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九章 温斗的计划
    温斗根本睡不着觉,他不光感觉脑仁疼,而且胃也开始痉挛。

    大副是他最好的朋友,他除了爱喝酒之外,平时没有什么爱好,没有结婚。连个孩子都没有,就死了。

    船长对温斗有知遇之恩,在温斗最颓废的时候,船长给了温斗一个机会,让他重新拥有了生活。温斗说什么都不会放弃船长不管。

    这天包宝成拎着饭盒在走廊里走着,不时还往后看一眼,最后推门进入舵楼,过了一会儿,空着手出来了。这一切都被躲在角落的温斗看的一清二楚。

    当天中午,温斗找来大连帮的几个死忠,其中包括他的弟弟温密,王永波,还有姜树涛。温斗说:“我打算救船长,你们跟不跟我干。”

    王永波率先说话了:“只有船长会开船,他们不敢对船长怎么样。”

    温斗问:“那你什么意思?”

    王永波说:“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温斗问:“老姜呢?”

    姜树涛找个椅子坐了下来,问:“你打算怎么救船长?”

    温斗说:“下午动手,我会引开看守的包宝成和单国喜,然后你们闯进器械室……”

    王永波问:“为什么不晚上动手?”

    温斗说:“晚上守卫森严,白天反而松懈。”

    王永波和姜树涛互相看了看。

    温斗说:“器械室的钥匙在包德身上,我会趁机偷来。你们闯进器械室之后,拿出杀鱿刀,冲进船长室,解救船长。实在不行就跟他们火拼,算上船长我们五个人,他们六个,他们也不多多少胜算。”

    王永波和姜树涛都不说话,温密事先和温斗通过信,他支持温斗。

    温斗问:“王永波,你参加不?”

    王永波说:“不行,太冒险了,我退出。”

    温斗转过头问姜树涛:“老姜,你呢?”

    姜树涛低着头说:“我考虑考虑。”

    很快大家不欢而散,温斗无奈的看着姜树涛和王永波离开的背影。

    吃过午饭,天气晴朗许多,有海风吹着,不算太闷热。

    包德正拿着刀在走廊巡视,忽然温斗撞到了他的身上,包德瞪了温斗一眼,温斗面太窘色说:“对不起啊,我帮你拍拍。”

    温斗拍了拍包德的裤子上的灰。

    包德说:“算了!”

    温斗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包德看着温斗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觉温斗今天有点反常。

    温斗回到宿舍后,把器械室的钥匙放在了枕头底下,转眼已经快两点了,温斗打算和温密分头行动。他不是不知道这样风险很大,但是温斗认为值得。

    王永波站在甲板上,付义忠和他是酒友,两人常常把酒言欢,喝的酩酊大醉,王永波想起一个又一个与付义忠在一起的夜晚。

    姜树涛躺在床上,他和船长是老乡,他脑海里不断闪过船长和蔼的面容,如果不是船长,姜树涛现在还在家里务农。

    温斗房间里秒针“滴答滴答”的转动着,眼看到两点了,温斗无奈的叹了口气,温斗对温密说:“不能再等了。”

    两人刚刚站起,姜树涛和王永波便破门而入,姜树涛问:“还干不干了?”

    温斗拍了拍姜树涛和王永波的肩膀,一时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见机行事吧。”说完温斗拿出一瓶二两的白酒,猛地灌了一口。

    戴福顺正在拿着刀巡逻,忽然温斗醉醺醺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戴福顺训斥说:“别挡道!”

    温斗用拳头杵了戴福顺的肩膀一下,道:“别以为……手上有刀,你就牛逼……”温斗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戴福顺说:“我告诉你,你别喝点酒在这胡闹!”他挥舞着手中的刀。

    温斗道:“哎呀,你还要砍我?来来来你砍我啊!”

    戴福顺感觉温斗此刻像一块滚刀肉,戴福顺吓唬他说:“你现在就走什么事儿都没有,我不想动手……”

    话音刚落温斗一拳打在戴福顺的眼窝上,反手夺下了戴福顺手中的刀。温斗举刀做要砍戴福顺的姿势,戴福顺大喊:“来人啊!有人闹事!”

    温斗一刀砍下来,差一点就砍到了戴福顺的手臂。戴福顺顿时激灵一身冷汗,连躲带闪。

    不一会儿的时间,内蒙帮的人都拎着刀出来了,大家把温斗团团围住,温斗一手扼住戴福顺的咽喉,一手举着手里的刀,大家都不敢上前。

    包德说:“老温,你喝多了!”

    温斗大喊:“我没喝多!我脚还没喝红呢!”

    包德说:“老温,放下刀,有话好好说。”

    包德和温斗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几个人想要上前去,温斗一看有人要上来,就做挥刀要砍的姿势,把人给吓了回去。

    包德说:“放下刀,我们不会为难你!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我给你做主!”

    温斗说:“我要公道!”

    包德说:“我给你公道。”

    温斗说:“戴福顺这小子瞧不起人,刚才比划着刀要砍我,我做什么了他要砍我?你说,我做什么了!”温斗扼住戴福顺喉咙的手一紧,把戴福顺吓了一大跳,戴福顺带着哭腔说:“温斗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包德板着脸不再说话,他想到了什么——温斗根本没喝多,他在故意拖延时间。

    可他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呢?

    温密,王永波和姜树涛一行三人争分夺秒的来到了器械室,果然已经没人再看管,三人都知道必须赶快行动,现在每一秒的时间,都是温斗用命换来的。

    温密把钥匙插在锁孔里,门锁年久失修已经不大好使,拧了好长时间,终于“咯噔!”一声,锁开了。

    温密寻找着杀鱿刀,但是扫视了一圈都没找到,看来包德把杀鱿刀所在器械室都不放心,还要藏起来。

    三人分头开始找,王永波趴在地板上,从一个大红木箱子底下掏出第一把杀鱿刀,王永波说:“在这了!”

    接下来陆续把又拿出四把杀鱿刀,三人拿着刀直奔舷梯,上了舷梯来到舵楼。

    温密一看,舵楼也锁上了,三人没有钥匙。温密询问:“这怎么办?”

    姜树涛说:“踹!”

    温密踹了好几脚,还是没有踹开:“一起来!”

    “咣咣咣!”三人开始一起踹门,不消半刻,门扑通的开了,温密喊了一声:“船长!”

    这一嗓子把人喊回了头,温密一看,不是船长,是二副。

    温密问:“你怎么在这?”

    二副吓坏了,说:“不管我的事啊!包德让我在这开船的。”

    温密把刀架在二副的脖子上,问:“说!船长在哪?”

    二副连连摇头说:“我不知道啊,真不知道。”

    这条船上一共就这么大地方,难不成包德把船长藏到船缝里面去了。温密皱着眉头陷入苦思冥想,忽然恍然大悟,上当了!

    温斗仍旧在拖延着时间,包宝成从后面突然窜出来,用刀把重击温斗的后脖颈,温斗一下子晕了过去。戴福顺终于松了一口气。

    包德对手下说:“抬走!”

    这个时候,包德忽然听见舵楼撞门声,包德一招手:“都跟我走!”

    一行六人跑到了舵楼,将温密,姜树涛和王永波被堵在了里面,现在实力悬殊,几乎已经没有胜算,但三人还是打算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包德问:“你们来救船长?”

    三人点了点头。

    包德说:“船长现在被照顾很好,没有任何危险。我们劫船看中的说船上的货,我们不会伤害任何人。”

    王永波道:“你放屁!老付是怎么死的!”

    包德说:“那天晚上他拿刀要来救船长,我让他回去,他不听,往里直冲不说,还比比划划的。我当时没想杀他,现在我也很后悔。你说,杀人我能得到什么,你们的命还没这一船的货值钱。”

    三人沉默着,不再说话。

    包德说:“大家都是辛辛苦苦出来打工的,我不想为难你们。放下刀,确保以后不再闹事,我若动你们一根毫毛,让我天大五雷轰!”

    三人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温密问:“你有孩子吗?”

    包德说:“我有个儿子。”

    温密说:“你以你儿子的性命发誓!”

    包德竖起两根手指对着苍天,说:“我包德如果再动你们一根毫毛,让我儿子不得好死!”

    温密,姜树涛和王永波这才放下了刀。包德兑现了承诺,并没有为难他们,也包括温斗。这是温斗万万没有想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