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恐怖灵异 > 怨灵升级路 > 第762章 后宫团灭(35)
    跳上飞羽,拂尘漫无目的的游走,直到整个玄清派在视线里消失,他才仰天大叫,把满腔的哀怨与怒火全发泄出来。元婴期的修为不容小觑,悲愤哀怒之下,天空风起云涌。

    怒吼的风,狂奔的云,汹涌的雨,震耳(欲yù)聋的雷,交织一片,纠缠一起,此时此景让拂尘更为癫狂,只觉四肢涌动无限力量,似乎要把天捅个窟窿出来才能罢休。

    狂风,凌乱了他的发,吹皱他的仙袍。骤雨,根根如冰柱,打在他(身shēn)。电闪雷鸣中,更有道道雷锋朝他劈来。

    拂尘不慌不忙不躲,紧闭双眼,任由雷电劈(身shēn)。

    心想,劈吧劈吧,劈死我算了,我连一个女修都不如,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看似求死,实则不服。虽然双眼紧闭,(身shēn)子却(挺tǐng)的笔直,他张开双臂,(挺tǐng)直脊背,咬牙和那些雷电抗衡。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乌云逐渐散去,雷声渐小,睁开眼,雨线成了雨点儿,见此(情qíng)形,拂尘一怔。

    怎么回事儿?莫非是自己体内的灵力耗尽了?

    呵呵……他仰天苦笑,既然耗尽,为何他还站在云端,而没有跌落下去?

    “飞羽?”

    想起自己的飞行工具,他凝眉。昨晚的雷电太过凌厉,他已经不记得把飞羽丢在哪里。

    正左右找寻时,忽然僵住。

    他,似乎,大概发现了一件事儿。

    突破了!

    他竟突破了!

    “天哪!”拂尘近乎仰天而泣,只觉不可思议。

    这才明白,之前的风雨雷电乃天劫,根本不是他愤怒之下发动灵力引起的。

    竟然这样!坐在云朵里,拂尘半天没动,心中的愉悦无法言喻,只有静静的,慢慢的享受。

    如今,我也是化神期了。

    拂尘不由想起江沐雪,“小丫头,小丫头……”

    他连呼两声,想起什么似的,驾着云朵飞速朝玄清派赶去。

    ……

    江沐雪再次见到拂尘,已经是十天之后的事儿。拂尘回到玄清派才知,他此次突破花了十天的功夫。

    在某女看来,拂尘与十天前的丢魂失魄的样子相比,简直换了一个人。她离老远便能从他(身shēn)上嗅到一股喜悦的味道,心底纳罕其中缘由。不过,之前拂尘冷漠无礼的离开凌烟阁,现在又突然出现,按理说,江沐雪不该给他好脸看。

    于是,拂尘轻轻走到她面前时,江沐雪一直绷着脸,连头都没抬。

    “丫头,采花儿呢。”

    “嗯。”

    “要做什么呢?”

    “天(热rè)了,制点香料,驱蚊虫。”

    “噗……我们是金(身shēn),那蚊虫算甚?”

    金(身shēn)?捕捉到这个词汇,江沐雪瞬间明白,拂尘这是突破了。怪不得脚步轻快,面带笑容,又恢复温柔宽和之“本色”。

    但她却装作不懂的模样,抬头问道:“金(身shēn)?是个什么(身shēn)?”

    “你猜?”拂尘轻笑,对江沐雪使出化神期的威压,在拂尘看来,俩人终于站到同一个位置。说来也奇怪,那种感觉让拂尘有种说不出口的充实。

    “原来爷突破了,恭喜。”反应却淡淡的,一下将拂尘心中的火(热rè)熄灭大半。

    “丫头,你不开心吗?”拂尘抓住她的手问道。

    “当然开心。”她嘴里说着开心,面上却无一丝开心的样子,拂尘对她的话自然不信,思及原因,大抵是那天自己的冷漠绝(情qíng)让小丫头受伤。不过说真的,那天自己只是失态,并不是真的厌烦她。

    于是,对那天的状态,他这样解释,“丫头,不知你养没养过灵宠?一只可(爱ài)聪慧的灵宠,你若从小把它看到大,一路为它遮风挡雨,做它的守护者。这些看来十分正常,可是若有一天,它突然实力大增,远远胜过你,你一定会接受不了。你会担心,从此再也不能把它护在羽翼之下,反而要处处受它保护……那种感觉,你明白吗?”

    什么不能再把它护在羽翼之下?分明就是无法再俯视它而已。说起来,就是一种只许我比你强的心理作祟。

    面上,江沐雪点点头,说明白。

    然后拂尘释然,以为小丫头听懂,正要再一步靠近,便听她反问,“所以,爷的意思是说,我是您养的灵宠?”

    而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可以和您并肩作战的修士?

    她轻轻一问,拂尘一愣,第一反应摇头否认。

    甭管眼前的丫头挣扎不挣扎上前紧紧抱住她,柔声低语,“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珍宝,那些灵宠岂能与你相提并论?我这样说,只是打个比方。”

    “是吗?”江沐雪推开他,对上他的眸光,认真问道:“那红(娇jiāo)、文落、冷微以及主峰、侧峰所有你的伴侣们,又算什么?”

    拂尘再次怔住。他忽然意识到今天的小丫头十分不对劲。

    从前,她可没有提过这般好笑的问题。

    “她们是我的伴侣啊。”拂尘笑道,说完又问,“你究竟怎么了?”

    “伴侣?那我是什么?”江沐雪把刚才的问题糅合一番,形成一种新问题,这还真难为住了拂尘,他心中第一个答案便是,你也是我的伴侣。但直觉告诉他,若他说出这话,小丫头会非常失望。

    他和她之间的冷空气好不容消解融化,他才不自找苦吃。

    于是无比郑重道:“你和她们不一样,在我心里,你是最独一无二的。”

    拂尘觉得这个答案小丫头会喜欢,虽然他之前从未回答过这样的问题。也没人敢这样问,因为这么些年过去,他的伴侣们一向不分大小,相处融洽,没有过互相嫉妒攀比,更无互相陷害争斗。

    当然,一年前的碧水、天青是个意外。

    “她们若是这样问爷,你也会这样答吗?”江沐雪步步紧((逼bī)bī),又问。

    拂尘凝眉,“你今儿怎么了?总是问这样的问题。”

    他匆匆赶来就是给她报喜的,结果喜没有,却吃了一连串的惊,拂尘只觉有些应付不了,江沐雪又问一遍,他沉思片刻回道:“她们不会这样问的。”

    你怎么就笃定?若是不会这样,那碧水和天青怎么死的?

    某女心中冷笑不已。

    ps:推荐好友笨笨圈圈的《喵喵刹异世》

    简介:重生变成猫?oh,no!姐要玩转异世!

    只是,一不小心玩过了头…

    (身shēn)前:疯狂魔兽城?精灵、矮人、侏儒、兽人就连龙族都咬着小手帕,不带这么偏心的…

    (身shēn)后:雅蠛蝶,这甩不掉的朵朵桃花又是怎么回事?

    非常逗比有意思的设定,喜欢的妹子可以去瞅瞅,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