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十章 沾血仪式
    第三十章沾血仪式

    刘贵夺带着包德等人走在长长的走廊里,脚步的回声都听得清清楚楚,一群人拎着沾血的刀,默默的前行,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

    刘贵夺一伙人从三楼找到底层舱室,都没有找到王鹏,底层舱室里堆积着一人高的货物,刘贵夺站在货物前方的空地,他皱着眉头说:“哪去了呢?”

    包德在一旁说:“肯定是畏罪跳海了。”

    刘贵夺说:“不可能,一定是哪里疏忽了。”

    包德反问道:“那你说哪去了,这船上就这么大点地方。”

    刘贵夺指挥道:“你带着宝成去厨房和食堂,姜晓龙和黄金波你俩去冷冻室,戴福顺和双喜去大宿舍再找一遍,冯兴艳和梅林盛去四人宿舍,今天必须把他揪出来!”

    大家纷纷点了点头,然后分头走了。

    刘贵夺站在底层舱室,一只老鼠从堆积的货物的缝隙中爬了出来,刘贵夺看着爬出的老鼠,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把刀放在角落,走到堆积的货物前,开始挪动木箱。挪动到一半的时候,一把刀从货物后面向刘贵夺刺了出来,刘贵夺冷不防被捅了一刀,正中肩膀。

    刘贵夺抬头一看,正是姜树涛,刘贵夺中了一刀之后,踉跄着后退,姜树涛步步紧逼,姜树涛有些发狂,他说:“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说完,姜树涛举起一个木箱,朝刘贵夺砸去,刘贵夺翻身躲闪,可惜没有躲开,这个木箱正正好好的砸在他的身上,他接连吐了两口鲜血。

    刘贵夺后退到了墙角,想要捡起墙角的刀,眼看就要拿到的时候,却被姜树涛一脚踹倒在地。刘贵夺倒在地上几乎无力爬起,姜树涛拿起墙角的刀,问道:“你是要拿这个吗?”

    刘贵夺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少有的闪过一丝惊恐。

    说罢,姜树涛用刀向刘贵夺砍去,刘贵夺翻身躲过,姜树涛说:“杀了你,一切就都结束了!”说完便高高的举起了刀。可还未等这一刀砍下,刘贵夺便用脚将姜树涛勾倒了。姜树涛倒在地上,还未等再次站起,刘贵夺便爬到了他的身上,刘贵夺骑在姜树涛的身上,他顺手抄起一块佛头石雕,重重的朝姜树涛砸去,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姜树涛的眼睛已经被砸烂了,脑壳也去了半边,佛头依然挂着慈悲的笑容,只是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包德和包宝成赶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刘贵夺满脸鲜血的蹲在地上抽烟,旁边倒着的是姜树涛的尸体。包德感到非常惊讶。

    刘贵夺看见包德来了,淡淡的说了句:“把他扔海里吧!”说完掐灭了烟,捂着肩膀踉跄着走了。

    刘贵夺来到了水房,他脱光了衣服,用冷水清洗着伤口,水管的水从肩膀冲下,流到地上的时候,已经是血水了,海水中有盐分,对伤口有刺激,刘贵夺感到疼痛难忍。只是相对于死亡的恐惧来说,这点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

    清洗完伤口,刘贵夺用纱布包上了肩膀,然后躺在了船长室的床上,看着天边的一朵云,慢慢的飘走。

    晚饭的时候,吴国志发现人少了许多,于是就问冯兴艳:“老冯,人都哪去了?”

    冯兴艳把手比在脖子下面,做了一个杀的手势。吴国志立即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吴国志问:“几个?”

    冯兴艳回答:“六个。”

    吴国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问冯兴艳:“你动手了?”

    冯兴艳说:“没有,我哪能杀人啊。爱谁死谁死,反正和咱俩无关。”

    吴国志说:“那就好,最好别趟这趟浑水。这么杀下去,不用回国就全都死光了。”

    冯兴艳劝说吴国志说:“要不你也加入我们吧,你和温斗走的那么近,省的到时候惹得刘贵夺怀疑你。”

    吴国志说:“老温刚死,过两天再说吧。”

    冯兴艳说:“也好。”

    吃完饭,吴国志和冯兴艳勾肩搭背的回宿舍了,两人还讲着荤段子,互相调侃。

    晚饭刘贵夺一点都没有吃好,他只想喝口土豆丝汤,但是汤匙端到嘴边又放下了,一方面伤口的疼痛让他没有食欲,另一方面他感到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需要彻底做个了断。

    晚饭过后,包德在宿舍和包宝成蹲着下象棋,两人正杀到难舍难分的时候,忽然宿舍门被推开了,包宝成转过头一看,是刘贵夺。包宝成连忙喊包德:“哥!”

    包德也转过头,一看刘贵夺来了,便问:“怎么了?”

    刘贵夺冲包德使了眼色:“我们出去说,有重要的事情。”

    包德说:“就在这说吧,宝成也不是外人。”

    刘贵夺想了想,点了点头,说:“好吧!”说完走了过去,刘贵夺也蹲了下来,对包德伸出三根手指说:“还有三个人没有杀。”

    包德问:“谁?”

    刘贵夺掰手指说:“薄福军,陈国军,吴国志,这三个人和温斗都有密切的关系。”

    包德犹豫说:“我看就不必了吧。”

    刘贵夺说:“不行,一定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包德说:“可是,他们不过是温斗身边小卒而已,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刘贵夺摇了摇头,他拿起包德一颗马前卒说:“那也说不一定,过河的小卒顶大车。”

    包德想了想,说:“什么时候办?”

    刘贵夺说:“现在。不过不用你们动手,我自有安排。”

    包德和包宝成放下了象棋,纷纷从床底抽出刀,和刘贵夺一起走了。刘贵夺又找了姜晓龙黄金波等嫡系。到了甲板之后,刘贵夺对大家说:“把那三个人押上来!”

    包德带着大家转身走了,首先来到十二人大宿舍,陈国军和薄福军正在聊天,内容无非是今天下午那次大清洗。看见包德带人来了,两人都有点慌。包德说:“跟我们去甲板,刘贵夺找你俩商量点事。”

    陈国军和薄福军没有反抗,跟着包德走了。接着包德来到了六人宿舍,包德找到吴国志,并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吴国志当即说:“我不走!”

    包德把刀架在吴国志的脖子上,说:“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吴国志扭过头向冯兴艳求救:“老冯!你们是一伙的,你帮我求求情啊!”

    冯兴艳亲眼看着吴国志被拉走,他没有敢说一句话,吴国志临走还不停的喊着:“老冯!老冯!救我……”

    夕阳眼看就要落下,血一般的残霞倒映在海面上,鲁荣渔2682号甲板下的海面上游着两条鲨鱼,那两条鲨鱼已经一个月没有进食了,今天下午的那六具尸体救了它们俩一命。显然,这两条鲨鱼已经把这条船当做了移动的食堂,它们的晚饭马上就要来了。

    薄福军,陈国军,吴国志,三人依次排在船头,像是待宰的羔羊。甲板后方姜晓龙,黄金波,包德,包宝成,刘成建五人拎着刀站成一排,像是训练有素的侩子手。

    刘贵夺拎着刀走向了那三人,刘贵夺问薄福军:“你有银行卡吗?”

    薄福军连忙说:“有!有有有!”

    说完薄福军从兜里掏出一张农行银行卡,刘贵夺接过银行卡,然后把银行卡揣进了兜里,刘贵夺说:“里面有多少钱?”

    薄福军说:“只有两千多块。”

    刘贵夺说:“密码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两千多块买一条命,很便宜了。”

    薄福军连忙说:“密码是我的生日,我是八五年十二月十八生的,密码是851218。”

    刘贵夺点了点头,又问:“你有孩子吗?”

    薄福军说:“没有。怎么了?”

    刘贵夺叹了一口气,说:“你是独生子?”

    薄福军说:“嗯,怎么了?”

    刘贵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太可惜了,你家要绝后了。”说完,一刀扎进薄福军的胸膛,这一刀力道极大,从前胸刺入,由后背透出,就像穿糖葫芦一样。

    刘贵夺的面部有些抽搐,他用力拔出刀,薄福军当即倒在了甲板上,刘贵夺一脚把他踹下了甲板。

    接下来轮到陈国军和吴国志,刘贵夺让黄金波去找梅林盛和冯兴艳,刘贵夺想让这两个新人手上沾点血。梅林盛和冯兴艳很快被黄金波带出来了,黄金波说:“老大,人来了。”

    刘贵夺递给梅林盛一把刀,梅林盛疑惑道:“这是?”

    刘贵夺对梅林盛说:“陈国军要造反,把他弄了!”

    梅林盛点了点头,拿着刀走到陈国军面前,对着陈国军就是一刀,陈国军爬到刘贵夺脚边,拉着刘贵夺的大腿哀嚎道:“刘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刘哥,饶了我吧……”

    刘贵夺看陈国军挺可怜,于是对梅林盛说:“得了!别捅了。”

    陈国军连连道:“谢谢刘哥,谢谢刘哥……”

    这时,刘贵夺才说出余下的半句话:“直接扔海里吧。”

    梅林盛点了点头,直接把陈国军扔进大海里了,他游了一会便被鲨鱼追上了。事后梅林盛在警局供述说:我和大连帮走得近,如果我当初不主动杀人,恐怕也会被刘贵夺当做大连帮给杀了吧。

    陈国军死后,刘贵夺把目光转向了吴国志,刘贵夺把刀递给冯兴艳,并且说:“把他办了!”

    冯兴艳犹豫道:“这?”

    刘贵夺问:“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冯兴艳接下了刘贵夺手中的刀。甲板一共有七八米长,刘贵夺在甲板后方,吴国志在船头,冯兴艳一步一步走向了吴国志,三人成三点一线。

    走到甲板中间的时候,冯兴艳停住了脚步。冯兴艳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

    “我有个主意,我大表哥是倒腾海鲜的,我们俩不如也跟着他做买卖,投资不大,也没什么风险。”

    “再说了,咱俩什么关系,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拜把子的兄弟。他们,不过是过眼的朋友罢了,下船之后也不会再联系了。

    “大志,你放心,你我兄弟曾在关老爷面前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谁要敢动你,我就跟他拼命。”

    看冯兴艳不往前走了,刘贵夺督促道:“冯兴艳!快上!”

    冯兴艳看了一眼吴国志,又回头看了一眼刘贵夺和他身后持刀而立的五名侩子手,刘贵夺督促到:“上啊!”

    冯兴艳迟疑了大约一分钟,他又扭过头,继续朝吴国志走去。吴国志惊恐道:“老冯,老冯你要干什么?”

    冯兴艳说:“你也看到了,即使我不动手,别人也会杀你。你我兄弟一场,你就算为我做个贡献。”

    吴国志连连摇头道:“我不想死,老冯你不能动手。”

    冯兴艳举起了手中的刀,说:“我还有家人等着我回去,为了我的家人,为了我,你必须死!”

    吴国志连连躲闪:“不!不!我想活,我不想死!”

    冯兴艳手起刀落,一刀砍在吴国志的肩膀上,吴国志指着冯兴艳说:“冯兴艳,你背信弃义,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冯兴艳一咬牙,一刀朝吴国志的肚子刺了进去,直接把肚子刺穿了,冯兴艳拔出刀的时候,血溅了一脸,随后他将吴国志扔进了大海里。

    在不到六个小时里,先后已经有九人丧命,在杀人的人眼中,杀人和杀一条鱿鱼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吴国志被扔进大海后,刘贵夺走过去看,看见一条鲨鱼正在吞食吴国志脑袋,刘贵夺看见,自己倒映在海面上的影子,和鲨鱼重叠在了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