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十一章 夏崎勇之死
    刘贵夺听见了尖叫声之后,往过道走,他看见温斗和温密倒在血泊中。

    刘贵夺看温斗的嘴唇还动着,刘贵夺把耳朵贴过去,想听清温斗在说什么,可是已经听不清。刘贵夺用手合上了温斗的眼睛,他发现温斗的左手紧握着。于是掀开了温斗的手掌,一颗很大的珍珠映入眼帘。

    刘贵夺的眼圈突然红了,万千感怀在心中翻腾,最终化成了一滴眼泪。

    “在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是个混球,帮社会上的几个放高利贷的大哥讨债。这年头,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我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到我女儿幼儿园门口,看她放学的时候从里面跑出来,却不敢上前和她说一句话。”

    “我这两年赚的钱全都给我女儿打过去了,我前妻说这次回去,她会带着女儿在港口接我,我很期待。”

    刘贵夺拿出了藏在床板夹层里面的匕首,大步朝包德房间方向走去,路上遇见姜晓龙。姜晓龙拦住了刘贵夺。

    刘贵夺说:“你让开,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姜晓龙说:“我想老温不想看到你出事。”

    刘贵夺说:“你让开!”

    姜晓龙说:“想想你的家人,你的父母,你对象,你不为自己想,为他们想想!”

    刘贵夺想了想,不再说话。姜晓龙掰下刘贵夺手中的匕首:“这个我替你保管了。”

    行动结束后,包德把大家聚到了一起,并对大家说:“还有一个人没杀,这个人和温斗和船长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包宝成问:“谁?”

    包德说:“伙食长夏琦勇。”

    双喜问:“为什么要杀他?他也没参与那次行动。”

    包德说:“但是他最危险,他是伙食长,要是在饭菜里面下点药,我们就全完了。”

    双喜说:“他不会吧。”

    包德摇了摇头,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大家纷纷点了点头,经过几次行动,包德的威信现在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包德说:“双喜,宝成,还有戴福顺,带上家伙,跟我走。”

    此时夏琦勇正在厨房揉面,准备晚上的馒头,夏琦勇的好朋友小灰仍旧在面板上趴着,海上生活枯燥乏味。夏琦勇已经习惯了和小灰聊天。在这漫长的航行中,小灰给他带来了很多很多的乐趣。夏琦勇打心眼里把小灰当朋友。

    夏琦勇对小灰说:“温斗死了,你知道吗?”

    小灰说:“吱吱。”

    夏琦勇说:“你也认为我应该去找刘贵夺商量商量?”

    小灰说:“吱吱吱吱。”

    夏琦勇说:“对!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夏琦勇已经揉完了面,正打算往笼屉里面装,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夏琦勇回头一看,包德和手下三人拎着刀走了进来。

    夏琦勇问:“你们来干什么?”

    包德找了个椅子坐在了夏琦勇对面,并示意夏琦勇坐下。夏琦勇坐在了包德对面。

    夏琦勇说:“你知道吗,你是个疯子。”

    包德问:“从哪看出来的?”

    夏琦勇说:“你杀那些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包德说:“是吗?”

    夏琦勇说:“你不会放过我的对吧?”

    包德问:“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夏琦勇说:“什么意思?”

    包德说:“你会和我们作对吗?”

    夏琦勇摇了摇头说:“我不会。”

    包德点了点头,拍了拍夏琦勇的肩膀:“很好!继续蒸馒头吧,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

    说完包德起身就走了,夏琦勇也站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准备继续干活。刚刚走出厨房,包德就冲包宝成和双喜使了个眼色,包宝成和双喜拎着刀走了回去。

    包德在厨房门口停住了脚步,他听见了夏琦勇的惨叫声,和血从胸口喷涌而出的类似风声的声音。

    下午的时候,刘贵夺去上厕所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他沿着走廊一直走到厨房,大喊了两声:“夏琦勇!夏琦勇!”

    没有人应声。

    刘贵夺说:“夏琦勇,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知道你藏在里面!”

    还是没人应声。

    刘贵夺这时已经想到,夏琦勇已经死了,他跟温斗关系好,又是船长的嫡系,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场浩劫。自从包德劫船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死了七个人。刘贵夺不知道该隐忍到什么时候。

    这时,刘贵夺突然看见那只老鼠“小灰”仍然趴在面板上,它看见刘贵夺来了,便吱吱的叫着。

    刘贵夺走了过去,把小灰放在手掌,他轻声问:“小灰,你还在等他吗?”

    小灰说:“吱吱吱。”

    刘贵夺说:“跟我走吧,我会照顾你的。”

    说完刘贵夺在厨房饶了一圈,带着小灰离开了厨房,此时刘贵夺多么希望,夏琦勇再次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刘贵夺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当天下午,伙食长换成了崔勇。晚饭的时候,刘贵夺根本吃不下去饭,他总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很难受。

    刘贵夺喂小灰吃了点东西,此时已是傍晚,刘贵夺去甲板抽烟,烟灰不小心掉在了小灰的身上,小灰烫的跑开了。刘贵夺去追,正好此时包宝成从走廊里出来,他看见一只小老鼠,他认得这只老鼠。他还记得它咬破过他的手指。

    于是包宝成一脚踩了下去,将小灰踩死了。

    刘贵夺走了上去,对着包宝成就是一拳:“畜生!”

    包宝成擦了擦嘴角的血,笑了笑,然后说:“你会为你这一拳付出代价。”说完亮出了手中的刀。

    刘贵夺一把抓住包宝成的脖领,几乎同时,包宝成把刀架在了刘贵夺的脖子上,只要包宝成把手腕轻轻一动,刘贵夺就会被割破喉咙。

    那片刻,刘贵夺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人的身影,最终他缓缓的放下了手,松开了包宝成。包宝成也收起了刀。

    刘贵夺说:“你们哥俩,根本就不是人。”

    包宝成说:“你别用圣人的口吻和我说话,我们都一样。”说完,包宝成拎着刀走了。

    独留刘贵夺在甲板上沐浴着最后一缕阳光,我们都一样,都一样。刘贵夺双手捧起了小灰的尸体,接着来到了栅栏旁。

    “去找他去吧!”说完刘贵夺把小灰扔进了大海。

    自从八年前第一次出海后,刘贵夺无数次祈求过,希望上苍再给他一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被杀害。他终究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

    刘贵夺看到大海中的他的倒影,他第一次感觉到,他和包宝成是如此的相似。

    这一夜,马玉超注定无眠。

    今天马玉超在十六人的大宿舍里,亲眼目睹了温斗温密兄弟残忍的被杀害,鲜红的血从伤口溢出,临死时痛苦的挣扎,死后绝望的平静。

    两分钟前还在生龙活虎的打牌,两分钟后就倒在了血泊中。

    马玉超现在仍能闻到鲜血的腥味,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他居然如此之近。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的向往,混淆在一起,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马玉超借着月光看着女朋友的照片,和背后的那行字: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马玉超和女朋友分开的时候,两人正值热恋,只因马玉超的一念之差,两人便远隔重洋。马玉超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他一定要再见到她。

    马玉超想到,我和船上的其他人都不同,甚至和刘贵夺也不同。他们来到这里是被生存所逼,他们没有文化也不懂什么道理,是被社会遗弃的人。而我,是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即便不来这里,仍旧能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社会仍旧需要像我这样的人。

    万千的思绪,在马玉超的脑海中只化成一个念头——活下去,顽强的活下去,不顾一切的活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