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十二章 马玉超的背叛
    第十二章马玉超的背叛

    次日清晨,天气不太晴朗,太阳钻进厚厚的云层,整片海域被阴影笼罩。吃完早饭之后,马玉超找到了包宝成。

    在走廊中,包宝成问:“找我什么事?”

    马玉超看了一眼,有两个人从食堂那边走了过来,马玉超说:“借一步说话。”

    包宝成跟着马玉超到了舷梯处没人的角落,马玉超重重的关上了门。他对包宝成说:“我想加入你们。”

    包宝成说:“哎呀,可惜了,现在不是你想加入就能加入的了。”

    马玉超说:“那我应该怎么做?”

    包宝成拍了拍马玉超的肩膀,说:“小兄弟,现在我说了也不算,得看我哥的意思。”

    马玉超说:“我可以透露一个重要的消息给你们。”

    包宝成一下子提起了兴致:“什么消息”

    马玉超说:“刘贵夺想造反。之前他找过姜晓龙,黄金波,还有我。”

    包宝成问:“你这话当真?”

    马玉超说:“千真万确。”

    包宝成点了点头,说:“很好,我会把你的事跟我哥汇报,到时候你就是我们的人了。没人再敢碰你。”

    马玉超拘谨的点了点头。

    刘贵夺此时正和傻龙看杂志,那是一摞旧的男人帮杂志,纸张都有些发黄了,不知道已经在太平洋上漂泊了多少个日夜。

    刘贵夺指着一张比基尼女郎的图片,对傻龙说:“你看这女的奶子多大。”

    傻龙点了点头,说:“赶上牛奶子了。”

    刘贵夺问傻龙:“你想不想干?”

    傻龙点了点头,说:“谁不想啊。”

    刘贵夺一拍傻龙的脑壳说:“想什么呢你!我跟你说,将来你找了媳妇,一定要专一。可不能朝三暮四的。”

    傻龙点了点头说:“嗯。”

    刘贵夺问傻龙:“回国之后,打算干点啥啊?”

    傻龙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呢。”

    刘贵夺说:“你爹你妈不管你啊?”

    傻龙说:“我没有爸妈。”

    刘贵夺骂道:“没有爹妈,你咋来的?”

    傻龙说:“不知道啊。”

    刘贵夺看傻龙无依无靠挺可怜的,他是船长的嫡系,如今船长九死一生。他脑子也不好使,打工也没人会用。

    刘贵夺说:“我回国打算干个洗车行,到时候你就跟我混,怎么样?”

    傻龙使劲点头。

    包宝成拿出了刀,在宿舍里磨了又磨,磨刀声很清脆。对于杀人,包宝成已经驾轻就熟。只是对于刘贵夺,他还是心存忌惮。他不打算和包德商量了,包宝成感觉他哥已经对刘贵夺投鼠忌器,看来这次必须要先斩后奏才行。

    刘贵夺和傻龙分开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刘贵夺倒在床上打算睡个午觉。忽然,他听到了磨刀声。刘贵夺敏锐的判断,又要死人了,按照现在的这个顺序,很有可能就是我!

    刘贵夺关严了门,然后拿出了床板夹层中的匕首,站在了门的左后方,等到一开门,如果是拎刀的,刘贵夺就可以及时出击。过了一会儿,刘贵夺看到门下有一双脚,说明门外站着人。刘贵夺已经准备好了,生死比的是反应,就看谁反应更快。

    刘贵夺没想到包宝成没直接破门而入,而是敲了敲门。包宝成这样做也是高招,如果没人开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屋里没人,另一种是有人,但是那个人已经有准备了。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包宝成推断屋里有人,而且就是刘贵夺。

    推开门的一刹那,两人都用最快的速度出了手,没有人看清发生了什么,包宝成和刘贵夺的身上都受了伤,刘贵夺手中的匕首被震掉在了地板上。包宝成拎着刀追赶刘贵夺,刘贵夺从窗户翻了出去,包宝成紧追不舍。

    这一幕,被傻龙看见了,他也跟着包宝成和刘贵夺来到了地下舱室。

    等刘贵夺发现进了死胡同,已经晚了。

    包宝成说:“船上不缺你吃,不缺你喝,你为什么偏偏和我作对呢?!”

    刘贵夺说:“因为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好人。”

    包宝成举起刀说:“好,今天我就成全你!”包宝成刚举起刀,就被人从后面拉住了,包宝成回头一看,竟然是傻龙。

    包宝成一刀刺了过去,刺透傻龙的肚子。

    傻龙的死为刘贵夺换来了战机,刘贵夺用胳膊勒住了包宝成的脖子,生生的把他勒断了气。

    刘贵夺抱住了垂死的傻龙,傻龙说:“刘哥,快走,死了人很多人会来……”

    刘贵夺说:“王延龙,为什么?”

    傻龙说:“刘哥……你是个……好人,我下辈子……还要和你……做朋友。”

    说完,傻龙就断了气。刘贵夺仰着头,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

    半个小时后,包德来到了地下舱室的时候,已经聚了一大圈人,包德看到包宝成的胸口被匕首刺伤,而傻龙的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包德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的心里在滴血,但是不能表现出来。他不会抱着包宝成的尸体嚎啕大哭,尽管他很想这样。

    包德觉得事情很蹊跷,傻龙和包宝成为什么会拼杀起来?包德环视人群,看到一张张或沉重,或惊慌的脸。包德对大家说:“王延龙试图造反,我弟弟英勇牺牲!这件事情和别人无关,大家放心。”

    没有人说话,气氛夹杂着压抑与尴尬。

    包德挥了挥手,对戴福顺和双喜说:“行了,扔海里吧。”

    戴福顺和双喜分别抬起包宝成和傻龙的尸体,来到甲板后,扔进了海里。包德亲眼看着弟弟的尸体一点点的沉入海底。

    不久之后,马玉超来到了包德的宿舍,他看了看,四下无人。

    “咚咚咚!”马玉超敲响了包德的房门。

    包德说:“进!”

    马玉超走了进去,看见包德手里拿着一幅扑克牌。马玉超说:“我要加入你们。”

    “啪!”包德把扑克牌拍在桌子上,说:“好!你做了个明智的选择。”

    马玉超说:“那我还应该做什么?”

    包德说:“现在暂时不需要你,你回到宿舍睡觉就行了。”

    又谈了两句之后,马玉超扭头就要走,在马玉超踏出门槛之前,包德又叫住了他。包德说:“记住,这件事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你回去之后,还和以前一样。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向我汇报。”

    马玉超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离开了包德的宿舍。

    吃过晚饭,刘贵夺和马玉超来到了甲板,马玉超心不在焉的。刘贵夺问:“你怎么了?”

    马玉超说:“没什么,可以给我根烟吗?”

    刘贵夺掏出了烟盒抽出了一支烟,刘贵夺问:“怎么想起来抽烟了?”

    马玉超没说话,刘贵夺给他点着了烟。马玉超深吸了一口,呛得连连咳嗽。第二口的时候才感觉好一些。

    刘贵夺对马玉超说:“有人出卖我。”

    马玉超问:“你怎么知道?”

    刘贵夺说:“包宝成无故来杀我,而包德却不知情,他敢擅自动手,一定是掌握了我想要造反的证据。”

    马玉超问:“你觉得会是谁?”

    刘贵夺摇了摇头,说:“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他躲不过的,我一定要杀了他,为王延龙报仇。”

    马玉超再次深吸了一口烟,吐出大大一口烟雾,冷汗已经浸透了他的后背。

    晚上刘贵夺躺在床上,他仍旧沉浸在忧伤之中无法自拔。他需要想个办法,打倒包德,让这艘船上的杀戮停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