺去找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没了,只留下空荡荡的宿舍。刘贵夺楼上楼下找了三圈,连他们的影子都没找到,他感到非常的愤怒。

    刘贵夺问姜晓龙:“你看见老宋他们了吗?”

    姜晓龙摇了摇头,说:“没看见。怎么了?不见了吗?”

    刘贵夺说:“一定是逃走了。”

    姜晓龙说:“不会吧。”

    刘贵夺感到很沮丧,垂着头走了。姜晓龙的手心已经被冷汗湿透了,他不是个擅长撒谎的人。姜晓龙叹了一口气,他想,我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就当赎罪吧。

    这时船体倾斜严重,船长吩咐抛锚,船上的人通过关闭主机,抽水,放锚,绑空油桶等方式自救,一直到晚上,渔船才稳定下来,虽然船上依然有水,但是不往下沉了。

    不幸的是,企图逃离渔船的简易筏又随洋流漂回了渔船附近。宋国春几乎要绝望了,他的信仰彻底崩溃了。

    看到三人往回漂,刘贵夺就让大家藏了起来,等简易筏靠近后,大家就开始用四五斤重的鱿钓铁坠砸木筏。在铁坠的攻击下,木筏显得不堪一击,宋国春和宫学军被迫弃筏跳海,只有付义忠一人还坚持站在木筏上。

    刘贵夺对刘成建说:“给我找个扎鱼的鱼枪。”

    刘成建点了点头,扭头走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他拿过来一支鱼枪,刘贵夺接过了鱼枪,在手里掂量了两下,然后握紧鱼枪,跳上了木筏。刘贵夺一下将鱼枪捅刺进付义忠的心窝,付义忠径直倒了下去。刘成建放下来一个绳子,刘贵夺顺着绳子又爬上了船。

    宋国春则选择了游向渔船,大家都看着刘贵夺,刘贵夺对姜晓龙说:“把他拉上来吧。”

    最终宋国春被拉上了船。

    宋国春上船之后就一直求刘贵夺别杀自己:“刘哥,刘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妻子和孩子等我养活。你饶了我吧,我们全家永远铭记你的大恩大德。”

    刘贵夺说:“你有过活下去的机会,你顺利逃跑了,但是老天又把你送了回来。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命吧。”

    宋国春说:“不,现在决定我生死的不是命,是你。”

    刘贵夺说:“我就是你的命,我现在要你死。”

    说完,刘贵夺对姜晓龙说:“老姜,我不想再看见他。”

    姜晓龙无奈的拎着刀走了过去,姜晓龙对宋国春说:“老宋,对不住了,大家都是为了生存。”

    宋国春跪在地上给姜晓龙不停的磕头,直到头磕出血来,宋国春求饶说:“老姜,我求你了,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放了我吧,我的子子孙孙都会感谢你……”

    姜晓龙看宋国春非常可怜,他实在是下不去手,姜晓龙干脆把刀往甲板上一扔,扭头走了。

    刘贵夺看姜晓龙走了,又喊黄金波:“金波,老姜下不去手,你来吧。”

    黄金波走到前去,捡起了刀。正在这个时候,李承权走了过来,在刘贵夺的耳边耳语道:“船上还有两个人没沾血。”

    刘贵夺一想,确实是,段志芳和项立山还没有沾血。刘贵夺喊了一声:“金波,等一会!”

    黄金波刚要举刀,就被刘贵夺这一声呼喊唤住了。刘贵夺找人把宋国春身上的救生衣脱下,只剩一条内裤。四十多岁的宋国春被绑好手脚,往身上系了五六个铁坠子,然后立在了甲板边缘。

    刘贵夺找来了项立山和段志芳,并说:“是死是活,你俩看着办吧。”

    项立山和段志芳看了看宋国春,又看了看刘贵夺,两人一步一步朝宋国春走去。项立山的耳边仿佛想起了宋国春的话语。

    “和我还客气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朋友有难,我会不帮忙吗。”

    “上帝是博爱的,他曾派他的儿子来人间,让他的儿子为人类受尽了苦难,他永远不会抛弃人类。”

    “我打算回国办个教堂,传播上帝的福音,让更多的人脱离苦海,享受上帝的庇佑。”

    刘贵夺见项立山和段志芳的脚步放缓了,便催促道:“快点动手,磨蹭什么!”

    项立山和段志芳站在了宋国春的身后,项立山看了段志芳一眼,段志芳无奈的点了点头。两人推了宋国春一把,将他推了下去。

    “噗通!”一声,宋国春就沉入了海里。

    宋国春的死亡,终于给船上的杀戮画上了一个句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