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三章 分歧
    第三十三章分歧

    那天下午包德回到宿舍之后,仍然在想着李承权加入队伍的事情,这令包德很不服气。包宝成看见包德一个人握着拳站在窗口赌气,便上前拍了拍包德的肩膀,道:“哥,还生气呢?”

    包德说:“他妈的,我就是想不通!”

    包宝成问:“想不通什么?”

    包德咬牙切齿说:“李承权这种小人都能得到刘贵夺信任,他到了日本一定把我们全供出去,我为全船兄弟的前程堪忧!”

    包宝成说:“刘贵夺不是说他有办法解决么,让他去解决好了。”

    包德说:“我看他怎么解决!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大家上船都是一样,都是大老粗,他要真有那个头脑,怎么不去念大学,还跑到这里干什么。”

    包宝成说:“那你的意思是?”

    包德目露凶光,说:“把李承权杀了,以绝后患。”

    包宝成说:“哥,他现在可是刘贵夺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

    包德想了想,说:“我必须去找刘贵夺谈谈!”

    说完,包德便离开了宿舍,“啪!”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

    包德找到刘贵夺的时候,刘贵夺正在甲板远望,刘贵夺思念着自己的女朋友,此去日本,恐怕又要两三年,刘贵夺还没想好怎么跟美玉交代。

    刘贵夺看包德疾驰而来,刘贵夺中午的气还没消,于是便没好气的问:“你怎么来了?”

    包德说:“和你说点事儿。”

    刘贵夺说:“是李承权的事吧?”

    包德点了点头。包德问刘贵夺:“你忘了李承权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了吗?在这个甲板上,他们把你围成一圈。他用刀豁开你的手掌取出鱼钩,这些你忘了吗?”

    刘贵夺点了一根烟,说:“我不会记恨我的敌人,我只知道现在他能帮得到我。”

    包德脱下了上衣,背后的伤痕,胸前的淤青,都是一个月前打渔的时候,被李承权殴打的,刘贵夺虽然想到包德曾被李承权欺辱,但是还是没有料到他受的伤竟然这么重。

    包德指着自己胸前的一块淤青说:“就因为我打渔的时候和他顶了两句嘴,他就用棍子打我,像打一条狗一样。我后背的伤还有很多,我无法原谅那个老东西。”

    刘贵夺说:“那你想怎么办?我给你一个棍子,你去打他去吧,打个够!包德,我问你,一条狗咬了你一口,你会不会咬它一口?”

    包德说:“这一码不对一码。”

    刘贵夺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包德瞪着眼睛看着刘贵夺说:“刘贵夺,我觉得你现在信任李承权,胜过信任我们。”

    刘贵夺深吸了一口烟,望着大海陷入了沉默,包德看刘贵夺不再说话,只当他是默认,包德甩手离开了。

    海面出奇的平静,几只海鸥掠过海面寻找食物,但是一无所获。海面上刮来的微风不但无法让包德感到凉爽,反而生出一股寒意。

    包德回到宿舍后,包宝成问他:“刘贵夺怎么说?”

    包德说:“现在已经无需征求他的同意了。”

    包宝成感到害怕,说:“你可不能杀他,杀了刘贵夺的人,我们就彻底闹翻了。”

    包德说:“我不会杀了李承权的,但是最起码教训他一下,让他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点代价。顺便提醒他不要自我膨胀。”

    包宝成反对说:“刘贵夺恐怕不会同意的。”

    包德说:“你以为刘贵夺一点都不恨他吗?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刘贵夺现在用得着他,要不是他会开船,上次杀温斗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我们只是做了刘贵夺想做,但是又不能做的事情。”

    包宝成想了想,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于是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包德说:“现在他在驾驶室,我们没法下手,明天轮到大副掌舵的时候,我们再收拾他,狠狠的收拾他。”

    包宝成想了想,说:“好吧。”

    第二天,李承权吃完了早饭,喝了一碗水,他好久没有吃的这么饱了,自从温斗死后,他几乎吃不下东西。李承权吃完早饭,去上了个厕所,从厕所出来,便看到戴福顺,双喜都在厕所门口等着。

    李承权打招呼说:“你俩也来上厕所啊。”

    戴福顺和双喜看了他一眼,戴福顺没好气的说:“你哪那么多废话!”

    李承权无故被骂了一句,心中忿忿不平,扭头就走,走到水房门口的时候,从水房里面窜出两个人,正是包德和包宝成,两人都拿着棍子。包德和包宝成正好挡住李承权的去路。

    李承权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连忙赔笑道:“老包,你这是干什么?”

    包德说:“也没什么,我就是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答对了,就放你一马。”

    李承权问:“什么问题?”

    包德说:“从前在一片大森林里,有一群猩猩,其中有一个黑猩猩是老大,可是他经常欺负底下的小猩猩,后来小猩猩翻身做了主人,如果你是小猩猩,你第一件事情做的是什么?”

    李承权说:“那就收拾黑猩猩一顿,让他长点记性。”话音刚落,李承权就觉得事情蹊跷,可是已经晚了。

    包德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们逼你。”说完,包德冲不远处的双喜和戴福顺使了眼色,两人都从背后拿出棒子,一步步向李承权走了过去。

    李承权顿时心底有点发慌,连声求饶。包德指着水房对李承权说:“进去吧!”

    李承权束手无策,只好乖乖的往水房里走,还没能完全走进去,后背便被人踹了一脚,踹趴下在地上。

    李承权求饶说:“老包,老包,我错了,我向你们道歉……”

    包德关上了水房的门,说:“现在道歉啊,晚了!”说完包德举起棍子朝李承权就打,打完之后,包德问李承权:“我打你你服不服?”

    李承权连声道:“服,服。”

    “我这辈子最瞧不起没骨气的男人。”包德转过头对其余三人说:“给我狠狠打!让他知道知道轻重!”说完,包德扭头就走了。

    包宝成,戴福顺和双喜拎着棍子一点点向李承权逼近,李承权想喊,但是又不敢喊,因为他明白,此时的喊叫只会招来更狠毒的殴打。

    包宝成当然不会把李承权打死,但是的的确确让他尝到了苦头,暴打了李承权一通后,三人一齐离开了。只留下李承权一人蜷缩在阴冷潮湿的水房里,坏了的水龙头依然一滴一滴往下滴着水。

    李承权被打一事的确让很多船员感到大快人心,但是刘贵夺感觉到的却更多是愤怒。两人的矛盾就像是已经拉好引线的炸药,随时有可能爆发。

    刘贵夺找到了自己的亲信,来自黑龙江的丁玉民。丁玉民问:“刘哥,找我什么事?”

    刘贵夺说:“有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办妥。”

    丁玉民说:“刘哥尽管说。”

    刘贵夺说:“你帮我盯着点包德他们,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向我汇报。一定要盯住,千万不能疏忽。”

    丁玉民说:“是!”

    刘贵夺说:“你可以暗中监视他们,但是不要让他们发现,不然很麻烦。”

    丁玉民问:“既然刘哥怀疑包德,为什么不直接下手把他们杀了,反正死了这么多人,也不差这几条人命,省的养虎为患。”

    刘贵夺斥责丁玉民道:“杀杀杀!你当我杀人狂啊!”

    面对刘贵夺的斥责,丁玉民只好沉默。刘贵夺说:“行了,你走吧,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事情。记住,做事情先动脑筋,后动手。”

    丁玉民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丁玉民离开后,刘贵夺又点上了一支烟,舒缓紧张的神经,烟,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