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二章 倒戈
    第三十二章倒戈

    古往今来的革命者总是避免不了四同的结局,同舟共济,同生共死,同床异梦,同室操戈。在鲁荣渔2682号上面也毫不例外。

    事情的起因又是因为李承权。这天李承权在舵楼来回踱步,自从温斗死后,他越发的担心。他害怕自己会遭到同样的报复,船上的大多数人与他都有仇,李承权总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这让李承权无法安心度过在船上的每一个夜晚。

    李承权找到好友崔勇和段志芳,当时两人正在宿舍打牌,三人曾经都是管理层的成员,李承权进屋便说:“哟,打牌呢。”

    崔勇和段志芳无言的点了点头。

    李承权说:“找你俩商量点事儿。”

    崔勇问:“什么事?”

    李承权说:“船上死人的事儿,你俩怎么看?”

    段志芳害怕船长是来找他合谋“造反”的,于是说:“还能怎么看?死都死了。反正和我无关,再有一个月船就回国了,到时候大家各奔东西。”

    李承权笑了笑,说:“只怕你等不到那一天了。”

    段志芳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承权说:“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段志芳说:“你有话直说,别咬文嚼字的,我们都是大老粗,听不懂。”

    李承权说:“船上原来三伙人,黑龙江的和内蒙现在联手了,大连的基本都被杀了,活着的只有我们三个。你俩认为刘贵夺会放过我们?摆在我们面前只有三条路,反抗,投降,或者死。”

    崔勇问:“你找我们是为了要造反吧?”

    李承权说:“恰恰相反。我是来找你们一起去投降的。”

    崔勇问:“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李承权说:“可以换一条命,你俩看着办,反正我是这么打算了。”

    崔勇和段志芳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都点了点头,说愿意和李承权一起投降,但是要李承权出面商谈,李承权也欣然答应了下来。

    李承权走后,段志芳对崔勇说:“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崔勇问:“怎么了?”

    段志芳说:“他投降就去好了,为什么非要拉上我们俩?”

    崔勇拍了拍段志芳的肩膀说:“这还不简单,你想啊,他以前怎么对刘贵夺和包德的?他得罪多少人?如果他一个人去投降,八成不会被答应,但拉上咱俩,就不好说了。”

    段志芳暗自在心中点了点头。

    李承权并没有去找刘贵夺,而是找到了姜晓龙,一来李承权认为姜晓龙在刘贵夺面前说得上话,二来李承权从前对姜晓龙不错,两人之间没有矛盾。

    彼时姜晓龙正在持刀走岗,看见李承权对面走了过来。李承权对姜晓龙说:“老姜,忙呢?”

    想起刘贵夺的叮嘱,姜晓龙顿时提高了警惕,说:“还行,不忙,有事啊?”

    李承权递给老姜一包烟,说:“抽个烟,休息休息。”

    姜晓龙把烟推了回去,说:“有事说事儿,烟就算了。”

    李承权说:“你知不知道刘贵夺为什么要杀温斗他们?”

    姜晓龙说:“他们想造反。”

    李承权说:“是么,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只是在清算。我们做管理的,以前对大家都不太好,这我也知道。但是都是工作需要嘛,希望老姜别往心里去。”

    姜晓龙说:“我不往心里去,你到底要说什么?”

    打了半天的太极,李承权这才说出此行的目的,他说:“我和崔勇段志芳,想加入你们,希望你帮我向刘贵夺介绍介绍,说两句好话。”

    姜晓龙叹了口气,绝望的说:“找我干啥啊,我自己还不知道活到哪一天呢。”

    李承权说:“你别这么说啊,老姜,我们可全指望你了,你可不能看着我们不管啊!不行的话,我给你跪下……”说着李承权就真要往下跪。

    姜晓龙连忙扶起了李承权,说:“不是我不管,我真是管不了,他现在是谁都不信任,你必须亲自找他说。”

    李承权想了想,觉得姜晓龙不是在推辞,于是点了点头就走了。李承权想,看来我真的要去找刘贵夺亲自去说了。

    这天下午,刘贵夺正在船长室沉思,在杀人之前他就知道,回国已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万一出点什么差错,说不定性命就要送上法庭。但是不回国,刘贵夺又不知道去哪,他不禁感叹,天大地大,竟然没有我容身之地。

    李承权在刘贵夺的门口绕了好几圈,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船长室的门,刘贵夺在屋里听见敲门声,说了一声:“进吧。”

    看李承权走了进来,刘贵夺问:“你不去驾驶室盯着,跑我这来干什么?”

    李承权说:“驾驶室有大副在那,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刘贵夺问:“什么事情?”

    李承权说:“我,段志芳还有崔勇,想加入你们。”

    刘贵夺决心拿李承权一把,于是说:“那也不是你想加入就能加入的,你有什么诚意,你加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李承权凑过来说:“我能解决你现在最闹心的一件事。”

    刘贵夺说:“那你说说看。”

    李承权说:“现在死了这么多人,回国你是别想了,唯一的指望就是逃到外国去。我有亲戚在日本做生意,到时候我们可以去日本,他能帮我们把船上的货脱手。”

    刘贵夺点了点头,说:“很好,你这条建议很不错,为我们做了大贡献。”

    李承权试探道:“那我可以加入了?”

    刘贵夺摇了摇头说:“不行。”

    李承权问:“为什么?”

    刘贵夺说:“要怪就怪你自己当初得罪的人太多,你这纯属的报应。从前你对大家非打即骂,你知道多少人痛恨你?现在你要临阵倒戈,我必须开个会,听听大家的意思。”

    李承权连连点头,说:“好,好。”

    刘贵夺把同伙十多人都叫到了食堂,大家纷纷七嘴八舌的商量着到底什么事,有人说又要杀人了,也有人说找大家商量事情。

    包宝成问包德:“你说刘贵夺找大家到底什么事?”

    包德说:“一会儿就知道了,现在我也猜不准他。”

    在大家紧张的目光中,刘贵夺和李承权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李承权的出现再次引起一番躁动。待大家安静下来,刘贵夺说:“今天找大家来,是有事情让大家出出主意。”

    几乎没有人敢接茬,大家都看着刘贵夺。

    刘贵夺看大家没动静,便接着说:“船长说他要加入我们,我找大家开个会讨论讨论。他说他有亲戚在日本,可以帮我们逃到日本去。”

    一听说要去日本,大家又是一阵喧哗。

    包德拍案而起,说:“我不同意!”

    大家纷纷望向包德这个队伍里的二号人物,包德干咳了一声,接着说:“李承权这个老狐狸,说不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船靠了日本岸,他能把我们都供出去!”

    底下一阵讨论,甚至还有些赞同声。

    刘贵夺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有办法让他不敢供我们出去。我知道大家不愿意去日本,但是没办法,船上死了人,谁都不想进监狱,这也是无奈之举。在日本把货卖了,能换个五百多万,大伙一分,在日本避避风头,风头过了就回国,到时候手里的钱比原定工资只多不少。”

    刘成建帮腔说:“刘哥说得对!船长加入对我们有好处。”

    包德站起来指着李承权的鼻子说:“这个老东西,他当初如何压榨我们的,难道大家都忘了吗?他对我们拳打脚踢,稍有一句不字,就是更恶毒的暴打。他和那个黑心公司分明是一伙的,现在温斗死了,他知道怕了。我说不能让他加入!”

    有的人激动的说:“对!老包说的对!”

    有人说:“不能让他加入!”

    刘贵夺一拍桌子:“包德!你给我坐下!”

    包德看了刘贵夺一眼,不情愿的坐下了。刘贵夺说:“既然大家争执不下,那这个事情就由我来做决定了。我说船长和崔勇段志芳,现在是我们的人了。”

    包德反对说:“不行!”

    刘贵夺说:“现在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包德把手一摆,说:“那你还找大家商量什么,干脆自己决定了算了!”说完包德甩袖子就走了,包宝成还有双喜戴福顺一看包德走了,也跟着走了。

    一时间食堂里鸦雀无声,气氛变得很紧张。

    刘贵夺强压住怒火,说:“散会!”

    大家这才纷纷起身,离开了食堂。李承权终于松了一口气,刘贵夺心中的怒火却依然没有消散,他一把掀翻了一个桌子,然后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