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二十四章 大雨欲来风满楼
    第二十四章大雨欲来风满楼

    几乎是紧接着,刘贵夺又找到了和他关系最好的“铁子”马玉超。

    马玉超吃完早饭后,正在床上休息,晚上就又要开工,马玉超心中也充满愁绪。刘贵夺缓缓走了进来,喊道:“喂!合计啥呢!”

    马玉超说:“哦,没什么,没什么。”

    刘贵夺说:“上次打电话,伯父伯母还好吗?”

    马玉超说:“还行吧,都挺好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刘贵夺说:“你跟他们说这次能赚多少钱?”

    马玉超叹了口气,说:“我说十五六万。”

    刘贵夺说:“自古有明训,父母在,不远行啊。我父母都不在了,我才下决心出的远门。你背井离乡来这干活,你爸妈肯定担心你。”

    马玉超说:“本来还以为能赚点钱,改善家里的条件,现在全成泡影了。”

    刘贵夺话锋一转,抛出主题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能把属于我们的钱要出来。我在岸上有关系,能找到人帮我们打官司,肯定能把公司许诺给我们的钱要出来。”

    马玉超惊喜道:“真的?”

    刘贵夺问:“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必须赶快回国,我打算劫船。黄金波和姜晓龙他们都加入了,就差你了,你干不干。”

    马玉超摇头如拨浪鼓,说:“这件事情我绝对支持你,但是劫船的事我就不参与了,我手无缚鸡之力,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刘贵夺故意长长叹了一口气:“那太可惜了。”

    马玉超说:“不过我上大学的时候选修过轮船驾驶,懂得这方面的理论知识,如果你们有什么技术上的问题,可以来找我,我愿意帮忙。”

    刘贵夺感到欣慰的说:“有你这句话就中了。”

    中午十一点左右,天气罕见晴朗,大海意外清澈,阳光柔和到给万物勾勒了金边,海面上也是波光粼粼。明媚,但不刺眼。

    姜晓龙正在甲板上闲逛,自从得知上当受骗之后,姜晓龙心情非常郁闷。从十八岁到现在,他出海不下数十次,关于船老板剥削劳工的事情,姜晓龙不止一次听说。只是他从来也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的头上。

    忽然刘贵夺迎面走了过来,姜晓龙说:“你也出来了?”

    “嗯。”刘贵夺点了点头之后,抽出一支烟递给姜晓龙,姜晓龙接下了烟兀自点着了,刘贵夺也给自己点了一支。

    两人抽了一会儿烟,刘贵夺突然开口问:“家里孩子多大了?”

    姜晓龙说:“八个多月了。”

    刘贵夺开玩笑说:“孩子还那么小你就出远门,你这当爹的心肠够狠的啊。”

    姜晓龙皱着眉深吸了一口烟,说:“现在养活一个孩子可不是简单的事,哪像我们小时候,有口吃的就饿不死。现在这小孩的奶粉,尿布,将来上学,都需要钱。我也不想出海,还不是为了钱。哪想到现在钱也赚不到了。”

    刘贵夺说:“挣不到钱不如我们早点回国。我们打算劫船,现在大家都答应了,就差你了,咋样?干不干?”

    姜晓龙摇了摇头说:“不行,太冒风险。”

    刘贵夺说:“你在这熬上两年,你儿子也快三岁了,连自己爸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难道就不想回家陪媳妇孩子,你愿意在这茫茫大海上给他们当奴隶?”

    姜晓龙义愤填膺的说:“他妈的,谁愿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刘贵夺换了一种语气,说:“我知道,你有顾虑。反抗可能要冒险,不反抗就没危险。日复一日,直到两年后回国。你愿不愿意用这么多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就一个机会!那就是劫持了船只,告诉李承权,我们是男人,我们不是懦夫!”

    姜晓龙心里的勇气彻底被激发了出来,他打断了刘贵夺,说:“你别说了!我跟你干!干他妈的!”

    三天后,刘贵夺和包德碰头,包德一共拉拢了三个人,他的弟弟包宝成,还有两个同乡双喜和戴福顺。刘贵夺拉拢了九个人,两人一算,劫船的队伍已经有十三人了。其实刘贵夺游说的人要比这更多,只是一部分船员本性老实,大多以要考虑考虑为由推脱掉了。

    以上主要都是按照刘贵夺的证词编写的情节。事实上,对于劫船的组织与劝说过程,不同的船员事后却给出了不同的口供。姜晓龙说,劫船的提出者是刘贵夺,最开始的时候,刘贵夺先找的他,找了三四次。

    而刘贵夺却说:“劫船的说法是包德提出的,最开始是包德反反复复找我谈的。”——对于这个说法,事后葬身大海的包德显然已经无法指证。

    包德和刘贵夺碰头时,包德连连夸赞刘贵夺:“还是老弟你有本事。”

    刘贵夺谦逊道:“哪里,我就是会瞎白话。”

    包德问:“什么时候动手?”

    刘贵夺说:“现在不行,还要等待时机。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稍有不慎,你我恐怕就要碎尸万段!”

    包德第一次发现,看似文弱的刘贵夺,竟然还有如此狠毒的一面。

    刘贵夺接着说:“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应该等渔船加满足够回国的燃油之后才能行动。要不然中途没油,我们很麻烦。你我都没有护照和驾驶执照,必须李承权出面才能加油,如果劫了船之后,李承权出面加油的时候向外界求救,我们就全完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劫了船之后,这艘船必须完全和外界失去联系,以防万一。”

    包德说:“嗯,你说的对。”

    刘贵夺又说:“到时候,所有人都要听我的指挥,不能出一点差错。”

    包德肯定的点了点头。

    此时,大部分船员都已经知道了刘贵夺要劫船的消息,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向船长和管理层报告。此时的船上,预谋劫船的反叛者,浑然不知的管理者,等待看热闹的旁观者,几乎各占三分之一。

    一朵黑云已经遮住了半个天空,大风已经席卷了整个海面,常出海跑船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天象,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2011年6月16日,鲁荣渔2682号在智利海域补满了燃油。船上一般把轮机长叫做“大车”,大管轮则简称为“大管”。

    加完油后不久,刘贵夺就去找大车温斗,刘贵夺装作不经意间问:“大车,今天加了多少油啊?”

    温斗问:“你问这干嘛?”

    刘贵夺说:“没事,就问问。”

    温斗告诉了刘贵夺,刘贵夺赶紧去找马玉超,马玉超正在睡午觉,刘贵夺使劲把马玉超推醒,要马玉超计算一下这些油够不够这艘船开回国。

    马玉超上大学的时候学过,船舶排水量的三分之二乘以航速的三次方与船舶航行每日耗油量成正比。马玉超随手拿了张草纸,用笔计算了半天,然后停下了笔。

    刘贵夺急切的问:“怎么样?”

    马玉超点了点头,说:“这些油够了,足够我们开回国。”

    刘贵夺冲马玉超竖大拇指,说:“你做了大贡献!”

    马玉超则谦虚说:“应该做的,谁让我们是朋友。”

    刘贵夺握住马玉超的手,说:“永远的朋友!”

    马玉超也用力点了点头,说:“对!永远的朋友!”

    这天中午,刘贵夺在甲板上连续抽了十多根烟,第一次指挥这样的暴力行动,他难免有些紧张。

    刘贵夺看着天边的一朵云,那朵云好像化作了一张女人的脸,那眉目和美玉十分相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