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国际杀戮档案 > 第三章 初次交锋
    第三章初次交锋

    昨天的故事令刘贵夺心情压抑,顿时对大海也失去了兴趣,早饭只吃了一个馒头和一点咸菜。中午的时候,他又来到了甲板上远眺。刘贵夺终于知道为什么诗人总是呐喊“大海啊!我的母亲!”,因为他们没有出过海,一旦上了船,你就会感觉到,大海不是母亲,而是父亲,一个时而安静时而残暴的父亲。它会赐给你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勇气,让你成长为真正的男儿。又或者,在这之前你已经死了。

    刘贵夺在甲板上看着船边的波涛,这个时候一张纸被风吹了过来,刘贵夺捡起了纸,上面写着一段话,是张惠妹的歌词,令人惊讶的是字体如此娟秀,就像打印出来的一样,甚至比那更好看。古言说字如其人,刘贵夺迫不及待想看一看写得一手好字的人。

    “海一望无际

    看不见终点在哪里

    深邃又吸引

    我的心

    我就在浪里”

    署名是叶临风,刘贵夺刚到船上四天,并不知道叶临风是何方神圣。这个时候,刘贵夺听见了脚步声,回头一看,一个二十出头,身姿挺拔长相帅气的小伙子已经站在眼前——那是和刘贵夺一个宿舍的船员,虽然平时很少说话,不过刘贵夺一眼就认出了他。

    小伙子问:“大哥,请问看见一张纸了么?刚才风吹到这边来了。”

    刘贵夺把那张纸拿了出来,问:“是这个吧。”

    小伙子点了点头,将纸拿在手里。刘贵夺问:“你写的?”

    小伙子点了点头:“嗯。”

    刘贵夺问:“你叫叶临风?”

    小伙子回答:“不,我叫马玉超。”

    刘贵夺问:“你认识叶临风吗?”

    马玉超说:“认识,不过他死了。”

    刘贵夺纳闷道:“那为何署名叶临风?”

    听过马玉超的讲述,刘贵夺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马玉超在这艘船上年纪最小,学历却最高。他在山东工业学院读日语专业,可毕业后工作一直没有着落。对于船员的工作,他说不上喜欢,在这几天里,他屡次晕船,几乎想逃回岸上。诱惑马玉超的是高薪,工作两年,保底收入四万五,两年就是九万。另外加上每吨400元的提成,收入相当的可观。

    马玉超说:“叶临风是我大学同学,我们俩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毕业前夕,他死于跳楼自杀。”

    刘贵夺问:“因此你就沿用他的名字作为笔名?”

    马玉超叹了口气。

    刘贵夺现在头脑里全是昨天姜晓龙讲的那个事情,于是他问马玉超:“对昨天的故事你怎么看?”

    马玉超说:“从社会学上讲,人人都是利己的,所以船员们没有错。从经济学上讲,资本天然追求利益,所以船长没有错。从法律上来讲,大多数船员的行为算不上犯罪。由此可见,如果要想让人与人之间不自相残杀,建立一个完善且公平的制度十分必要,可即使是这样,压迫与奴役仍旧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刘贵夺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

    傍晚的时候,很多人在甲板上看日落,都说海上的日出美丽,其实日落更美丽。当真是海上生残月,天涯共此时。大家都想一睹为快。

    刘贵夺没有耐心等到日落月升,于是叼着烟回了宿舍,宿舍很安静,马玉超躺在床上看着一张照片。

    十分钟内,刘贵夺抽了三支烟,马玉超仍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刘贵夺心想这厮健忘的厉害,早上刚聊完天,晚上竟然装作不认识我。想到这里刘贵夺忍不住开口了:“喂!”

    马玉超回过神来:“哦,刘哥回来了。”

    刘贵夺问:“可以让我看看么,照片。”

    马玉超把照片递给刘贵夺,刘贵夺一看,照片上是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姑娘,姑娘非常的漂亮,或许用非常不足以形容,可是刘贵夺却找不出更合适的词语,尤其那双眼睛,在那双眼睛里,似乎能看出碧波荡漾的湖畔,又能看到春风沉醉的夜晚。

    刘贵夺看了看,然后问:“你女朋友?”

    马玉超说:“是。”

    刘贵夺问:“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抛下,你放心的下?”

    马玉超说:“我对她发过誓,等我回去就娶她。”

    刘贵夺点了点头,然后把照片扔了回去,可是扔到了地上。刘贵夺走了过去,捡起了照片,马玉超本以为刘贵夺会把照片递给他,可是刘贵夺却拿着照片一动不动,像僵尸一样僵直在了原地。

    马玉超问:“怎么了?”

    刘贵夺捡照片的时候看见照片的背面有一句话: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从字迹上看,不是马玉超的笔迹。刘贵夺心中赞叹不已,马玉超这小子艳福不浅,搞了个女朋友秀外慧中,不禁感叹说:“你女朋友也很有文化。”

    通过和马玉超的谈论,刘贵夺得知,马玉超和女朋友感情非常好,女朋友在他临走前,送给他一张照片。马玉超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着照片发呆。

    这时,一缕夕阳的余晖照进宿舍,光打在照片上。

    马玉超看着照片说:“我和她的第一次约会,也是在这样美好的黄昏,她也是这样看着我,我也是这样看着她。”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第二天中午,刘贵夺吃完午饭照例去甲板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宿舍。

    刘贵夺推开门,看见马玉超站在窗前,双拳紧握,指甲简直要插进肉里。刘贵夺往马玉超床铺走了过去,捡起床上的照片。照片中间有一道裂痕,看来是被撕坏了,然后用透明胶仔细粘上的。刘贵夺心想这家伙怎么了?不可能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因为在海上手机没有信号,更没有网络。

    刘贵夺走到马玉超身后,拍了拍马玉超的肩膀,马玉超没有回头。刘贵夺说:“马玉超,是我。”

    马玉超还是没有回过头,直到刘贵夺坐在马玉超的床上点燃了一颗烟,马玉超才缓缓的转过身来。这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可给刘贵夺吓了一条,刘贵夺看见,马玉超的额头和鼻子留着血,眼窝被打青了,嘴角也破口了。

    刘贵夺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平复了心情,问道:“谁干的?”

    马玉超说:“那个内蒙古人。”

    刘贵夺问:“哪个?”

    马玉超说:“他们叫他包德。”

    从马玉超的叙述中,刘贵夺得知,马玉超完晚饭的时候在北面甲板上看女朋友的照片,风把照片吹走了,路过的包德一脚踩住了照片,马玉超叫包德把脚拿开,包德听话的把脚拿开了,然后把照片捡起来撕了。接着马玉超就和包德打了起来,但是单薄的马玉超哪里是包德的对手,三拳两脚就被打成这个样子。

    包德这两个字就像魔咒一样,在刘贵夺的脑海中回荡着。

    过不一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姜晓龙和黄金波也回来了。

    姜晓龙和黄金波看刘贵夺表情不对,于是姜晓龙就问:“怎么了?气氛这么严肃?”

    刘贵夺心中怒气难平,没有回答。半晌,马玉超说:“他要去找包德,让包德赔礼道歉。”

    姜晓龙对刘贵夺骂道:“你他妈疯了吧?”

    马玉超说:“我劝过他了,他不听。”

    黄金波对刘贵夺说:“小子,包德绝不会给任何人赔礼道歉。”

    刘贵夺没说话,心里想的却是,今天我偏偏我要虎口拔牙!这样想着,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他的表情仍然很平静。

    姜晓龙接着说:“大家出来干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说你一个人,就算我们几个加上,也他妈干不过人家。我二十多岁的时候,脾气和你一样。人得学会忍。”

    刘贵夺决心已下,任别人怎么劝说都不为所动。刘贵夺问道:“你俩把不把我当哥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跟我去打仗。”

    姜晓龙和黄金波陆续点了点头。

    刘贵夺接着说:“我需要一个人,去找包德,告诉他,我在甲板上等他。”

    话音刚落,姜晓龙便道:“我去!”

    刘贵夺摇了摇头,说:“不行,我要黄金波去。”刘贵夺明白姜晓龙性子太急,容易误事。

    黄金波看了看刘贵夺,又看了看姜晓龙,接着推开门,走了。

    黄金波在宿舍找到包德的时候,包德手里拿着一块核桃,只听“咔!”一声,核桃被包德单手捏碎了,如同平地拔惊雷。

    黄金波走进开才注意到,包德左脸有一大块烫伤疤,而且有严重的面瘫,看样子八成是烫伤造成的。

    包德看黄金波进来了,问道:“你找谁?”

    黄金波没有回答问题,反倒说:“到南面甲板去,有人找你。”

    包德面无表情,道:“你以为你是谁?”

    黄金波说:“你和我吼什么,又不是我找你茬,你去就是了。”黄金波言外之意是此事与我无关,你俩私自解决,不要找我麻烦,说完他就走了。

    包德没有直接去,而是点了一根烟,然后走出了房间,来到了甲板。包德一看,甲板上静悄悄的,连只苍蝇都没有,能听到的只有海浪的声音。哪里有什么人。

    包德正想回去找黄金波算账。这个时候身后有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包德回过头一看,是一个看样子有二十七八的毛头小伙子,有点略瘦,应该和他彼此之间没什么接触——包德不记得曾抢过他的鸡蛋和馒头了。

    包德问:“你叫什么?”

    刘贵夺指了指甲板边缘的栏杆,大意是我们到那边去慢慢聊。

    两人走了过去,栏杆的下面就是大海,包德略微有些晕海——包括包德在内的大多数船员来自内陆地区,都是旱鸭子,不会游泳。

    到了栏杆边上,刘贵夺开门见山说:“我叫刘贵夺。我找你,是因为你打了我的一个哥们。”

    包德问:“你要替他报仇?”

    刘贵夺摇了摇头,道:“我要你到我们宿舍去赔礼道歉。”

    包德摆明了没把刘贵夺放在眼里,说:“我要说不呢。”

    话音一落,刘贵夺缓缓把左手放在了栏杆上,立即发出“哐!”的清脆的声响,包德扫了一眼,看见了刘贵夺衣袖里漏出来的刀柄。

    气氛骤然转变,一时间杀气弥漫,压抑的沉默长达半分钟的时间。

    包德看着刘贵夺摇了摇头,刘贵夺一看老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便抽出刀顶在了包德的肚子上,只要他再轻轻一推,锋利的刀刃就会刺进包德的身体。取人性命只在方寸之间。

    包德面不改色,问:“你知道我的脸怎么弄的么?”

    刘贵夺心说你少给我编故事,你以为这是百家讲坛啊,包德接着说:“今天的场景,我曾经也遇到过,只不过当初我站在你那个位置。小子,你知道么,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敢。”

    刘贵夺没说话,仍旧看着包德,并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包德见刘贵夺不为所动,倒吸了一口气,问:“能让我再抽最后一口烟吗?”

    刘贵夺没想到包德还是个宁死不屈的硬骨头。

    刘贵夺等待包德抽完他的烟,空气仿佛凝结住了,包德把烟叼在嘴中,深吸了一口,然后迅速把烟头按在了刘贵夺拿刀的那只手的手背上。伴随着刘贵夺的一声惨叫,刀掉在了甲板上,被包德一脚踹进了大海里。

    刘贵夺喘着粗气,一边看着包德,一边捂着手落荒而逃。

    刘贵夺跑到水房用冷水冲洗了伤口,钻心的疼痛让他难以忍耐,然而这种痛反而让刘贵夺的心智清醒了许多,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条天衣无缝妙计。包德,今日的欺辱,改日我要你加倍偿还给我。

    刘贵夺回了宿舍,在宿舍的门口,他把衣袖往下拉了拉,有意遮盖住伤口,这个伤口一定不能被发现,绝对不能被发现,那样的话谎言就会被拆穿,计划也将全盘落空。确定万无一失之后,刘贵夺调整好呼吸,推门走进了宿舍。大有凯旋而归的气势。

    姜晓龙和黄金波都很惊讶,刘贵夺的脸上竟然没有一点点伤,衣服也仍旧一尘不染。难道包德被刘贵夺制服了?不可能,绝对不不会,两人心底各自揣测着事情的发展。

    刘贵夺对马玉超说:“老弟,包德让我转告你,他向你赔礼道歉。”

    马玉超愣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接着刘贵夺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他把钱递给了马玉超,说:“他说这一百块是赔给你的医药费。”

    马玉超恍惚中接过了钱,包德那虎背熊腰的身躯和沙包大的拳头仿佛还在眼前,刘贵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马玉超不禁对这个仅仅比自己大四岁的瘦小子刮目相看。

    姜晓龙道:“我靠,你他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刘贵夺对姜晓龙说:“姜晓龙,以后和我说话,嘴巴放干净点。”

    姜晓龙霎时一愣神,心说看来今日只好把脏话烂在肚子里,于是接着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刘贵夺轻描淡写的说:“我把刀顶在他的肚子上,他服软了。”

    此时宿舍里还有其余几人,大家都安静了,并以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刘贵夺,在大家的心目中,刘贵夺不再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了,他是独一无二的敢于挑战强权的人。

    傍晚,火烧云映红了海上的半边天,这样的天气并不常见。天空马上就要进入月亮的怀抱,可却是太阳给他编织的嫁衣。

    甲板的栏杆旁,刘贵夺正在凭栏远望。很快,天色越来越暗。刘贵夺终于看见了从海上升起的月亮,他满意的笑了。三天后,除了包德一伙之外,所有人都听说了刘贵夺让包德服软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