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七章 决战前夕
    第三十七章决战前夕

    2011年7月27日,距离抵达日本海岸只剩大约三天的时间,船上许多人心情忐忑着。对于包德来说,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天上午,天一直阴着脸,黑云像是一张大网,笼罩着整个天空,狂风呼啸着,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鲁荣渔2682号像一叶扁舟一样在茫茫大海上漂泊着。

    包德宿舍中,包德阴沉的脸,良久,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包德对包宝成说:“我想到了!”

    包宝成关掉了影碟机,问:“想到什么了?”

    包德走了过来,说:“我想到了干掉刘贵夺的方法。”

    包宝成问:“什么方法?”

    包德道:“我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你认为刘贵夺的手下就是铁墙一块吗?”

    包宝成说:“你的意思是?”

    包德说:“黄金波和我们是老乡,他是蒙古族人,而且他一直和我们关系不错,我们可以从他下手。他有机会接近刘贵夺,刘贵夺也信任他,我们里应外合,肯定就能把事情办成。”

    包宝成道:“黄金波?”

    包德问:“怎么了?你又想说什么?”

    包宝成说:“没什么,没什么,这小子挺聪明,也许能帮到我们。”

    又过了一会儿,包宝成点了一支烟,说:“出来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

    包德叹了一口气,说:“妈身体不好,船上的事情可不能让让他知道。”

    包宝成点了点头,说:“知道。”

    包德在二层甲板找到了黄金波,彼时黄金波正在远眺,包德走了过去说:“天阴的厉害,恐怕是要下雨了。”

    黄金波点了点头,说:“我说也是,而且雨小不了。”

    包德问黄金波:“老黄,你家是包头还是赤峰来着?”

    黄金波回答:“我家在包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包德摇了摇头,说:“可惜了,包头已经被开发了,没有草原了。有机会去我们锡林浩特看看,那里还有草原,很漂亮。”

    黄金波笑了笑,问:“锡林浩特,我以前有个朋友家就是那的,你家放牧吗?”

    包德说:“都规划了,开发牧场了,还有旅游景区。我家也划归在景区里,接待游客,不过赚不了多少钱。”

    过了一会儿,包德警惕的四下看了看,然后对黄金波说:“跟你说个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

    黄金波点了点头,说:“说吧。”

    包德说:“你知道刘贵夺一共收到多少钱吗?”

    黄金波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包德说:“就收到一万块。”

    黄金波疑问道:“一万?不可能吧,一万怎么够这么多人吃喝?”

    包德说:“他打算把大家都给杀了,只带姜晓龙等身边的几个人去日本。你只有跟着我们干才有活路。”

    黄金波惊讶道:“你说的是真的?”

    包德打包票说:“千真万确。”

    黄金波把脚用力一跺,气愤道:“他妈的,早知道这小子无情无义,行,我跟你干,你说吧,怎么干?”

    包德做了一个杀的手势,同时说:“你找机会把他办了,我带着手下几个兄弟第一时间控制渔船,就今天,越快越好。”

    黄金波点了点头。

    刘贵夺正在船长室内胡乱翻着一本过期的杂志,内容并不吸引人,但足以打发无聊的时光。正翻着,忽然听到敲门声。刘贵夺说了声:“进!”

    黄金波推门走了进来,打了声招呼:“刘哥。”

    刘贵夺站了起来,问:“怎么了?”

    黄金波冲刘贵夺招了招手,示意刘贵夺往前走两步。刘贵夺走到黄金波面前,问:“咋了?”

    黄金波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刘贵夺问:“是不是包德要造反?”

    黄金波感到很惊讶,无言的点了点头。

    刘贵夺问:“他说没说什么时候动手?”

    黄金波说:“就今天。”

    刘贵夺点了点头,说:“看来我要想一个好办法了,在上岸之前把船上所有问题一次性都解决了。”

    黄金波问:“什么问题?”

    刘贵夺说:“包德的问题,还有李承权的问题,还有别的问题。”

    黄金波问:“需要我做什么?”

    刘贵夺说:“把我们的人都找来,告诉大伙把刀都带着,要行动了。注意,千万千万别惊动了包德。”

    黄金波说:“明白了。”说完就离开了船长室,黄金波刚离开,刘贵夺便点上了一支烟,在烟雾中开始了思考。刘贵夺在一张纸条上写下六个名字:包德,包宝成,戴福顺,双喜,单国喜,邱荣华。前四个是内蒙帮的原定成员,后两个则是一时大意站错了队的“新锐”。包德残忍悍勇,又有一帮老乡在身边,此刻刘贵夺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次,刘贵夺决定“借刀杀人”。

    船长室,一切都很安静。很快大家到的差不多了,大家拎着刀站的整整齐齐,就像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在等待着长官的命令。

    刘贵夺并没有说话,他直接将那张纸条给大家传阅,传阅完毕之后,刘贵夺忽然发现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刘贵夺问:“李承权呢?”

    黄金波说:“不知道,没找到。”

    刘贵夺有些担心,于是问大伙:“大家看到李承权了吗?”

    大伙纷纷摇头,表示没看到。

    此刻,李承权正在上厕所,他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不对劲在哪,多年的航海经验告诉他,一定是船只出问题了。李承权发现了不正常:机器转速从980猛降到700.检查发现,船舱底部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李承权马上去找大管轮傻龙,但是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

    刘贵夺正在给大家安排行动,分配任务,他镇定自若的指挥着。正在这个时候,船长李承权喘着粗气破门而入。

    刘贵夺问:“怎么了?”

    李承权说:“船舱进水了,船也失去动力了,现在船只已经开始倾斜。”

    这句话一说出来,便引起了船长室内船员的一阵恐慌,大家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刘贵夺疑惑道:“怎么会这样?”

    李承权说:“海底总阀被打开了。”

    海底总阀只有大管轮傻龙和轮机长温斗知道,温斗已经死了,刘贵夺说肯定是傻龙干的。但是傻龙失踪了。

    算上丁玉民在内,这已经是鲁荣渔2682号上面失踪的第三个人。

    刘贵夺问:“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李承权看了看表,说:“最多半个小时。”

    刘贵夺思考了一会,然后拍了拍手,对大家说:“大家不要乱,按原计划进行!”

    大家纷纷拎着刀离开了船长室,刘贵夺喊了李承权一嗓子:“老李!你留下!”

    李承权回过头问:“怎么了?”

    刘贵夺说:“不算失踪的,我手上现在一共有十多条人命。”

    刘贵夺的意思是让李承权沾点血,不过李承权没听明白,他问道:“什么意思?”

    刘贵夺直接了当,说:“帮我杀个人。”

    李承权疑惑问:“杀谁?”

    包德正在宿舍想着下午造反的问题,此刻天边已经打起了闪电,“轰隆隆”的雷声不久前也传了过来。正在这个时候,姜晓龙来找他。包德问:“什么事情?”

    姜晓龙说:“刘贵夺找你,让你去船长室。”

    包德狐疑道:“他说没说什么事情。”

    姜晓龙摇了摇头,说:“他没跟我说,你去了就这到了。”

    包德点了点头,说:“嗯,你告诉他,我马上就到。”

    姜晓龙走后,包德不断想着刘贵夺找他会有什么事,他左思右想,他认为造反的事情并没有败露,刘贵夺找他一定是有别的事情。不过虽然如此,包德还是带上了刀,以防万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