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二十一章 越洋电话
    第二十一章越洋电话

    这天天气罕见的不错,已经分不清大海和天空的界限,天边的一朵白云由仙鹤变为苍狗,风云变幻全部倒映在大海上,勾勒出一幅转瞬即逝的画卷。

    如今离家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大家都很想家,但是为了赚钱,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思念。这天船长破例,叫大家给家里打一通电话,报个平安。大家心情都很激动,雀跃着来到通讯室排队。马玉超家里本就不富裕,供他念大学更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父母至今没有房子,仍旧寄居在亲戚家。马玉超这次出海就是为了赚钱,让父母不用再住在矮檐之下仰人鼻息。

    马玉超接通电话后,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喂?是玉超吗?”

    马玉超一听母亲的声音,一下子就哭了,带着哭腔说:“妈,是我。”

    母亲急切的问:“哭什么?怎么了?”

    马玉超哽咽着说:“没什么,就是想家了。”

    母亲说:“你在那边干的怎么样啊?累不累啊?那边冷不冷?”

    马玉超说:“太累了,我这都两天没睡觉了,都站不住了。天天干活,不让歇着。”

    母亲一听,连忙说:“不行咱就别干了,回来吧,别再给身体累坏了。”

    马玉超抽噎说:“我跟船长提过,船长说不让回去,合同上写着工期两年,提前回去没有工钱,回去的船票也得自己拿。上船之前公司也没跟我说这些,他们根本就是骗人,说工作如何如何轻松。哪想到是这样啊。妈,你也别替我担心,干两年就回去了,到时候我拿着这笔钱做点事业,将来给你和我爸买套房子,叫我们家也过上好日子。”

    母亲一听,鼻头一酸,也哭了:“玉超啊,我们家虽然不富裕,但是我从来也没说过让你出去挣钱啊!”

    姜晓龙在外面等了一段时间,很快也轮到了他,他打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她妻子,妻子问:“老公,是你吗?”

    姜晓龙说:“媳妇,是我,家里还好吗?”

    妻子说:“好,一切都好,你别挂念着。你在那边好吗?海上怎么样?累不累?”

    姜晓龙说:“累?老他妈累了,我肩膀酸,腰也疼。现在也是硬挺着。”

    妻子说:“老公,你辛苦了。”

    姜晓龙说:“还说啥啊,有你这句话,再累我都能挺住。”

    妻子问:“船上伙食怎么样?你们一天天都吃什么啊?能吃饱不?”

    姜晓龙说:“能吃啥,无非就是馒头窝窝头,咸菜地瓜。”

    妻子说:“老公,等你回来,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姜晓龙说:“好!我等着,孩子干嘛呢?”

    妻子说:“孩子睡着了。孩子现在都会走路了,可淘气了,我天天得看着他。”

    姜晓龙连连说:“对,看着对,这么大的孩子最容易磕了碰了。”

    妻子叹了口气说:“等你回来,孩子也该会叫爸爸了。”

    姜晓龙闻言也重重叹了一口气。

    包德在门口转悠半天,好不容易也轮到了他,他急忙冲进通讯室,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儿子。包德问:“你奶呢?”

    儿子说:“我奶出去买菜去了。”

    包德说:“哦,你在厂子干的怎么样啊?”

    儿子说:“不干了。”

    包德问:“怎么不干了?”

    儿子说:“听说厂长得罪了个当官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局长还是书记,前两天厂子被查封了。我也就下岗了。工作也不好找,现在我在家呆着也挺闹心的。”

    包德斥责道:“当初我就让你好好念书,你小子他妈的也不听话,现在知道社会不好混了?!”

    儿子说:“爸,不行的话,下回我也跟你出海打渔算了。”

    包德道:“你说什么?!这活你可干不了,把人都当骡子使唤,我满手都是鱼线勒的伤。我都是为了你啊,你在家可好好的,听奶奶话,不许给我惹祸。”

    儿子说:“知道了,爸。”

    包德说:“儿子,听爸的话,找份稳定工作,好好干,别的你不用担心。结婚买房的钱爸都能给你攒齐了。”

    儿子鼻头一酸,忍着泪水说:“爸,对不起。以前你在家的时候,我还老和你吵架。”

    包德叹了口气,说:“放心吧,你爸不生气,你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好。”

    刘贵夺排在最后一个,等了足足两个小时,终于轮到了他。刘贵夺走进通讯室,拨通了女朋友韩美玉的电话,韩美玉接通电话后,问:“喂?是你吗刘贵夺?”

    刘贵夺说:“是我,美玉。”

    美玉问:“你怎么才来电话,我还以为船出事了,前两天看电视上说海上风可大了。”

    刘贵夺说:“放心吧,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在家这俩月怎么样?”

    美玉说:“我挺好的,就是担心你,海上的活累不累?”

    刘贵夺说:“刚开始我还以为怎么累呢,到了才知道一点也不累,白天干活晚上睡觉,还有时间打牌呢,比在岸上上班轻松多了。”

    美玉说:“那就好,那就好。吃的怎么样?”

    刘贵夺说:“吃的也好,一顿俩菜一汤,还有肉。给我都吃胖了。”

    美玉说:“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刘贵夺听到电话那边房间里有动静,连忙问:“家里还有别人?”

    美玉说:“我妈前两天来了。”

    刘贵夺说:“哦。”

    美玉说:“三个月没见,你还是没变,总是爱多想。”

    刘贵夺说:“是,是。你也别想我了,我两年后就回去了,到时候赚了钱咱俩就结婚,结婚之后我再也不出远门了,咱俩天天在一块。”

    美玉连连点头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船上的工作简单而枯燥,在大家看来这纯粹是一个体力活,但是刘贵夺却很快找到了一些诀窍:放钩要耐心、拉线要迅速、杀鱿鱼要精准。同时,为了防止缠线,需要不停和伙伴沟通。

    刘贵夺是黑龙江人,初中没读完就回家干农活,之后外出打工,在卖场建筑工地都干过,年纪不大却在社会已闯荡十年。

    在其他船员眼中,刘贵夺好像运气特别好,总是能钓到又多又大的鱿鱼。

    捕鱼的时候,每个人旁边都有小箱子,把鱼钓上来后,再过秤,有时还要根据鱼的体重分类,两斤的、一斤的、几两的,分别放到不同的箱子里。船长负责记录,大副负责称鱼。这时候和大副关系的好坏就比较重要了。关系好的话,350斤可能记成400斤;关系差,就可能变成300斤。船员自己又没有带公平秤,只能是有什么算什么。

    刘贵夺很快发现了其中的门道,他不仅主动和付义忠套近乎,还从船长那里买来烟和酒送给付义忠。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刘贵夺的产量都排在了第一。三月,四月,五月,刘贵夺分别钓鱿鱼四吨,三吨,七吨。虽然夜以继日,但是想到回国就能捧起大把的钞票,刘贵夺还是做梦都能够笑醒。

    当时的刘贵夺绝对不会想到,这一切美梦很快就要结束了。

    2011年5月16日,岳鹏和黄金波病倒了,实际上是累倒了。船上没有医药,黄金波高烧不退,一连三天,看东西都有些重影了。这天,黄金波支撑着身体来到了船长室。

    “咚咚咚!咚咚咚!”

    李承权听到了敲门声之后,打开了门,一看是黄金波,便问:“什么事?”

    黄金波走进船长室,找了个地方坐下了,连续咳嗽了一阵,然后说:“船长,我现在实在是撑不住了,我不干了,让我回国吧。”

    李承权说:“那可不行,合同上说好两年,一天都不能少。”

    黄金波用恳求的语气说:“看在老天爷的份上,让我回去吧。”

    李承权也换了一种语气,坦白的说:“我今天把话给你撂这,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你们都没有船员证,别的船根本不敢带你们回去,否则就是非法偷渡。我们这船更不可能为了你们俩人就回国,所以现在你是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黄金波心一横说:“在岸上的时候公司根本不是这么说的,实在不行,回国我就起诉你们,说你们非法用工!”

    李承权冷笑了一声,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没话可说了。我告诉你吧,合同上的公章也是假的,你拿一份假的合同去打官司根本就打不赢。再说了,你也不打听打听鑫发水产在荣成是什么背景,是什么人开的。”

    黄金波简直要崩溃了,他感到非常的无助。黄金波终于明白,什么叫上了贼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