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八章 新的统治者
    第八章新的统治者

    刘贵夺早就猜到包德早晚要闹事,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前一天下午,刘贵夺完成工作指标之后回到了宿舍,待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于是到马玉超床上和他一起下象棋。

    刘贵夺下棋不行,连输了几盘之后,他决心挖苦马玉超一下,在心里找点平衡。

    刘贵夺问:“你念大学念的什么专业啊?”

    马玉超说:“外语,专业没选好,冷门,所以找不到工作。”

    刘贵夺说:“外语不是挺热门的吗?你学的什么语?”

    马玉超说:“我学的日语。”

    刘贵夺兴致大发,棋也不下了,说:“你会说日语,那你给我说两句呗!”

    马玉超立马说了几句日语。

    刘贵夺一听,别说,比电视里演的日本人说的还好,刘贵夺立马把马玉超扑倒,说:“你个狗汉奸!今天我要替百姓报仇!”

    马玉超又翻过身来,按住刘贵夺,道:“八格牙路,你地良心大大滴坏了!”

    刘贵夺挣扎了几下,没挣扎起来,马玉超道:“你投降吧,皇军说了,缴枪不杀!”

    刘贵夺骂道:“呸!做梦,你个叛徒!”

    这时宋国春从外面走进来,只看见刘贵夺和马玉超在床上打滚,于急匆匆走开了,还带上了门。

    刘贵夺问:“他怎么了?”

    马玉超说:“不知道。”

    刘贵夺问:“他是不误会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刘贵夺走出宿舍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走到舷梯处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不往前走了。

    马玉超问:“你咋不走了?”

    刘贵夺说:“你闻没闻到一股腥味?”

    马玉超说:“船上到处都是腥味。”

    刘贵夺说:“不是鱼腥味,是血腥味!”

    马玉超闻了几下,说没闻到。到了食堂,发现人少了许多,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包德一伙六人全部都拿着杀鱿刀,面无表情,包德在食堂门口停了下来,他对戴福顺和双喜说:“你俩在这看住。”

    戴福顺和双喜点了点头。

    包德和其余三人走了进来,大家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包德的身上,一时食堂里变得鸦雀无声,肃杀之气弥漫。有一部分聪明人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包德对大家说:“今天不打渔了,渔船要回国了。”

    这句话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食堂喧哗了起来,刘贵夺没说话,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温斗站起来说:“你什么意思?”

    包宝成用刀指着温斗说:“你给我坐下!”

    “我要见船长!”说完温斗起身就要往外走,被戴福顺和双喜用刀比划着逼退了回来。

    包宝成说:“船长是他妈你想见就见的!”

    温斗问:“老付呢?”

    包德说:“昨天他出来闹事,被我弄死了。”说这话的时候,包德语气平静的就像刚刚弄死了一条鱿鱼一样。

    食堂里的喧哗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多数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温斗也只好坐下。包德说:“这件事情和大家无关,这是我和船长之间的私人恩怨。谁要是敢拉帮结伙闹事,或者勾结船长,就和大副一个下场!”

    刘贵夺此刻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及时阻止包德。

    包德看大伙都叫他吓住了,于是又说:“不过大家放心,如果大伙不和我为敌,我保证大伙安全回国!大副死了就死了,一切等回国再说。”

    包德巡视了一圈,看见了一张张或愤慨,或紧张,或害怕,或木讷的脸……

    鲁荣渔2682号又有了新的统治者。

    包德对渔轮实施了严格的管控措施:没收全部杀鱿刀,用冷藏室器械重新打磨六把尖刀,刀刃长二十公分,十分锋利。六人轮流持刀、铁棍走岗,三人一班,看住全部船员,不让他们和船长联系,防止他们穿救生衣、放救生筏逃跑。同时,船员宿舍也做了调整。

    这一切都是在短短的一上午的时间内完成的。

    当天下午,乌云蔽日,阴风阵阵,一股寒流侵袭而来,让人胆颤。刘贵夺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的同时,思考着很多问题。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忽然刘贵夺睁开了双眼。包德,包宝成和戴福顺拎着尖刀走了进来,自从派发下尖刀之后,内蒙帮的六人几乎刀不离手。

    大家一看这三人拎着刀进来了,宛若惊弓之鸟,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三人身上。包德对包宝成和戴福顺下令说:“给我搜!”

    戴福顺和包宝成二话不说开始搜查,翻箱倒柜,仔仔细细的搜查过之后,在段志芳的床底搜出一根铁棍,在项立山的床底搜出一把小刀,还搜出一个扳手。包德相信,他们平时绝对不会把这些东西放床底,这些可能都是临时准备防身用的。

    包宝成把东西递给包德,说:“哥,就这些了。”

    包德摇了摇头,说:“不对,还有。”

    戴福顺说:“老大,这屋真没了,都检查遍了。”

    包德指着刘贵夺说:“给我搜他,认真的搜,好好的搜。”

    戴福顺和包宝成又重新搜了刘贵夺,还是没找到什么“凶器”,包德知道这俩小子搜不出来,于是对刘贵夺说:“你自己撂吧!”

    刘贵夺缓缓的站了起来,支撑上下铺的床腿是空心的,刘贵夺把上下铺床腿连接处一拔,从里面露出一个刀把,包德把那把细细的短刀抽了出来,立即指向刘贵夺的喉咙。

    大家都看着,没人敢上前阻拦。

    包德拿刀指着刘贵夺说:“小子,别再给我耍花样!”

    说完把刀扔向包宝成,包宝成接住了刀,三人走了,去搜别的宿舍去了。宿舍里大家都坐在床上,只有刘贵夺站在地上,他显得形单影只。看着三人的背影渐渐远去,刘贵夺第一次有一种苍白无力的感觉。

    临近傍晚的时候,天气好转了许多,海鸥在天上自由的翱翔,不时冲下来捉鱼吃。甲板上刘贵夺和黄金波站在一起看着天。黄金波知道在这个当口上,刘贵夺找他会有什么事情。

    刘贵夺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黄金波,黄金波推了回去,摆了摆手说:“不用,我有。”说完黄金波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烟,兀自点着了。

    刘贵夺也叼上一支烟,沉默了半晌,刘贵夺问:“这事儿,你怎么看?”

    黄金波说:“什么我怎么看。”

    刘贵夺说:“咱俩是朋友,我跟你说句知心话,我要救船长。”

    黄金波问:“你怎么救?”

    刘贵夺说:“我还没想到好主意。但是这个事情我一个人肯定是办不成。”

    黄金波说:“我……”

    黄金波刚开口,刘贵夺便把中指放在嘴前:“嘘!”

    黄金波下意识回头一看,是双喜和邱荣华拎着刀走了过来,他们在例行巡逻,两人看见刘贵夺和黄金波,便上前问:“在这干啥呢?”

    刘贵夺举起了手中的烟,说:“抽根烟。”

    两人没在意,转了一圈之后又走了。看到人彻底走远了之后,刘贵夺才点了点头,黄金波接着刚才的话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

    刘贵夺问:“你怕了?”

    黄金波有些激动的说:“不是我怕了,这和怕不怕没关系,关键是你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你想像大副一样把命搭里?”

    刘贵夺也有些激动,说:“船长是个好人。”

    黄金波说:“和咱有啥关系?”

    刘贵夺说:“老付已经死了,这我管不着。可我一定要把船长救出来,不惜一切代价。”

    黄金波说:“你对象呢?你死了你对象怎么办?”

    刘贵夺把头别过去,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问:“你就说你跟不跟我干吧?”

    黄金波搓了搓手,说:“外面风太大了,我得回去了。”说完,黄金波头也不回的走了。

    事后刘贵夺又去找了姜晓龙,跟姜晓龙把这个事情说了。

    姜晓龙的答复是:“老弟,你听哥一句话,哥不会害你,你别他妈趟这趟浑水了,不值得。”

    刘贵夺没有说话,或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姜晓龙试图劝说:“老弟,你忘了海盗那次?我不知道你事后想没想过,那次海盗要是真开枪了,你还能不能坐在这跟我聊天。”

    刘贵夺说:“那你的意思呢?”

    姜晓龙说:“你呀,就是气太盛。要救船长也轮不到你,温斗他们都没动静,你跟着瞎操什么心。”

    刘贵夺说:“包德要是再杀人呢?”

    姜晓龙说:“不可能。”

    刘贵夺说:“万一要是再杀人呢?”

    姜晓龙说:“天塌下来,有他妈个高的顶着。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刘贵夺摇了摇头,赌气的离开了。

    刘贵夺回到宿舍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包德早上说,这件事不关大家的事,会保证大家安全回国。包德明白的大家心里的想法,他这一步棋下的很阴险,几乎让刘贵夺无子可走。

    刘贵夺一开始想去找温斗商量,但是仔细一想,他和温斗关系并不熟,难保温斗不会出卖他。犹豫再三之后,只好作罢。

    夜空中的星星仍旧眨着眼,但是已经无法安慰刘贵夺进入梦乡。刘贵夺想起了船长,更想起了八年前的那次事故中被他无情抛弃的生命。

    刘贵夺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能给他机会重来一次的话,他会选择举起他的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