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二十五章 劫船
    第二十五章劫船

    夜已深,太平洋的夜晚格外安静。星月静谧,海天寂寥。晚风拂过,吹动心扉。

    李承权对于这个夜晚即将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的预感,不到晚上十点,他就已经在第三层舵楼的船长室睡着了。

    大约十点半的时候,刘贵夺找到反叛队伍的九名骨干力量,把大家集结在了他所在的宿舍。大家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彼此心照不宣,不过还是有一些人有点紧张。

    刘贵夺看大家都到了,紧紧的关上了门,然后又反锁上了。

    刘贵夺看出了大家的情绪,他安慰大家说:“大家不用怕,有句老话,叫做好人有好报,老天爷一定会保佑我们。”

    大家一片沉默,等待着刘贵夺说下一句话。

    刘贵夺看了看大家,接着说:“这次行动,需要注意以下几点。第一必须破坏船上的通讯装置,防止其他渔船靠近。第二必须藏起厨房里的菜刀,防止夏琦勇持刀。三,动静不要太大,防止把大连帮的人都吵醒,陷入混乱。四,如果有人上来救船长,必要的时候可以动刀,但是注意分寸。最后一点,行动要有信号,记住,我们的动手信号是‘起锚’。”

    刘贵夺的镇定自若,给了反叛队伍很大的鼓舞,大家此刻对刘贵夺唯命是从。

    之后,刘贵夺陆续布置了每个人在行动中的任务,在缜密的部署之后,大家分头回到宿舍,等待统一的命令。

    “起锚了!”——当晚十一时,刘贵夺在每个宿舍门口轻声喊道。

    黄金波等着这句话很长时间了,劫船前他心情一直很紧张,不知为何到了行动的时候,他反而轻松了很多。黄金波从床上迅速爬起,穿上鞋,朝厨房方向走去。厨房的门已经锁上了,不过被黄金波用铁棍一下子敲开,他走进漆黑的厨房,点亮了灯。黄金并不知道厨房一共有几把刀,不过他找到了两把,并且把这两把刀都藏在了冰箱底下。

    与此同时,岳鹏缓缓从床上爬起,慢慢的穿上了鞋,走向通讯室,通讯室有锁锁着,不过岳鹏在白天的时候就把钥匙偷来了,因为紧张,岳鹏好几次都没把钥匙捅进锁孔里。“咯噔!”一声,锁开了。岳鹏走进通讯室,点亮灯,依次关闭了船上的通讯设备和定位系统。

    与此同时,姜晓龙和刘成建一起下了床,并且从刘成建的床底摸出了一把刀一根钢管,姜晓龙拿着刀,刘成建拿着钢管,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走出了宿舍。“噔噔噔!”两人来到三楼舵楼楼梯口,刘贵夺叫他们事先把守在那里,以防有人上来救船长。

    姜晓龙和刘成建各自拿着武器站在楼梯口,眼神望向破旧的楼梯和楼梯下长长的走廊,忽然,在一片黑暗之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群经过一扇窗的时候,一缕月光打在了一个人的脸上。在忽明忽暗中,姜晓龙才辨明,确实是刘贵夺来了。

    跟随刘贵夺的出了包德之外,还有双喜,戴福顺。刘贵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问姜晓龙:“有情况吗?”

    姜晓龙摇了摇头,说:“没有。”

    刘贵夺又看了一眼刘成建,说:“你俩在这一定守住!”

    刘成建和姜晓龙都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刘贵夺一脚踹开船长室的门,四人闯进了船长室,李承权迷迷糊糊听见声音,连忙打开了灯,眯着眼睛看着刘贵夺,李承权问:“你们这是?”

    刘贵夺不慌不忙,找了个椅子坐在船长床前,刘贵夺把刀平放在腿上,问:“你睡得还好吗?”

    李承权有些恐慌,说:“有话好好说,什么都可以商量。”

    刘贵夺说:“你现在想要商量了?”

    李承权说:“疯了,你们全都疯了。你们这是劫持船只,是重罪。回国你们全都得蹲监狱。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刘贵夺点点头,说:“蹲监狱?我好害怕啊。”

    刘贵夺的镇定让李承权感到很害怕,他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刘贵夺冲包德使了个眼色:“告诉他。”

    包德拿着刀冲上前去:“马上起锚回国,我们不想干了,我们不想给你当奴隶了!”

    李承权摇头说:“那不可能,工期没到,回去我没法交代。”

    话音刚落,包德一刀扎在李承权的左腿上,李承权当即痛的大叫,刘贵夺说:“别喊!”说完刘贵夺又拿刀捅他的左腿。

    李承权又叫了起来,戴福顺当头就是一棍,打的李承权当即倒在了床上。

    刘贵夺一看李承权倒在了床上,便上去推了李承权两下,李承权没动,刘贵夺质问戴福顺:“你咋给他打昏过去了?”

    戴福顺说:“省着他叫唤。”

    突发变故,刘贵夺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然后对戴福顺说:“你去找个绳子,先把他绑起来再说。”

    戴福顺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拎着一根比大拇指还粗的绳子回来了。戴福顺开始绑船长,刘贵夺见戴福顺用力太猛,便说:“你轻点!别给人勒死了!”

    戴福顺点了点头,手劲放轻松了许多。

    按照刘贵夺最开始的计划,只要通过暴力控制船长把船开回国就好了,并没有想到要杀人。

    夏琦勇睡梦中听见呼喊声,他最先醒来了,刚刚醒来,又听见另一声呼喊。夏琦勇这才辨明,喊声来自船长室方向,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出事了,八成有人要造反。

    夏琦勇喊醒了大副付义忠,付义忠睁开朦胧的睡眼,问:“怎么了?大半夜的。”

    夏琦勇说:“你快起来,船长出事了!”

    付义忠惊了一身冷汗,道:“什么?!”

    夏琦勇说:“有人造反!”

    付义忠立马就窜了起来,赶快穿了衣服和鞋,跟着夏琦勇两人冲向三楼舵楼船长室。刘贵夺一听有动静,就对包德说:“老包,你跟戴福顺出去看看。”

    包德和戴福顺拎着各自的刀和铁棍,走了出去,刚刚走出去,就看见夏琦勇和付义忠要往里冲,姜晓龙和刘成建在阻拦。包德二话不说,挥刀就砍——也不是真砍,就是吓唬吓唬。

    付义忠当时就急了:“你小子要砍我?!”

    付义忠使劲往前冲,包德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板上,戴福顺又用铁棍猛击付义忠的头,付义忠很快被打的没有了反抗的力量。夏琦勇还要往里冲,见姜晓龙和包德都挥着刀,他就退了回去。姜晓龙冷笑一声:“这就他妈吓唬跑了?”

    包德亲眼看着夏琦勇的背影,直到夏琦勇消失在长长的走廊里,包德才转过头来,他指着倒在地板上的付义忠,对戴福顺说:“把他绑上,我先进去了。”

    戴福顺点了点头,包德说完又走进了船长室。包德走回船长室的时候,发现刘贵夺拿着一根针,包德问:“你要干什么?”

    刘贵夺指着李承权血流如注的伤口说:“我处理处理,省着他失血过多。”

    包德问:“怎么处理?”

    刘贵夺招手说:“你过来,我告诉你。”

    包德满腹狐疑的走了过去,等着刘贵夺告诉他。可刘贵夺还没说话先从他头上拔下了一根头发,痛的包德一皱眉。包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贵夺没有回答包德,而是把头发丝穿到针眼里,紧接着蹲在李承权的面前,用针和包德的头发开始缝合李承权的伤口。这一举动看的包德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船长室外的楼梯口,戴福顺找了一个红布条,把付义忠五花大绑的绑在走廊里。付义忠破口大骂:“包德!你个王八羔子,你妈了个逼!你他妈别叫我给逮到……”

    姜晓龙怕付义忠动静太大,把其他船员吵醒,于是用刀指着付义忠:“再喊!再喊信不信我捅死你!”

    姜晓龙这招非常管用,付义忠不再敢大喊大叫了。

    过了一会儿,姜晓龙和刘成建看见夏琦勇又冲回来了。口供在这里又出现了分歧,按照黄金波的供词,他把厨房里的刀都藏了起来。可姜晓龙和刘成建却都说,夏琦勇冲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刀。没人知道夏琦勇从哪拿的刀。

    对于这个问题,当晚就被杀死的夏琦勇就更无法发表意见。

    夏琦勇鲁莽的提着刀到舵楼要求见船长。夏琦勇的举动很可能是为了报答船长的“知遇之恩”,当上伙食长后夏琦勇的工资涨了两百块,而且更换伙食长之事也曾引起岳鹏的不满。而夏琦勇也因为这点恩惠,平时特别维护船长。

    夏琦勇叫嚷着:“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还想劫船?!”

    他持刀冲到楼梯口,姜晓龙拦住了夏琦勇:“给我下去!”

    “我要见船长!”夏琦勇说完便呼喊船长:“权哥!权哥!”

    姜晓龙说:“让你下去你就下去,这没你什么事儿!”

    姜晓龙怕局面失控,用刀比划着让夏琦勇下去,两人撕扯了起来,刘成建见势也赶紧上前来帮忙。

    夏琦勇两面受敌。姜晓龙趁机往夏琦勇的后背捅了两刀,夏琦勇当即倒在了地板上,姜晓龙又用刀捅他的前胸。可能是刀有些卷刃了,捅前胸这第一刀没有捅进去。姜晓龙举起刀又要捅第二刀。

    刘成建拉住了姜晓龙的胳膊,劝说道:“姜哥,别捅了,人还没死呢。”

    后来在法庭上,姜晓龙供述说——夏琦勇不听我嚷嚷,硬往里挤,我手里拿着刀,也没多想就动刀了,再后来夏琦勇倒下以后,我用刀扎他,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就蒙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一直到刘成建拽我,我才有点清醒过来。

    当时戴福顺也提醒姜晓龙:“老姜,你别干傻事。”

    姜晓龙摇了摇头说:“不会的,要不是老夏应往里冲,我也不会弄他。”

    正在这个时候,受伤的夏琦勇反而一把抓住了刀刃,反手将姜晓龙的刀夺了下来,姜晓龙顿时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听到动静出来的刘贵夺喊道:“刘成建!把他腿打折!”

    刘成建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钢管,他从背后用钢管猛击夏琦勇的腿部。夏琦勇一下子被击倒,半跪在地板上,姜晓龙想都没想就当胸用刀刺进了夏琦勇的身体。

    危机终于解决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姜晓龙再去看夏琦勇的时候,才发现夏琦勇脸已经白了。刘贵夺拎着刀走了过去,问道:“死没?”

    姜晓龙用手指在夏琦勇鼻子下试探了半天,然后说:“好像还有一口气。”

    刘贵夺举起手中的刀,又在夏琦勇身上补了好几刀。这回肯定是死了,姜晓龙和刘成建抬起夏琦勇的尸体顺着窗户往下扔,可能是因为紧张,第一次没扔下海,掉到了一层甲板上。姜晓龙又找了一个人,三人一起顺着甲板把夏琦勇扔进了大海里。夏琦勇很快就沉了下去。

    夏琦勇的死亡像是拉开一个大幕,意外震惊了所有人。

    刘贵夺看大家有些慌乱,于是告诉大家:“人死了就死了,等回国再说!”

    夏琦勇的死是唯一在刘贵夺计划外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正是这个突发的杀人事件,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