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二十九章 杀戮进行曲
    第二十九章杀戮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黄金波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情平静了许多,他尽量向平常一样走进温斗兄弟所在的四人间。黄金波进来时看见只有温斗温密还有傻龙三人在宿舍,三个人正在“斗地主”。黄金波走进房间后,便道:“玩呢?”

    温斗回过头看见黄金波,应了声:“嗯,玩呢。”

    黄金波说:“行了,别玩了。”

    温斗问:“怎么了?”

    黄金波说:“舵角仪坏了,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温斗放下了手中的牌,并对黄金波说:“你替我抓牌吧。”

    黄金波点了点头,坐到了温斗的位置,开始抓牌,温斗很快走了。

    舵角仪是用来指示船舶舵叶转动方向和角度的仪器,位于驾驶舱左翼。黄金波虽然是刘贵夺的人,但是他是个老好人,无论是和内蒙帮还是和大连帮处的都不错,温斗还把黄金波当做“自己人”,因此温斗并没有起疑。

    温密傻龙还在和黄金波打着扑克,抓玩牌后,黄金波问:“该谁要了?”

    傻龙用手指指着黄金波,黄金波看都不看,就说:“三分!”因为他知道,底牌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掀起底牌,是很小的牌,温密和傻龙还很高兴,黄金波跟着也笑了笑。

    驾驶舱内的刘贵夺听见门口的脚步声,便知道是温斗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冲出去,只有心理变态才会想要亲手杀人,刘贵夺已经是老大,杀人的事自然要交给底下的人去做。温斗先是看了看舵角仪指针显示的角度,发现并没有问题。紧接着又检查了一下内部的零件,也没有什么损耗。检查完了舵角仪,发现并没有故障的时候,温斗才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他仍旧没想到今日是他的死期。

    地主斗到一半时,黄金波已经把所有大牌都扔出去了,此时已经过去十分钟了,温密感觉到了不对劲,问道:“我哥怎么还不回来?”

    黄金波说:“你想他了?”

    温密说:“不是想他,我是担心他,我感觉最近刘贵夺要有动作,他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对。说不定我们也会有危险。”

    黄金波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拿在手里。

    温密看黄金波拿出刀,以为黄金波要保护他,于是说:“不过,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黄金波把牌扔掉,拿着刀站在地上,不时往外看着,他的影子正好照在床上。

    温密说:“对,就这样站在那,看谁他妈敢进来!”

    温斗返回的时候,在二楼走廊看见了包德,包德正在楼梯口抽烟,身旁放着把刀。温斗看了包德一眼,可包德似乎并没有看他,像是在想些什么事情。温斗走到楼梯一半的时候,包德飞身跃下,以迅雷之势往温斗后背刺了一刀,温斗忍着剧痛,往楼梯下跑。

    姜晓龙和刘成建等四人冲入四人间,温密和傻龙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黄金波身上,不过黄金波并没有保护他们,而是把刀架在了傻龙的脖子上。虽然傻龙和温斗走得近,不过刘贵夺并没有打算杀傻龙,因为他是傻子,所以刘贵夺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黄金波是为了让傻龙不要乱动。温密看情况不好,就要跳窗户跑,被姜晓龙一把抓了回来。

    温斗刚跑到一层船舱,他回头看了一眼,包德并没有跟上来,他大大的顺了一口气,摸了摸后背,再一看自己的手,已经被血染红了。温斗踉跄着走到四人宿舍不远处,戴福顺和双喜冲了上来,温斗已经无法反抗了。戴福顺和双喜拿着同样的尖刀往他身上乱刺。

    温密被姜晓龙抓了个跟头,倒在了地上,姜晓龙对着温密后背就是一刀。温密被捅后,凭借着求生的本能,仍旧往门口爬。温密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抓住黄金波的裤脚,黄金波低头看了一眼,温密哀求说:“老黄,救我……”

    黄金波抖了抖脚,把温密的手抖开了,他扭过头,故意不看温密。其余四人分别拿着刀往温密身上捅。

    温斗很快被捅死了,戴福顺和双喜看他不动了,于是把他扔进了大海里。温斗渐渐的沉了下去,漂上来一缕血丝。

    温密被捅的满身窟窿,他终于也死了。黄金波看见一张扑克牌上溅上了一滴血,黄金波拿起了那张扑克牌,那是一张大王。

    包德一伙和姜晓龙一伙在走廊碰了头,包德问:“怎么样了?”

    姜晓龙说:“温密搞定了,温斗呢?”

    包德说:“已经扔海里了。”

    姜晓龙用袖子擦着脸上的血,说:“那就好。”

    包德对姜晓龙说:“行了,别擦了,还有呢。”

    姜晓龙问:“下一个是谁?”

    包德说:“去十二人大宿舍,还有刘刚,姜树涛,王鹏,王永波。这些人都得一个个放倒。”

    大家纷纷点了点头,在包德的带领下,这些人来到了十二人的大宿舍门口,姜晓龙要带人往里冲,包德拦住了姜晓龙说:“人多,不好下手。一个一个来。”

    姜晓龙说:“听你的。”

    包德冲黄金波使了个眼色,黄金波是聪明人,他当即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黄金波走进十二人的大宿舍,大宿舍里有人在睡午觉,有人在看小说,有人在打牌。黄金波喊醒了正在睡午觉的王鹏,王鹏迷迷糊糊半梦半醒问:“谁啊?”

    黄金波说:“我,老黄。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王鹏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问:“什么事?”

    黄金波四下看了看,然后说:“这里人多,我们出去说。”

    王鹏下了床便跟黄金波到了甲板,黄金波没看见包德和姜晓龙他们,想必他们已经藏了起来,黄金波和王鹏有一句没一句的勾搭道:“想不想家啊?”

    王鹏说:“还行吧,就是有点想我孩儿了。”

    黄金波打趣道:“滚吧,你是想孩儿他妈吧!对了,咱家弟妹长得咋样?”

    王鹏腼腆的摇了摇头说:“长得不好看,嘴大。”

    黄金波说:“哎呦,人家都说,嘴大的女人在床上可能干啊。你这出来打渔不怕你媳妇跟别的男人睡?”

    王鹏说:“不怕,我们村男人都出去打工了。”

    黄金波说:“呀,那可美啊,要不你给我写个介绍信,我上你们村当男人咋样?”

    王鹏不情愿的说:“去就去呗,写啥信啊。”

    黄金波一扒拉王鹏的脑袋:“怕什么,我又不睡你媳妇。”

    笑了一会,黄金波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包德他们已经出来了,于是就问王鹏:“你看今天让兄弟们送你回家咋样?”

    “开什么玩笑。”说完王鹏回头一看,八九号人都拿着刀,刀上还有血,他当即就吓呆了,想要拔腿跑,可是身后全是大海,不知道往哪跑。转身一看黄金波,黄金波已经掏出了刀,对着他心窝就是一刀。其他人冲上来也是一顿乱捅,王鹏后退几步,忍痛跳进了海里,游了一会儿,不见了。

    接下来是刘刚,刘刚被黄金波叫出来之后,一样是闲侃了几句,包德带人冲出来之后,刘刚一看这么多人,张嘴就要喊。可是巨大的音乐声盖过了他的喊声,没人听得见他的声音。姜晓龙上去捂住了刘刚的嘴,一群人一通乱刺,不一会儿,刘刚就断气了。一群人把他扔进大海里。

    杀王永波的时候,姜晓龙说:“这样太费事了,也浪费时间,我们直接上。”

    刘成建等其余几个黑龙江帮的人也都纷纷点头。

    包德说:“不行!”

    可姜晓龙已经带着刘成建他们往大宿舍里面冲,包德想要阻拦,但是已经晚了,姜晓龙已经冲进了大宿舍,包德只好也带人冲了进去。

    王永波正在上铺睡觉,姜晓龙掀开被子就用刀捅刺,王永波惊醒后便开始躲闪,最终从上铺掉到了地上。王永波站起来要跑,可是刚跑到门口就被包德一脚踢了回去。其余几人冲了上去,纷纷把刀捅进他的腹部,好像和他有着血海深仇。

    直到王永波的肠子流的满地都是,那几人才住手。

    马玉超看的目瞪口呆,他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杀完了王永波之后,大家从十二人大宿舍走了出来,大家正要回去和刘贵夺复命,忽然黄金波说:“还有一个人没杀。”

    包德想了一会儿,说:“对,姜树涛还没杀。”

    姜晓龙已经杀红了眼睛,他也说:“对,差点把这小子给忘了。”说完姜晓龙就要拎着刀往回走。

    黄金波说:“不用回去了,姜树涛没在宿舍,刚才我没看见他。”

    姜晓龙狐疑道:“没在宿舍能在哪呢?”

    包德说:“找!”

    大家从甲板找到地下室,从食堂找到厕所,从厨房找到走廊,可是都没有找到姜树涛。当大家回到驾驶室找刘贵夺的时候,发现刘贵夺面前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烟蒂,驾驶室里一屋子烟雾。刘贵夺看见大家进来了,便把音乐关了,并问:“都解决了吗?”

    包德说:“就差姜树涛了。”

    刘贵夺问:“为什么一块办了?”

    包德说:“找半天没找着。”

    刘贵夺狐疑道:“不可能吧,这条船就这么大点地方,一共不超过一百平,这小子难道插翅膀飞走了?肯定是你们马虎了。”

    包德说:“真的找遍了,食堂,厕所,地下室,都找了,连个影都没找着。不是畏罪跳海了吧?”

    刘贵夺说:“不可能!”说完刘贵夺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说:“都跟我走!我带你们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