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二十三章 预谋
    第二十三章预谋

    这天包德在宿舍里,仍旧郁闷着。他看着窗外的海面,发着呆,时而发出几声叹息。包德此时心中的情绪丝毫不能平复,他恨,恨渔业公司的阴险,恨船长的无耻,更恨自己没有能力号召大家反抗。包德不停的想着这个问题,明明大家都不想干了,为什么他号召劫船,却没有人响应?

    这个时候包宝成走了过来,问:“哥,还在想那个事情呢?”

    包德点了点头,说:“嗯。”

    包宝成说:“要我说算了,根本没人跟你干,你想也白想。”

    包德说:“难道这件事情就怎么算了?”

    包宝成说:“那你还想怎么样?”

    包德说:“小辉厂子倒闭了的事你还不知道吧?”

    包宝成点了点头,说:“上次给妈打电话的时候听说了。”

    包德说:“现在这社会钱不好赚啊,我再在这海上熬上两年,小辉就真二十多了,眼看要搞对象的年纪。现在女孩多现实啊,没钱没房子谁跟你,你能眼见着你大侄子跟你一样打光棍?这次出海钱是肯定赚不着了,唯一的希望就是早点回去,我好再找个别的工作。”

    包宝成叹了一口气,说:“你说的也对,我也不想在这耗着,问题是没有别的办法啊。”

    包德猛地用手拍了一下窗户,说:“我必须去找刘贵夺。”

    与此同时,刘贵夺正在宿舍里和宋国春,马玉超聊天,三个人因为社会上好人多还是坏人多的问题,争执了起来。

    宋国春和马玉超认为坏人多,刘贵夺持相反意见。马玉超说:“城管把摆摊小贩打死的事情,你们不是没听说过吧?”

    刘贵夺说:“城管赶走小贩只是他的职责所在,并不是他的本意。”

    宋国春说:“但是他的职责没让他把人打死。”

    马玉超进一步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听说过斯坦福监狱实验,一共四十多名身心健康的大学生,被派往监狱,一部分人扮演狱警的角色,另一部分则扮演囚徒。仅仅七天的时间,几乎所有扮演狱警的大学生,都开始虐待殴打犯人,他们羞辱犯人的手段和真正的监狱里那些狱警的方法几乎没有差别,而在此之前他们都从未学习过。”

    刘贵夺问:“这又说明什么?”

    马玉超说:“这说明人是很容易进入角色的,一个残暴的狱警,在监狱外很有可能是个慈爱的父亲,温顺的普通人。但当他穿上警服,他的性格就被抹杀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角色赐予他的性格。比如说你说的那个城管,在和同事的相处中,和家人的相处中,他有可能是个普通人。但是当他拿起警棍,面对小贩的时候,他个人的善良被角色的残暴取代了。”

    刘贵夺说:“我觉得你说的不对,我不同意。”

    马玉超说:“我还是坚持的我的看法,社会赋予人的角色决定他们的行动,换一句话说,要是让你当船长,说不定你比船长还要残暴。”

    刘贵夺坚定的说:“那不可能。”

    马玉超还说:“还有另一种说法,也许你能够接受。令人绝望的是,排除掉角色赋予人的恶之外,也许人的本性也是恶的。当那个城管挥动着警棍殴打小贩的时候,人类心底共有的残暴被唤醒了,他的理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残暴的本性,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失去了控制。所以他打死了小贩。”

    刘贵夺连连摇头,说:“这是我今年听说的最没道理的话,三字经里都说,人之初性本善。你念大学没学三字经?”

    宋国春则说:“在路加福音第十章中,耶稣对使徒们说,我曾看见天使从天空坠落,像闪电一样。这里说的就是路西法,他原本是个天使,后来因为受到了撒旦的引诱,在七天之内由天堂堕入地狱,变成了魔鬼。”

    刘贵夺问:“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宋国春说:“任何人都有可能受到撒旦的引诱,所以任何人都有可能变坏。”

    刘贵夺放弃了辩论,说:“我比不过你们,一个个的都会引经据典。”

    正在三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包德推门而入,宋国春一看包德来了,便说:“哟,老包来了,快坐。”

    包德却说:“我找刘贵夺。”

    刘贵夺回过头,问:“什么事?”

    包德说:“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刘贵夺下了床,跟着包德来到了甲板,刘贵夺已经猜到包德要说什么了。包德看了看四下无人,便开门见山问:“劫船的事你怎么看?”

    刘贵夺说:“我觉得你的想法不错,我支持。”

    包德连连摇头说:“光你一个人支持也不够,总不能我们俩人去劫船吧。你有什么办法?”

    刘贵夺反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没人跟你干吗?”

    包德问:“为什么?”

    刘贵夺说:“因为他们怕,怕失败,怕触犯法律,更怕丢掉性命。所以都不敢出头。”

    包德说:“怕有什么用。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你都说了,辛辛苦苦打渔,到头来还不够烟钱。”

    刘贵夺说:“我和你的想法一致,我们不能再忍了。但是别人可不这么想,反抗,有可能会死。顺从,最起码还能多活一会儿。”

    包德皱眉骂说:“你们汉族人,都是骨子里的奴隶!”

    刘贵夺说:“错了,他们首先是人,其次才分汉族人和蒙古人,是人就会害怕。难道你就不害怕了么,承认吧,其实你也害怕,只不过害怕的同时你还有勇气告诉自己不要怕。很多人连这个勇气都没有。”

    包德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把问题给刘贵夺撇了过去:“那你说怎么办?”

    刘贵夺说:“这件事交给我来组织,你不要乱出头,不要急,要慢慢来。我们需要一个一个人逐个劝说,你去拉拢你的蒙古同乡,剩下的人交给我。相信我。”

    包德根本不知道刘贵夺哪来的自信,但是他此时此刻除了相信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

    刘贵夺游说黄金波的过程显得轻松而随意。

    这天黄金波吃完了早饭,正在往宿舍走,忽然感到有人拍了他一下,黄金波一回头,便看见了刘贵夺,黄金波说:“我一猜就是你。”

    刘贵夺笑着说:“是吗?那下一次我戴个面具,看你认不认得出来。”

    黄金波说:“别说戴面具,就化成灰,我也能把你认出来。”

    刘贵夺打趣说:“那你真是高人,应该去火葬场工作。”

    黄金波说:“行了,别开玩笑了,你找我什么事?”

    刘贵夺说:“也没什么事,你的病这两天好点了吗?”

    黄金波说:“好一些了,发烧没那么厉害了。就等着船长说的那几条船路过接我回国了。”

    刘贵夺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真有船肯带你回去?”

    黄金波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贵夺说:“我那天和大副喝酒,大副都跟我说了,船长是骗你的,他根本不打算让你们回国,他为了稳定你们情绪,拖延时间,等你和岳鹏病好了之后,再让你们继续干活。”

    黄金波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问:“你说的都当真?”

    刘贵夺赌咒发誓说:“骗你我死全家。”

    黄金波重重叹了一口气,显得十分无奈。他自问道:“这可怎么办啊……”

    刘贵夺眼看时机成熟,便说:“现在你唯一的希望就是跟我干,我打算劫船回国,成功了我们大家都能回国。”

    黄金波推脱说:“让我考虑考虑。”

    刘贵夺说:“没时间考虑了,姜晓龙、马玉超、宋国春、岳鹏、还有包德一伙人加一起一共十多人,全都答应跟我干了,现在就差你了。你干不干?”

    黄金波犹豫说:“不是我不想,这件事风险太大,万一出了什么差错……”

    刘贵夺说:“不会有差错,我已经制定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所有的方面我都考虑到了,一点漏洞都没有。我这么说,你信得着不?”

    黄金波看了看刘贵夺自信的目光,他点了点头:“好!我加入!”

    刘贵夺告诉黄金波等着听信儿,两人就要分头走,临走前刘贵夺又叫住了黄金波,黄金波回头问:“又怎么了?”

    刘贵夺问:“合同上的公章是假的这件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黄金波说:“除了我和船长没人知道。”

    刘贵夺点了点头,说:“很好,你走吧。”说完,两人分头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