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六章 拉拢势力
    第三十六章拉拢势力

    刘贵夺本想安静的度过最后这几天,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丁玉民失踪了。

    刘贵夺吃早饭的时候,就没看到丁玉民,后来带人在船上找了三圈,都没有找到,查看救生圈和救生艇,发现一个未少。问大家,大家都说没看到。

    丁玉民的失踪令刘贵夺感到非常意外,他已经沾血,并且刘贵夺很信任他,他没有任何理由逃跑。又何况大海茫茫,能逃到哪里去呢。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人杀害了。刘贵夺敏锐的推断,最有犯罪动机的就是包德。

    午饭前,刘贵夺派人去找包德,两分钟后,包德来到了船长室。刘贵夺和他胡扯了几句之后,便切入了正题,刘贵夺问:“你昨天最后一次看见丁玉民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啥不对劲的地方?”

    包德想了想,说:“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吃晚饭的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那桌,和刘成建一桌。吃完饭我就回宿舍了,再没看见他。也没感觉有什么异常。”

    这是一场性命攸关的对话。包德不能说错一句话。

    刘贵夺点了点头说:“哦,这样啊。那你听没听说船上谁和丁玉民有仇?”

    包德知道,这个问题十分凶险,假如一般人杀了丁玉民,一定会胡乱编造出和丁玉民有仇的船员,让那个船员当替罪羊。而问题就在这,刘贵夺很有可能明知道丁玉民和其他人没什么仇,而故意问这个问题,好让包德上套。

    包德自然不会上套,他摇头说:“没听说老丁和别人有什么仇。”

    刘贵夺疑惑说:“那太奇怪了,大活人凭空消失了,就像变戏法一样。”

    包德想要说什么话,可是张开嘴话还没说出来,先打了一个哈欠,睡意弥漫在空气中,让气氛多了几分倦怠。

    刘贵夺关切的问:“怎么?昨天晚上没睡好?”

    包德摇了摇头,说:“也不是,就是有点落枕了。”

    刘贵夺点了点头,拍了拍包德的后背,说:“过两天就好了,上了岸,我们就可以睡安稳觉了。”

    包德附和着点了点头,说:“嗯,是啊。”

    刘贵夺摆了摆手,说:“行,没事你回去吧,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打听打听丁玉民。”

    包德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刚走出门口,刘贵夺又喊住了他:“喂!”

    包德转过了头,疑问道:“咋了?”

    刘贵夺随即摆了摆手,说:“没什么。”

    包德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

    包德很是捏了一把冷汗,回到宿舍后,他反复回忆刚才的对话,确认没什么漏洞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包宝成看包德神情紧张,于是走上前去问:“想什么呢?”

    包德摇了摇头,说:“造反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包宝成惊诧问:“怎么了?”

    包德用手一拍窗户,语气中带点狠毒,说:“我感觉刘贵夺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包宝成信心满满的说:“那下午我们就动手,杀他个措手不及!”

    包德说:“你说那根本行不通,早就告诉过你做事多动脑,你我加上双喜和戴福顺,一共才四个人,小胳膊能拧过大腿?”

    包宝成问:“那你说怎么办?”

    包德皱着眉想了想,说:“只有我们四个肯定不行,我们要尽快的拉拢中间力量,壮大我们的队伍。”

    包宝成说:“好。”

    包德决定从单国喜和邱荣华下手,包德找到两人的时候,两人正在睡午觉,包德喊醒了他俩。单国喜问:“怎么了?”

    包德指着窗外说:“出去说,这里说话不方便。”

    单国喜和邱荣华爬下了床,迷迷糊糊的跟着包德来到了甲板。甲板上开阔了许多,放眼望去,海天一色,碧波万里。

    包德递给邱荣华和单国喜两根烟,两人接过烟,点上了。包德也自己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邱荣华问:“咋了?”

    包德深吸一口烟,从鼻孔喷出了烟雾,包德说:“你俩家里都打过来钱了知道不?”

    单国喜和邱荣华纷纷摇头,表示没听说。

    包德说:“知道为什么不告诉你俩吗?现在一共收到了二十笔钱,一共十万多,刘贵夺没和任何人说,他打算独吞”

    单国喜问:“独吞之后我们去日本用什么?”

    邱荣华说:“那还不简单,还有船上的鱿鱼呢,能卖二百多万呢,还不够我们这二十来人吃住?”

    包德问:“他告诉你们船上的货只能卖二百多万?”

    邱荣华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包德吐了一口烟,说:“他放屁!船上的鱿鱼最少卖一千多万,他是为了自己独吞,所以才少告诉你们。”

    邱荣华说:“不会吧?”

    单国喜说:“那我们到了日本怎么办?”

    包德说:“你俩还想去日本?”

    单国喜看着包德那张布满沧桑的脸,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贵夺说:“你们现在就是提线木偶,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你们这么懦弱下去,恐怕性命也要不保了。你们都是聪明人,我也就不卖关子了。刘贵夺跟我说,只能带沾过血的人上岸,这样才不会出现意外。”

    单国喜和邱荣军互相看了一眼,两人是船上少有的未沾血的船员,单国喜急切的问:“那没沾血的呢?”

    包德掸了掸烟灰,说:“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捅死之后扔大海里,一种是直接扔大海里。”

    单国喜和邱荣华的内心都有些慌乱了,俩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包德提议说:“我打算劫船,就这两天,你俩加不加入?”

    单国喜说:“这……让我俩考虑考虑。”

    包德说掐灭了烟,说:“没时间考虑了!你俩到底加不加入?现在已经有十多人加入了,干掉刘贵夺,我们就不去日本了,分了钱之后各回各家。你们也想家了吧?”

    单国喜和邱荣华都想起了各自的家人,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们了,要是真去了日本,少说也要再熬上两年。最后,两人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转眼时间到了下午,大约四点多的时候,灰蒙蒙的天空下起了小雨,细细的雨滴拍打在海边上,翻不起波涛,也激不起涟漪。

    傻龙看着窗外,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过了一会竟然哭了起来。

    宋国春看到了,于是上前拍了拍傻龙的肩膀,傻龙回头一看是宋国春,于是带着哭腔问:“有事啊?”

    宋国春问:“你怎么了?”

    傻龙摇了摇头,说:“我没怎么。”

    宋国春问:“没怎么你哭什么?”

    傻龙哭着说:“我就是有点舍不得,海那么蓝,天那么高,我想一直活着,活到老。”

    宋国春安慰傻龙说:“谁也没逼你死,你说这话干嘛?”

    傻龙对宋国春说:“老宋大哥,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也没什么能报答你的。”

    宋国春问:“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尽说些不着边的话。”

    又过了一会儿,雨势渐渐大些了,傻龙又说:“我想我爹了。”

    宋国春问:“谁不想啊,我也想我家人了,我爹我妈我媳妇,不过不要紧,两年很快的,回国就能看到了。”

    傻龙说:“好羡慕你,我爹已经死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宋国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叹了一口气,流露出一种同情。

    傻龙说:“我听说人死了之后,就能在天上和亲人重逢,永远也不分开,是真的吗?”

    宋国春说:“当然是真的,坏人下地狱,好人上天堂,天堂什么都有,那里人与人之间友善互助,互相爱戴。在那里我们永远和亲人呆在一起。”

    傻龙问:“那我算是好人吗?”

    宋国春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嗯,算是好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