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二十章 辛苦的捕捞
    第二十章辛苦的捕捞

    「鲁荣渔2682」号船长36.98米、宽7米,排水量233吨,主机功率为330千瓦,在2011年3月底抵达目的地。这里是世界著名渔场,在东南暖流和秘鲁寒流的交互作用下,营养物质丰富的海底冷水上泛,各种冷水性鱼类在浅海区大量繁殖。此刻,夜色正浓,渔轮挂满了大灯泡。鱿鱼有趋光特性,夜晚见灯光自然向船聚集。

    刘贵夺在到达秘鲁之后仍旧没有意识到,自己面临的究竟是怎样的工作。直到三月底的一个夜晚,深夜之中,仿佛月亮都打着哈欠。一切安静到不能再安静。

    此时的刘贵夺正在做美梦,他梦见了美玉,一转眼两人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刘贵夺梦见和美玉小别胜新欢,在一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面骑马,迎面吹来的是在城市中罕见的自由的气息。

    忽然刘贵夺感觉小腹一阵剧痛,猛地从梦中惊醒,朦胧之间,仿佛看见船长凶横的脸。船长对他说:“起来干活啦!”

    刘贵夺问:“怎么晚上还干活?”

    船长骂道:“晚上就不干活了?!你以为这是在陆地上上班呢,赶快起来!”

    刘贵夺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回头看到船长又去喊其他扔了,船长喊人起床的方式简单粗暴,基本可以命名为“要你命三招”,先是上去喊,然后用手推,最后上脚踹。对待每个人都是如此,仿佛床上躺着的不是人,而是牲口。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刘贵夺常常被船长用脚喊醒,半夜起来干活,常常两天一夜无法睡觉,他感到疲倦极了,累坏了。刘贵夺终于明白了出海前夜姜晓龙对他说的话。

    一周后,一个阳光并不明媚,天空有些灰暗的下午。船员们已经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刘贵夺就快要站不住了,船长李承权终于下令收工。大家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的往宿舍走,就像一群刚刚拉完货的骡子一样,一声不吭。

    包德等人也到了刘贵夺的宿舍串门,两伙人都坐在床上喘着粗气,或者揉着腿。黄金波是内蒙人,但他上船之前和包德并不认识,上船之后也没有加入内蒙帮,反而和刘贵夺走的比较近。黄金波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真他妈累!”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纷纷开始叹气抱怨,黄金波借势说:“后悔了,早知道不来好了,没想到这么累,真不是人干的活儿!”

    马玉超也说:“那船长太不是东西,对我们非打即骂,不把我们当人。”

    包宝成说:“他妈这个老东西不得好死!”

    包德用肘捅了包宝成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马玉超说:“我们累的要死要活的,他们什么都不用干,开的钱还比我们多,还欺负我们,这太不公平了!”

    包德问马玉超:“小伙,今年多大了?”

    马玉超说:“二十四。”

    包德拍了拍马玉超的肩膀说:“二十四也不小了,有些道理你也该明白。但凡是有人的地方,就分三六九等。既然分三六九等,就不可能公平。”

    马玉超说:“什么三六九等,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

    包德说:“谁告诉你的。”

    马玉超说:“大学政治老师教的。”

    话音刚落,引起宿舍中此起彼伏的一阵笑声,笑的马玉超有些不知所措,就连手放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刘贵夺递了一支烟给包德,包德点上了,刘贵夺也点上了一支烟。他吐了一口烟雾,然后说:“算了,大家抱怨什么呢,路都是自己选的。来都来了,说那些有什么用,都好好干吧,两年回去十五六万,忍一忍就过去了。反正我是知足了,拿了这份钱回去,我做点小买卖,然后和我对象结婚。我对象跟我处了六年了,这次回去就是八年,我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给她买过。”

    包德接着说:“谁没有点难处啊。就因为我没钱,我媳妇跟人跑了,扔下我和我儿子也有五六年了。我儿子不念书了,眼看二十多岁。我这次赚点钱回去,也好交个首付,给我儿子买个楼。”

    岳鹏也说:“我是为我妹妹上船的,她有出息,考上个名牌大学。家里没钱交学费。我跟我妹说过,我就是卖血,也要供她上大学。这次回去,不光学费够了,我还能省点钱做点小生意。”

    刘贵夺深吸了一口烟,说:“不用说也知道,大伙都不容易,不为了这点钱,谁来遭这罪。大家都忍一忍,好好干吧,谁叫我们是男人呢。”

    包德对刘贵夺说:“老弟,你这话说的太好了,谁叫我们是男人,再苦再累也得扛着。”

    四月初的一天,天气罕见的晴朗,太阳发出耀眼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晒的大海都有些萎靡。茫茫的大海上,鲁荣渔2682号就像一叶扁舟,漂浮在无边无际的汪洋之中。

    船员们每个人守着一个鱿钓机。船员工作似乎简单而枯燥:拉起上钩的鱿鱼,然后将鱿鱼切成块,放入冷冻库。

    刘贵夺已经连续工作两天了,他实在是困得不行,身上已经没了一丝的力气,仅靠意志支撑身体不倒下。刘贵夺猛地拉起鱼钩,却发现并没有鱿鱼上钩。刘贵夺又一甩钓鱿机,希望把鱼钩甩下去,可惜力道太小,鱼钩非但没下去,反而借着风势刮了回来,刘贵夺下意识伸手去接,却被鱼钩刮进了手掌中。

    刘贵夺感到一阵专心剧痛,鱼钩刮在手掌中拿不出来,他只好蹲在地上求救。很快聚上来一堆人,马玉超是刘贵夺的铁哥们,他叫黄金波去船长室找麻醉药和消炎药。一段时间后,黄金波跑着回来了,说:“没有,船长室没有麻醉药,只有一些感冒药和维C。”

    马玉超摇了摇头说:“那不行,必须得有麻醉药,然后才能把鱼钩取出来。”

    刘贵夺咬紧了牙关,可疼痛还是使他脸色苍白。

    姜晓龙问黄金波:“你看见李承权了吗?”

    黄金波说:“没看见,他在舵楼吧。”

    姜晓龙说:“我去找李承权!”说完,姜晓龙就走进了舱室,爬上了舵楼。不消片刻,李承权和姜晓龙一块出现在了大家急切的目光中。

    李承权说:“伸出手我看看!”

    刘贵夺伸出手,李承权看完皱着眉头喝了一口白酒,然后喷在了刘贵夺的手上,目的是消毒。继而掏出一把小刀,李承权说:“你就忍着点吧!”

    马玉超问:“船上没有麻药吗?”

    李承权白了马玉超一眼:“还要麻药?要不要手术台?!”

    说完李承权用小刀生生的把刘贵夺手掌上的肉豁开,把鱼钩取了出来,刘贵夺头上的汗已经沾湿了鬓角,但他愣是一声没吭。取出鱼钩后,李承权甩手走了,只告诉拿块布包上。刘贵夺的脸上毫无血色,马玉超找了块布替刘贵夺包上了手,然后送他回了宿舍。

    李承权只让刘贵夺休息了半天,刘贵夺一只手不能干活,另一只手只能干轻一点的活。

    船上的管理十分严格,钓鱿鱼的时候不仅不能说话,也不能抽烟。这天,包宝成钓鱿鱼期间累的不行,打算抽根烟。烟刚刚点着,李承权就走了过来。

    李承权质问道:“你干什么呢!”

    包宝成说:“我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就抽一根。”

    李承权说:“不行!马上给我扔了。”

    包宝成继续抽烟,说:“我就不扔!”

    李承权二话不说,一拳打包宝成的眼睛,把他的眼圈打乌了。包宝成感到一阵剧痛,多日积压的愤怒终于爆发了,他一把拽住李承权的脖领,说:“你别欺人太甚!”

    李承权惊慌道:“你要干什么?要造反啊!”

    这个时候包德走了过来,包德斥责道:“宝成!你他妈干啥呢这是,快松手!”

    包宝成这才恢复冷静,松开了手。

    李承权厉色斥责道:“小兔崽子,你还要干什么!”

    包宝成垂着头不再说话,包德连忙递了一根烟给李承权,点头带哈腰的赔礼道歉:“对不住啊,权哥,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包涵。”

    李承权指着包宝成说:“我告诉你,要是再有下回,你们哥俩都给我滚蛋!”

    包德唯唯诺诺道:“是是是……”

    包德用肘捅了包宝成一下:“快给权哥赔礼道歉!”

    包宝成极不情愿的对李承权道:“对不起,权哥。”

    李承权“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包德看李承权走远了,才对包宝成说:“你怎么了,你把他给打了,我们工资一分没有,全得滚蛋。”

    包宝成缓缓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