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十七章 起航
    第十七章起航

    每年的这个时候,鑫发水产的老总杨总都非常的焦虑,眼看到了出海的时候,船员仍旧还没有招齐。因为招不到人出海,鲁荣渔2682号已经在石岛渔港停泊两个月了。一个月后,鑫发水产终于勉强凑齐了三十三人,尽管对于一艘远洋油轮来说,人数仍旧显得很少,但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很多人都是旱鸭子,从没见过大海,也不会游泳。”这是一位老船员描述的远洋船员用工的现状,因为沿海地区往往招不到人出海,所以才会招募黑龙江、内蒙古等地的务工人员。而且由于出海非常辛苦,很多内陆农民干上一次后大都会选择离开,这也加剧了用工的紧俏。

    于是,一些渔业公司只好降低准入门槛,每出一次海就招一批人,所列出的条件也基本一致,即学历不限、身体健康,无传染病,无犯罪记录,无不良嗜好即可。而“外地应聘的船员只要符合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即可以放心来公司应聘,100%录用。”

    然而,按照相关规定,远洋船员入职前必须经过培训并得到上船工作的《熟悉和基本安全培训合格证》、《精通救生艇筏和救助艇培训合格证》、《高级消防培训合格证》等最基本证书,掌握海上救生、船舶消防、急救及艇筏操纵方面的相关技能。降低门槛招募船员,只会让他们在海上不适应。

    鲁荣渔2682号上的三十三人中,出海时只有十五人有船员证,其他十八人没有船员证。我们的主角,刘贵夺,在这次远航前仅出海过两天。

    出海的前一天,是普普通通的一天,阳光很足,但是不算刺眼。每个人都知道,明天就要起航了。明天之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不能再见到熟悉的亲人了。

    没有人想要出海,这三十三人中大部分是迫不得已,从他们的身上能够找到许多共性,大多小学或初中文化,家庭经济十分穷困,几乎都怀揣着淘金梦:姜晓龙为了刚出生的孩子的奶粉钱选择了再次出海;退伍军人岳鹏,为了妹妹的大学学费而踏上远洋渔船;黄金波离异后来石岛投奔亲戚,后决定到船上赚笔做小买卖的本钱,伙食长夏琦勇也有这样的想法;宋国春在老家搞过几次养殖,都以赔本告终;包德不顾腿疾,只想为儿子攒出买房子的钱。

    老家在黑龙江的大学生马玉超则是三十三人中学历最高的一个,毕业后工作一直不如意的他,希望出去闯一闯,让一贫如洗的父母不再仰人鼻息,结束在大连的亲戚家寄人篱下的生活。

    明天准备出海的三十三人全部被安排在一家廉价的旅馆中,两人一个房间,和刘贵夺同房的是一个叫做姜晓龙的老乡。两人因为同样来自黑龙江,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在夜晚来临的黄昏,刘贵夺和姜晓龙去街上买油条吃。

    手里拿着油汪汪的油条,姜晓龙抱怨说:“现在什么都涨价,油条竟然也涨价。”

    刘贵夺说:“油涨价了,油条可不就涨价了嘛。”

    姜晓龙说:“还油呢,全他妈地沟油。”

    刘贵夺说:“抱怨什么呢,吃吧,也吃不死。”

    这个时候,身后一辆奥迪车向两人鸣笛,姜晓龙和刘贵夺回头一看,从奥迪车里伸出一个脑袋来,对两人骂道:“走路不长眼睛啊!”

    姜晓龙和刘贵夺连忙躲开了,等到车走远了姜晓龙才大骂道:“有车咋地,有车就牛逼啊!”

    又过了一会儿,两人走到一个夜总会的门口,两人不经意间一瞥,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脑满肠肥的中年人搂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涂脂抹粉的小姑娘,从旋转门走了出来。不一会儿,两人钻进了一辆宝马车里。

    姜晓龙说:“这男的肯定是当官儿的。”

    刘贵夺说:“我说是搞房地产的。”

    姜晓龙说:“都他妈一样。”

    刘贵夺说:“你说她们女的挣钱怎么那么容易,两腿一叉就什么都有了。这太不公平了。”

    姜晓龙说:“这你别问我,你得问老天爷去。”

    出海前的那个夜晚是个平静的夜晚,城市的夜空仍旧被廉价的霓虹笼罩。鑫发水产的杨总组织这批出海的船员去歌厅唱歌。歌厅名字起得气派,叫做“金碧辉煌”,实际上这家歌厅并不大,而且略显破旧。杨总选了最大的那个包房,但三十多人坐进去还是显得有点拥挤。

    杨总叫服务生抬五箱啤酒,唱歌之前杨总说:“明天大伙就出海了,今天我杨某略备薄酒,为大家送行!大家一定要尽兴。”

    船长李承权带头鼓掌,底下掀起一片掌声。大家开始轮流唱歌,马玉超唱了个郑智化的《水手》,杨总说:“这首歌唱得好,大家都是勇敢的水手,都是真正的男儿!”

    现场的气氛再次被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轮到刘贵夺时,刘贵夺说:“我就算了吧。”

    杨总说:“不行,今天必须得唱。”

    刘贵夺想了一会,一直追溯到中学时代的合唱比赛,当时他们班选的参赛曲目是《社会主义好》,刘贵夺只会唱这一首歌,他说:“那我就给大伙唱个社会主义好吧。”

    杨总说:“好,就唱社会主义好。”

    很快有人在破旧的点歌器上点上了这首歌,刘贵夺拿着麦克,看着字幕唱道:“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全国人民大团结,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建设高潮……”

    刘贵夺虽然唱的有些跑调,但是勇气可嘉,还是收到了大家齐刷刷的掌声。

    回到旅馆时已经是半夜,熄了灯之后屋子里一片漆黑,可刘贵夺还是睡不着觉。他问姜晓龙:“你睡着了吗?”

    姜晓龙说:“没呢。”

    刘贵夺问:“船上的活儿怎么样?好不好干?”

    姜晓龙告诫说:“我劝你先做好吃苦受罪的准备。”

    刘贵夺问:“能有多苦?”

    姜晓龙说:“用言语难以形容,怎么跟你说呢,两天一夜不睡觉是家常便饭。”

    刘贵夺不相信,说:“怎么可能有那么累。”

    姜晓龙一看刘贵夺不信,便说:“不信算了。”

    刘贵夺说:“切,再累我也能扛住,以前我下井挖煤别人也说累,我看都是吓唬人。”

    姜晓龙翻了个身,不再理会刘贵夺,渐渐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大雪将石岛渔港装饰成一个粉妆玉砌的港口,几十艘渔船仍旧在渔港络绎不绝的穿梭。鲁荣渔2682号即将破冰起航。

    2014年8月,笔者曾亲自去过石岛渔港走访,就鲁荣渔2682号的情况进行调查。

    “鲁荣渔2682号是一艘老船,,长三四十米,主机功率为三百三十瓦,2008年去青岛打捞过浒苔。”我清晰的记得,石岛渔港鑫发码头上,一名船员努力回忆着对鲁荣渔2682号的印象,不过,除了锈迹斑斑看上去很破旧外,如今再也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远洋捕鱼渔船动辄造价三千多万,这在石岛并不鲜见。鲁荣渔2682号只是其中极其普通的一艘。荣成市石岛管理区渔业科王科长曾告诉我:“如今,石岛大洋作业船有八十艘左右,在整个荣成区都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起航那天是2010年12月的一天,临行前,船员们照例在船头燃放了一串鞭炮,祈祷平平安安的满载回来。没有人知道,此时的船上就有两名刑满释放人员,和一名逃犯。

    船员们在出海前都和鑫发水产公司签订了合同,合同规定:出海到西太平洋智利秘鲁海域进行钓鱿期间,保底收入为每年人民币四万五千元,外加每吨四百元的提成,合同期限为两年。按照船员们的理解,两年可以赚十五六万,收入相当可观。

    两年后,根据为温斗温密兄弟代理劳务费和赔偿的张文普律师反映,鲁荣渔2682属于“荣成鑫发水产食品有限公司”,但警方最后从温斗的遗物中拿到的合同,上面盖得章却是“荣成鑫发渔业有限公司”。他们去工商部门调查,发现后者在工商部门从未注册过。只是当时的渔船上的所有船员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这些没有出海经验的船员,在起航之前都颇下了一番决心。马玉超对母亲说:“今天就要走了,一会就没信号了,妈你别想我,两年就回来了,就当我出去上学去了。”在安抚完母亲后,马玉超又给同学发了一条短信:若有缘,两年后再见。

    马玉超的母亲当时对远洋钓鱿一无所知,她曾心疼的提出要从大连去石岛送行,马玉超体贴的拒绝了母亲的好意,他说:“妈,我太了解你了,告诉你公司的地址的话,你就会跑过来拽我回去。”

    出海之前,岳鹏也安慰妹妹说,你就当我蹲了两年监狱。

    鲁荣渔2682号眼见着就起锚了,马上就要驶离这个渔港,刘贵夺拨通了女友韩美玉的电话:“我们的船现在起航了,2010年12月28日12时58分,你记好这个点儿,两年后的这个时候,我就回来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女朋友的哽咽声,刘贵夺开玩笑说:“哭啥,我又不是死了,你想啊,我们这船上一个女人都没有,我去的地方是最让你放心的地方。”

    韩美玉说:“海上风浪大,你一定要小心。”

    刘贵夺说:“放心吧,我一定小心。”

    从刘贵夺事后在鲁荣渔2682号上面的种种行为来看,这一点他的确做到了。

    不久后,刘贵夺挂断了电话,眼看着渔船慢慢的离开了陆地,或者也可以说,陆地一点点的离开了渔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