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一章 马玉超的崩溃
    第三十一章马玉超的崩溃

    夜色的大幕很快拉下了,惨白的月光照在刚刚被鲜血洗礼过的甲板上。这一晚,十二人大宿舍里的马玉超注定无眠,他亲眼目睹了二副王永波被疯狂的砍杀,他仿佛还能闻到鲜血的腥味。马玉超知道,被喊出去的刘刚和王鹏,也都是这样被杀死的。

    马玉超找到了刘贵夺,刘贵夺正在船长室发呆,看到马玉超来了,便问:“怎么了?”

    马玉超开门见山道:“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

    刘贵夺毫不犹豫的说:“因为他们要造反。”

    马玉超问:“你有证据?”

    刘贵夺摇了摇头,说:“没有。”

    马玉超说:“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认为他们要造反?”

    刘贵夺说:“凭借我的直觉。”

    马玉超说:“你的直觉并不足以成为杀死九个人的依据,你是在滥杀无辜。”

    刘贵夺问:“这又是你的大学政治老师教你的?”

    马玉超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不是。”

    刘贵夺说:“我们来做个假设,你的家在山脚下,你去山上采蘑菇,本来你打算采满满一筐蘑菇再摘点野菜,好回家和女朋友一起涮火锅。可是,还没等采到蘑菇,你却遇见了一头野猪,那头野猪长着长长的獠牙,看起来很凶猛,随时有可能攻击你。而你的手中有一把猎枪,你会怎么做?”

    马玉超说:“开枪把野猪打死。”

    刘贵夺马上问:“为什么?”

    马玉超说:“因为它要攻击我。”

    刘贵夺问:“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那头野猪要攻击你?”

    马玉超沉默了好久,然后说:“这一码不对一码,人是人,猪是猪,怎么能混为一谈?”

    刘贵夺说:“不能混为一谈?人是生命,动物不是生命?人不是动物变的吗?对,你可以找宋国春来,他会告诉你,人是上帝创造的。”

    马玉超说:“杀猪不犯法,杀人可是犯法的。”

    刘贵夺说:“你知道为什么杀猪不犯法吗?这就叫弱肉强食,法律都是给强者制定的。让我告诉你人和猪有什么区别吧,人虽然没有獠牙,但是要比野猪更加凶狠。人会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罪恶的行径找借口。你看那美国总统,他是全世界最大的军火贩子,他卖出去的军火杀死的人数以百万计。你知道我和他有什么不同吗?他会一边倒卖军火,一边说世界需要和平,而我不会。”

    马玉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感到无力反驳。马玉超觉得,眼前这个刘贵夺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好哥们了。看着刘贵夺的眼睛,马玉超感到害怕。

    刘贵夺似乎看出了马玉超的害怕,他拍了拍马玉超的肩膀,说:“你不要害怕,有我在,没有人会杀你。”

    这句话让马玉超感到不寒而栗。

    当晚,十二人大宿舍里只剩下了马玉超和段志芳,马玉超斜躺在床铺上,段志芳则卷起了被褥。马玉超问:“志芳,你这是干什么?”

    段志芳一边卷被褥一边说:“不行,这屋没法呆人了,我打算去老项那屋打地铺。”说完抱起被褥就要走。

    马玉超说:“你先别走,我挺害怕的,你陪我聊会天。”

    段志芳说:“那好吧。”说完段志芳放下了被褥,坐到了马玉超的床上。

    马玉超问段志芳:“你知不知道今天一共死了九个人?”

    段志芳说:“当然了,全都知道了。”

    马玉超问:“大家都什么反应?”

    段志芳说:“不光你,大家都挺害怕的。”

    马玉超指着宿舍中间的一片空地,说:“今天他们就在那个地方割开了王永波的肚子,肠子都流出来了,当时我想喊,但是发不出声音,血的颜色红彤彤的……”

    段志芳打断了马玉超的话:“行了!别说了,怪瘆人的。你别想这些事情了,转移转移注意力,想点别的。”

    马玉超问:“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件事,赶都赶不走。”

    段志芳说:“那你就哼哼歌,我以前一害怕就哼歌,哼着哼着就把害怕的事情给忘了,你也试试。”

    马玉超突然说:“你听!”

    段志芳狐疑道:“听什么?”

    马玉超说:“你没听到吗,这个房间里有一股哀嚎的声音。”

    段志芳吓得一个激灵,他说:“拉倒吧!你快别吓唬我了,我们俩还是聊点别的。这样,我给你讲几个笑话吧。”

    马玉超说:“好。”

    段志芳接连讲了好几个笑话,可是马玉超都没有笑。过了一会,段志芳执意要走,马玉超阻拦不过,只好任由他离开。段志芳临走对马玉超说:“你快睡吧,睡着了就不害怕了。”

    可是马玉超根本睡不着,他不仅记得王永波的死相,还记得自己曾给这只杀人队伍提供过重要的帮助。这一晚,陷入崩溃的马玉超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段志芳后来回忆说:“第二天早晨,我没看见马玉超来吃早饭,于是我就去宿舍找他,不过宿舍里根本没人,掀开马玉超的被子,里面只有一个枕头。”

    刘贵夺带人在船上找了三圈,还是没有找到马玉超。刘贵夺查看救生圈救生衣,发现一件未少,马玉超留下了一本日记,后被刘贵夺扔进大海。

    姜晓龙感到有些害怕,因为他发现原本不在黑名单上的人,也在他的面前被杀或跳海。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姜晓龙正在发呆。黄金波喊道:“喂!”

    姜晓龙迷迷糊糊的问:“怎么了?”

    黄金波问:“想什么事情呢这么投入?”

    姜晓龙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什么。”

    又沉默了一段时间,姜晓龙放下了他手中的筷子,他问黄金波:“刘贵夺为什么要杀吴国志他们?”

    黄金波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也没人跟我商量过。”

    姜晓龙又问:“马玉超是怎么失踪的?”

    黄金波说:“刘贵夺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你问这个干嘛?”

    姜晓龙说:“算上马玉超一共可就死了十一个人了,我们船上原来三十三个人,这才半个月,死了三分之一。”

    黄金波说:“切,死多少人能咋地,反正我们手上已经有人命了,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也不少。咋了?怕了?”

    姜晓龙一拍桌子,道:“我他妈啥时候怕过,我就是心里不得劲。”

    早饭过后,太阳彻底的从海平面跃起了,新的一天正式开始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仍旧活在昨天的阴影中。姜晓龙吃过早饭,去上厕所,经过水房的时候,看见冯兴艳在洗衣服。

    姜晓龙走过去,打招呼说:“老冯,洗衣服呢?”

    冯兴艳点了点头,说:“嗯。”

    姜晓龙问:“怎么突然想起洗衣服来了?”

    冯兴艳说:“昨天杀人的时候,衣服上溅上了一滴血,我都洗了半天,还没洗掉。”

    姜晓龙说:“我看看。”

    冯兴艳亮出水盆中的衣服,那件衣服是灰色的,但是已经洗的发白了,别说是血滴,就连一滴油迹都看不见。

    姜晓龙问:“这哪来的血迹?”

    冯兴艳指着衣领处说:“在这。”

    姜晓龙皱着眉看了半天,还是没有看到,他说:“冯兴艳,你别洗了。”

    冯兴艳就像是没听到似的,依然在疯狂的洗衣服,很用力。姜晓龙上前阻拦,最终抱住了冯兴艳。

    姜晓龙指着水盆里的衣服说:“那滴血洗不掉的,它不在这。”

    姜晓龙又指了指冯兴艳的心窝说:“在这。”

    冯兴艳蹲在地上痛哭流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